E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宝甜妻:薄先生,请指教 > 第1章 孩子没了
    “姐姐,求求你送我去医院吧,救救我,救救我的宝宝!”

    窄小幽闭的房间里,苏空夏挺着大大的肚子躺在床上,长时间的生产让她清丽的小脸一片惨白,痛得连哀嚎的声音都沙哑了。

    可门外的苏乔只是面色难看地进来瞅了瞅,带着恶意的目光落在苏空夏身上:“你个小贱人和你妈一样不知羞耻,在外面乱搞怀了这么个孽种,要是送去医院被人看见,你不要脸,我们苏家还要呢!”

    9个月前苏乔突然非要带她出门喝酒,结果灌得她大醉后意外失身,醒来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等发现怀孕,她已经错过了打胎的最佳时间,父亲知道后非但不责怪苏乔,反而嫌她丢人,把她关进苏家别墅这个小房间直到现在。

    苏空夏痛得瞳孔都渐渐失焦了,可眼睛还死死瞪着苏乔,“孩子……孩子是无辜的,你救救他……”苏乔被她瞪的心烦,这小贱人平时性子软的跟兔子似的,这会儿发了狠,倒真有点模样。

    她拿起手边的剪刀,狰狞的在她身上比划,“好啊,我今天就发发善心救救你。

    不就是剖个孩子出来吗,我上手和医生也是一样的。”

    “不!姐姐,不要!”

    被囚禁在这暗无天日的小小房间的每一天,都是这个孩子的心跳陪伴着她度过煎熬,如果孩子出了什么闪失,她就是挨过生产的鬼门关也不想活下去了!苏乔毫不留情地下了刀,血肉被活生生剪开的恐惧和疼痛令苏空夏尖叫到失声。

    但苏乔仿佛对她的痛苦视而不见,嫌弃地甩了甩手上的血迹,阴狠说道:“只要你生不出来,每过五分钟我就再剪一刀,你自己看着办。”

    许是连孩子都被苏乔的恶毒吓到了,苏空夏腹中一阵痉挛,紧接着一股热流涌了出来,之后就眼前一黑再也没有知觉,连看一眼自己拼死生下来的孩子都没来得及。

    等她再挣开眼睛的时候,苏乔就站在她床边上,她急不可耐地去抓她的手,可她动作牵动了下身伤口,疼的她栽倒在床上。

    床单上,血水已经干涸,凝固成了黑紫色,显得格外渗人。

    “姐姐,我的宝宝呢,宝宝怎么样?”

    床前的苏乔神色中隐隐含着一丝得意,清了清嗓子道:“你那个孩子生得太艰难,生出来就是死胎,我已经把他扔了,你从今以后就当没这个人吧!”

    一道晴天霹雳打在苏空夏头上,她眼前一阵晕眩,尖锐的指甲刺破了手心才保持住了清醒,水雾蒙蒙的大眼睛透出一股决绝的恨意:“怎么可能!他在我肚子里很活泼的,踢我的力道那么有劲儿……是你!是你们不让我去医院,你们害死了我的宝宝!”

    不等她说完,苏乔已经不耐烦地招了招手让人进来:“一个来路不明的野种死了就死了,你把苏家的脸丢尽了的事我们还没和你算账,现在还跟我来劲!收留你到生产已经是我们看在血脉亲缘的份上了,爸爸说了,从今往后你不许出现在B市,滚回你的乡下,再让我们看见你回B市丢苏家的人,打断你的腿!”

    苏空夏挣扎起来:“你把宝宝还给我,我要去见宝宝,我要带我的宝宝走!”

    她越是痛苦,苏乔脸上的笑容越是得意,还夹杂着她自己也不知道的嫉妒,恶毒的话一句句就像刀子一样往苏空夏心上戳:“垃圾车早就收走了,现在大概已经被焚化炉烧成灰了吧。”

    孩子,她辛辛苦苦怀胎九月,背负了这么多才生下来的孩子,没有了。

    “如果、如果你们早一点送我去医院,说不定有救的……如果……宝宝没了,你还我宝宝,还我宝宝!”

    苏空夏悲愤地扑向她就要厮打,但生产过后虚弱的身体怎么可能有力气,轻而易举地被苏乔摔到了一边。

    “给脸不要脸的东西,现在就把她给我丢出去!”

    尽管反应及时,可还是被苏空夏抓了一把的苏乔恼羞成怒地狠狠踹了她几脚,“贱人还敢打我!去死吧你,让你不要脸,让你勾引……”话说了一半仿佛意识到什么似的住了口,眼含妒意地又狠狠踹了两脚,让佣人把倒在地上毫无生气的苏乔丢了出去。

    “把这个贱人丢回乡下,她要是敢跑就送她去垃圾场,和她儿子一起烧了!”

    明明身上很冷,很痛,可苏空夏一点都感觉不到了,只是直挺挺地躺在地上,眼泪无知无觉地掉了下来。

    原来她生的是个儿子,但是她连看一眼也做不到了。

    三年后,B市市立医院门口,一个窈窕的倩影握着手机焦急地来回踱步,嘴里碎碎念着:“我拼的车怎么还没来,兼职要迟到了,司机快点过来啊!”

    简单的白色T恤牛仔裤,趁着依旧青春逼人的娇俏脸庞,竟是离开了三年的苏空夏。

    当初她被苏乔赶回乡下,整个人都灰心丧气,一宿一宿地做噩梦,梦里都是她的孩子浑身带血地问她:“妈妈,你为什么不救我?”

    她一天天地陷入这种绝望的心境,B市对她来说就是个伤心地,原本她一辈子都不打算再踏足,要不是……想到自己急需挣的那笔钱,苏空夏吸了吸精巧的小鼻子,把快要溢出眼眶的泪水憋了回去,打算打个电话催催司机师傅。

    忽然她面前徐徐停住一辆黑色的轿车,苏空夏眼前一亮,目光草草扫过车牌号码就打开车门蹿了上去:“师傅你可算来了,快快快,去春河路君豪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