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宝甜妻:薄先生,请指教 > 第6章 污蔑
    苏空夏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今天竟然这么倒霉,先是被莫名其妙的锁进直播间差点丢了性命,又偏巧不巧的在这里遇到了苏家的人。

    然而苏乔显然也没有就此了结的意思,她指着苏空夏的鼻子怒不可遏的继续叫骂着。

    “苏空夏,看来你还真是把你妈那套狐媚的功夫学了个淋漓尽致,你妈不知廉耻的生了你这个小杂种,你现在又来勾引我的未婚夫,你们一家子还真是好手段!

    我警告你,你趁早滚回你的穷乡僻壤!

    ”苏空夏单薄的身躯在微微打颤,就连睫毛上的泪珠也在轻轻颤抖。

    这么多年以来,她一见到苏乔就不免想起她的那个孩子,而如果有选择,她宁愿此生都不再与苏家的人沾染一丝一毫的关系。

    “我…我没有,谁是你的未婚夫?”

    苏空夏捂着火辣辣的脸颊,目光之中充满疑问。

    提到“未婚夫”三个字,苏乔可是登时便来了兴致,她晃了晃手臂上的宝格丽贝母手链,嘴角的轻蔑就差扬到了耳朵根后面。

    “你个乡巴佬还不知道吧?

    君豪集团的总裁薄夜暝就是我的未婚夫!

    你不要以为你使了些小手段,就可以拔尖出头,你大可看看你母亲勾引别人家的老公是什么样的下场!

    ”提到母亲,苏空夏就忍不住阵阵的心悸,唇间的腥甜与咸涩的泪水囫囵着一同咽下。

    “我…我没有。”

    苏空夏简直气极了自己,一到关键时候便一句完整话也说不出来。

    而这个时候,一阵霸道的小奶音却将苏空夏解救于水火。

    “你什么时候变成我爸的未婚妻了?”

    薄陶陶左手拿着一个精致的糕点盒,右手则指指的指着苏乔的鼻子。

    一见到薄陶陶,苏乔那母老虎的跋扈劲霎时消退了个一干二净,她做贼心虚般的吞了吞口水,连目光不敢与薄陶陶直接对视。

    “姐姐,不要怕她,她没有什么好心眼的,我和爸爸也都不愿意理她的。”

    薄陶陶小大人般的擦着苏空夏的泪水,软软的小手顷刻便温暖了苏空夏的心房。

    “这是我最爱吃的蛋糕,你快尝尝!

    ”看着苏空夏与薄陶陶眉眼相似又十分亲密的模样,苏乔是既愤怒又恐惧。

    她的两排牙齿咯咯作响,却不得不颤颤巍巍的离开了病房。

    此时的她比谁都明白,一旦东窗事发,整个苏家都会毁于一旦。

    而彼时的苏空夏也已经从刚刚的阴霾中逃离出来,不知道怎么的,她一见到薄陶陶就会觉得满心慰藉,仿佛整个世界都被阳光的温存照耀。

    “小家伙,这么晚了,你快回去吧,你爸爸该等你等着急了,下次可不要再乱跑了。”

    薄陶陶咧着月牙般的嘴角,嘟嘟囔囔的不舍道:“爸爸就在门外等我呢。

    姐姐你以后可要多来找我玩呢!陶陶喜欢你!

    ”“姐姐也喜欢陶陶!

    ”明快的声响在寂静的房间里回荡,苏空夏嚼着手指,满心酸涩。

    她与陶陶还真的能够再见面吗?

    她的那个孩子又怎么样了呢?

    而回到家中的苏乔则差一点摔了个跟头,她踉踉跄跄的走到苏宁云的书房,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

    “爸!

    不好啦!

    ”苏宁云倒很是淡定,他扶了扶眉间的花镜,语气中流露出些许的嫌弃。

    “怎么了?

    天塌了?

    至于你惊吓成这个样子?”

    饶是被苏宁云指责一通,苏乔还是克制不住内心的慌乱。

    “爸,苏空夏回来了,她不止回来了,她还与薄夜暝,还有那个孩子见面了!

    ”“哦?”

    苏宁云放下报纸,胸口也不由得紧绷了起来。

    他略了略神,继续问道:“苏空夏知道那个孩子的真实身份吗?”

    “应该是还不知道,我当初说那个孩子已经死了。”

    苏乔拍了拍胸口,心里谋划着该如何布置诡计。

    “此事不能继续耽搁,须赶紧把她们母女轰出B城才好。”

    苏乔面露难色,恶狠狠的咒骂道:“我当然想把那个小贱人轰出B城,可是这个小贱人竟然意外火了,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蠢材!

    你不容易,自有容易撬动的人。”

    苏宁云的目光中散发出毒辣的目光,为了金钱与利益,他可是什么都能做的出来。

    第二天大一早,苏宁云便带着一提水果赶到了苏空夏母亲所在的医院,他这一举动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没安的什么好心。

    “你…你来干什么?”

    柳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别数年,可眼前的这个男人纵使他化作了灰,她也认得。

    “滚!

    这里不欢迎你!

    ”柳雯猛的咳了几下,恨不得要把五脏六腑都跟着咳了出来。

    眼见彼时性感万千的当红女星,如今和乡间村妇没有任何区别,又因为病症平添了几分虚弱。

    苏宁云更加显得不是十分耐烦,他短刀直入,上来便带着斥责道:“你还有脸来问我?

    你看看你自己教的好女儿!

    ”提到女儿,柳雯更加气喘个不停,生生的咳出几行眼泪。

    “空夏?

    空夏她怎么了?”

    苏宁云紧皱眉头,倒是演出几分逼真。

    “柳雯,不是我说你,你生病缺钱来我就好了,何必让女儿出去卖肉,那不止是你的女儿,也是我的女儿,你让苏家的颜面何在?”

    “什么?”

    苏宁云的话无异于万千针尖扎在柳雯的心头,柳雯不可置信的连连摇头。

    “这不可能!

    空夏绝对干不出来这种事。”

    “还不可能呢?

    你想想你这段时间高昂的医药费,凭空夏一个小丫头,如何能够赚的出来?

    你不信的话,自可以去君豪打听打听,人人都知道她与君豪总裁关系非同一般……”苏宁云又添油加醋的说了许久,简直把苏空夏形容的与站街小姐无异。

    没有几个父亲能如此污蔑自己的女儿,而柳雯就这样的上了苏宁云的当。

    “空夏!

    你现在在哪?

    你赶紧给我回来!

    ”“妈妈,怎么了?”

    “你立刻回来!

    ”柳雯抚着胸口,只像是马上就要连气都无法喘匀。

    而一旁的苏宁云也只是观望着,心想好戏就快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