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宝甜妻:薄先生,请指教 > 第4章 红了
    观众们他俩逗得直乐,不用等到明天早上,你偷吃公司道具的事已经被数万观众发现了!休息室里,工作人员小声对王姐询问道:“真要把她锁在里面吗?

    我看着好像还进去了一个孩子,不知道是谁家的,要不还是算了,毕竟孩子无辜。”

    薄夜暝一向低调,他有孩子的事更是没多少人知道,王燕妮只当他是哪个普通工作人员的孩子,翻了个白眼道:“关她一晚上而已,能出什么事?

    管他谁家的孩子,还不都是他自己乱跑,能怪我们吗?

    反正今天这个苏空夏我是教训定了!”

    正在两人走出门准备下班回家的时候,忽然整栋楼骚乱起来,上级部门要求所有人待在原位不要动。

    刚刚做了亏心事,王燕妮心里一虚,讪讪地问:“这么晚了怎么突然不让我们走,是临时来了什么任务吗?”

    一样刚要走被堵了回来的同事神秘兮兮地凑过来跟她八卦:“不是,听说总裁办要求的,整栋大厦不许进不许出,咱们薄总的小公子丢了,找不到咱们都得待在这儿呢!”

    小公子?

    没听说过薄夜暝有孩子啊。

    想到和苏空夏一起被所在直播间的孩子,王燕妮心脏一跳,不会这么巧吧?

    她不敢深想,向配合她一起锁门的工作人员已经在身后拼命拽她,手抖得如筛糠一般。

    “王、王姐,苏空夏直播间里那个……”王燕妮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小声回道:“回去待着,记住,我们什么也不知道,这些都是意外!”

    而直播间里一大一小已经吃得不亦乐乎,尤其薄陶陶家里管的严,薄家的小公子吃东西要什么好的没有,像这种平价零食是绝不可能出现在他面前的,他觉得新奇极了,什么都要尝一口。

    “这个好好吃啊,姐姐这是什么呀。”

    “我看看……这个是果汁软糖,小孩子吃糖容易坏牙,你都吃四五颗了,只许再吃一颗哦。”

    “好吧……这个口味好特别我都没吃过……”薄陶陶可怜巴巴地接过塞进嘴里,苏空夏有些诧异地看了看手里的包装纸:“不会吧?

    芒果味很常见啊。”

    她也跟着放进了嘴里一颗,“哎,真的哎,这个味道也太浓郁了吧,里面像是有果汁一样!”

    观众也被她俩的吃相勾得馋虫大作,纷纷谴责主播深夜放毒,阻碍他们减肥大业。

    “可恶,为什么这个女人吃东西这么专注这么香,普通的零食好像吃的是什么山珍海味一样,她不是个吃播带货的吧?

    我认输我买,主播赶紧放链接!”

    正吃着,突然薄陶陶白嫩的肌肤发起了红色的疹子,嗷地一声哭了出来:“姐姐我好痒!”

    苏空夏目瞪口呆:“你这是过敏了,你也对芒果过敏?”

    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巧,从小到大她周围的人里,只有她一个对芒果过敏的。

    制止住他试图挠脸的小爪子,苏空夏急得不行,气呼呼地把软糖甩开:“不是吧?

    我吃这么多家糖,这还是第一家芒果味软糖里真有芒果,卖得这么便宜用料就不必这么良心了吧?”

    直播间里都快笑疯了,纷纷夸赞这波带货套路新奇,准备买一波却发现没有购买链接。

    “不对啊,要是卖货套路,购买链接不可能不放的,该不会刚刚的都是真的吧?”

    “这孩子过敏就在我们眼前发生的,看着不像做戏,他们被困在直播间里不能就医,要是过敏严重的话可能会死的!”

    “主播身上也开始起疹子了,她不会也过敏吧?

    报警!赶紧报警救人!”

    说话间,苏空夏自己身上也开始发红色的疹子,意识开始有些模糊。

    “姐姐……我有点晕……”苏空夏狠狠咬了咬舌尖,让自己清醒过来。

    过敏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她自己也进过因此进过几次医院,所以不敢托大,赶紧去翻自己外套里的药。

    因为她自己知道自己过敏,所以身上常年备着过敏药,可拆开药盒,她才惊觉药只剩一粒了,还没来得及补。

    现在过敏的人有两个,药却只有一粒,小小的孩子此时已经昏迷过去,呼吸得很是急促,嘴里还喃喃叫着姐姐爸爸。

    苏空夏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滑过了许久没有再做的那个噩梦,她无缘得见的孩子无助地喊着她,心里顿时一酸,毫不犹豫地把药塞进薄陶陶嘴里,哄他吃了下去。

    看着小小的孩子平复了呼吸,苏空夏松了一口气,但自己也快撑不住了。

    她跌坐到门边,一下一下地敲着门:“有没有人……救命……救救我,救救宝宝……”在昏迷和清醒的边界挣扎了一次又一次,她也不知道自己敲了多久的门,也许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一直没有回应。

    她的瞳孔渐渐涣散,整个人的意识就要跌进无底的深渊……忽然一直紧闭的门被狠狠拉开,没有防备的苏空夏狼狈地扑了出去,眼看就要狠狠摔在地上,却落进一个宽大的怀抱。

    这个感觉……好熟悉啊!没等想起什么,她就失去了意识。

    薄夜暝浑身一僵,将她交给助理,冲向安然躺在直播椅上的薄陶陶,眼里都是愤怒的火光。

    “送他俩去医院,给我查清楚今晚的每一个细节,捣鬼的人,我要他付出代价!”

    等苏空夏清醒的时候,身边都是小孩子呜呜咽咽的哭声,她呻吟一声睁开眼,就看见已经不再满脸红肿的薄陶陶趴在她床边抽噎着。

    看见她睁眼后更是哇地一声扑进她怀里:“呜呜呜!姐姐你终于醒了。”

    苏空夏看见完好无损的孩子,长舒了一口气,“你没事了啊?”

    “他们说都是因为你把药让给了我,自己差点死掉。”

    薄陶陶哭唧唧的在她身上蹭着。

    “你是小孩子,我是大人会比较能扛啊,换做任何人都会选择救你的,你不要哭啦。”

    苏空夏也感觉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自己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忽然腰上扶上一双大手,轻轻一抬将她酸软的身体扶了起来,还贴心地垫上两个靠枕。

    “苏小姐,换做任何人都不会这么轻易放弃自己救命的药,谢谢你救了我儿子,你有什么想要的尽管开口,我都会尽量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