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宝甜妻:薄先生,请指教 > 第3章 带货
    “那是,我爸爸最厉害了,姐姐你眼光真好!你要去哆音直播吗?

    我给你刷礼物啊。”

    薄陶陶是头号爸爸奴,平时漂亮姐姐阿姨要接近薄夜暝,他头一个不高兴,但苏空夏也不知道哪里讨了他的喜欢,两颗小脑袋就这么凑到一起叽叽咕咕地说开了。

    薄夜暝不由得愣了愣,他只是随口问了一句,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认真地夸他,脸上不由得带出些好笑的意味。

    “啊,到公司了,谢谢老板!”

    很快车子就在君豪大厦门口停下,苏空夏急忙下车,回头认认真真给薄夜暝鞠了一躬,“我一定会好好工作的!”

    匆匆赶到直播间,苏空夏急忙去找负责她的主管王燕妮做准备工作,没想到对方一改刚才电话中急躁的态度,目光带着打量在她身上绕了几个圈。

    “没想到呀,小苏你看着傻乎乎的一个丫头,倒是挺有手段,这就勾搭上咱们大老板了。”

    苏空夏听了吓得连连摆手:“不是不是,我只是上错车了,老板心善顺路带我一程。”

    虽然她说的是实话,但王燕妮怎么会信,薄总那样的黄金单身汉不知道多少女人肖想,这个乡下来的土丫头竟然这么不自量力,她非得让她好好吃点教训。

    这么想着,她眼珠子一转,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赶紧换衣服,一会儿开播好好表现,别在大老板面前给我丢脸。”

    这次的直播工作是苏空夏大学的学长特地给她介绍的,说是在镜头前介绍介绍产品卖卖东西就行,工作时间也比较宽松。

    苏空夏长得好看声音甜,虽然是个直播新人,但也吸引了一批观众,直播渐入佳境。

    “好啦,谢谢各位的支持,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咯!”

    终于结束了,她关了镜头狠狠松了口气,正要起身去休息室换衣服准备下班,就见王燕妮扔过来一个袋子:“休息室被征用了,我把你衣服带过来,你就在这儿换吧。”

    直播公司的休息室,除了几个大主播能单独占一个,其他的都是共享,有时候直播间不够还会征用过去。

    苏空夏没做他想,甜甜地笑了下接过:“谢谢王姐,我马上换好出来。”

    王燕妮点了点头,招呼工作人员都出去,顺手把门带上了。

    “王姐平时虽然凶一点,人还是很好的嘛。”

    苏空夏笑眯眯地把袋子放下,拿出卸妆水打算先把妆卸了。

    然而她没发现,原本该关掉的镜头竟一直是打开的,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镜头收录,直播间里的观众炸开了锅,弹幕刷得飞快。

    “主播,主播你看看直播间啊,你镜头没关掉!”

    “别提醒她!主播卸了妆都这么好看,身材一定也很有料,有机会看美女换衣服你都不看,是不是男人?”

    “是不是傻,怎么可能真的是忘记关了,一看就是设计好的剧本,故意博眼球骗你们这些色男人刷礼物的!”

    “你心怎么这么脏呢,工作里出现失误很正常好吗,谁能提醒下主播关镜头啊。”

    “只要姐姐长得好,礼物要多少有多少,脱!给我脱!”

    直播间热度很快攀升,涌进来一大批听说有美女主播大尺度直播的观众,但镜头前的苏空夏一无所觉,她已经卸完了妆,手指摸上了背后的拉链,引得弹幕一片狼嚎,观众的礼物都要刷疯了。

    就在这时,关着的门突然被小小推开一道缝,苏空夏吓了一跳,只见一个小小的脑袋伸了进来,软软糯糯地问道:“姐姐你下播了吗,可以和陶陶一起玩儿吗?”

    之前只是以为小孩子随口说说,没想到薄陶陶真的来找她玩儿,苏空夏很开心,她是真的很喜欢这个看着就莫名亲切的小孩,急忙向他伸出手:“当然可以!”

    薄陶陶圆滚滚的大眼睛更亮了,像颗小炮弹一样扑进了她的怀里:“姐姐真好,他们都好忙,不陪我玩儿。”

    刚刚和苏空夏分开后,薄夜暝就一直在顶层开会,薄陶陶只能一个人在办公室玩手机,刷了半天哆音才想起来自己根本不知道漂亮姐姐的直播间是哪一个,心里老大不高兴,干脆偷偷溜到直播区挨个儿找。

    苏空夏听了心里可感动了,抱住他好一顿揉搓才放开:“你先出去,等姐姐换完衣服陪你玩儿。”

    直播间里现在脏话都骂成一片了:“什么东西还带打断的?

    赶紧脱,脱衣服的剧本要什么一波三折啊,再不脱举报你啦!”

    根本不知道镜头没关的苏空夏当然没有理会他们,伸手去拧把手,却发现拧不开,从外面被锁住了。

    “糟了,王姐不会以为我已经走了,所以把门锁了吧?”

    苏空夏不死心地拍了半天的门都没人回应,她在自己私人的衣物里面翻了半天,也没找到自己的手机,而直播用的手机都是公司的,里面根本没插卡,也不能登录自己私人账号,而且她下播就给关掉了,拿过陶陶的手机看了看也没电关机了,这要怎么出去啊。

    她着急的反应太真实,弹幕里笃定她是演戏博眼球的声音也渐渐消散,开始犹疑着揣测到底怎么回事。

    发现真的出不去了,苏空夏愧疚极了:“陶陶对不起,我就算了,直播间睡一晚就睡一晚,毕竟我自己租的那狗窝还不如直播间舒服呢。

    倒是你因为来找我被锁住,都是我连累你了。”

    薄陶陶也有点慌,但还是努力摆出可靠的样子安慰她:“没事,爸爸很快会发现我不见了,他会找到我们的。”

    两个小脑袋又凑到一起噫噫呜呜的好不可怜,直播间里催着她快脱的声音都消了下去,终于有人忍不住发了一句。

    “我的膝盖中了一箭,我的房间确实还不如主播的直播间……”“我怎么觉得这这个主播看起来……不太聪明的亚子,所以我们以为是搞黄色剧本,其实是沙雕剧本?”

    弹幕里顿时狂笑成一片。

    然而,没有了那只作互动的手机,苏空夏看不见弹幕,也根本不知道自己没关旁边的摄像头。

    有孩子在场,苏空夏不好换衣服,她刚刚对着门喊了半晌有些渴了,加上晚上急着赶到公司,饭都没有吃,现在整个人放松下来,肚子咕噜噜直响。

    “姐姐你饿吗,这里有零食诶。”

    薄陶陶翻了翻工作台,旁边放了一堆零食,苏空夏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桌上摆着的一堆零食上,咽了咽口水,大眼睛里闪烁着渴望,心里却还在纠结。

    “这、这是公司的东西,我要是吃了会不会丢工作……”话音刚落,就听见旁边的小娃娃肚子也响了起来,她顿时心疼,急忙拆了一包零食塞给他:“不知道你爸爸什么时候才来,小孩子饿肚子长不高,你先垫垫肚子吧。”

    但薄陶陶很为她着想,拽了拽她的衣角小小声说道:“你不是害怕丢工作吗?”

    苏空夏叉了叉腰,得意地说道:“没关系,我们就吃一点儿,明天出去买新的回来摆好,不会被发现的。”

    薄陶陶星星眼地用力鼓掌:“哇,姐姐你好机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