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宝甜妻:薄先生,请指教 > 第7章 恳求
    苏空夏从小便是个懂事的,这次鬼门关上走了一遭,自然也是没有让母亲知道的。

    一接到母亲的消息,苏空夏赶忙换下了病号,朝着母亲的病房跑去,为怕母亲看出端倪,还特地在唇上涂了些口红。

    可苏空夏怎么也没有想到,正是这匆匆忙忙的装扮,更让她的母亲火冒三丈。

    “畜生!

    ”苏空夏才刚一进门,床边的花瓶就碎在了她的脚底,零星的戳进了她的皮肉。

    可即便这样,苏空夏也来不及查看自己的伤口,只是上前安抚母亲的情绪。

    “妈,你这是怎么了?

    你这个病,情绪是不能激动的啊!

    ”苏空夏轻拍着母亲的后背,却不料被母亲一把推开。

    “你照照镜子,看看你如今成了什么样子?”

    母亲气喘吁吁,苏空夏则满头雾水的从镜子前瞥过。

    这一看不要紧,一看着实差点被镜中的自己吓到。

    此时的苏空夏,因着事态匆忙,只得穿着直播间里的那件紧身的连衣裙。

    “妈…我来的匆忙,忘记换衣服了。”

    苏空夏惯是个小怂包,只是被母亲呵斥几句,便泪眼朦胧的几欲落泪,这两天她受得委屈已经够多了,实在是不知道母亲为了什么发火。

    “我问你,你现在是在君豪做什么的主播是不是?

    还与君豪的总裁勾搭不清是不是?”

    母亲捶足顿胸的模样,令苏空夏又急又怕。

    她自然知晓母亲是最讨厌抛头露面的,可如果她不做这个哪来的医药费啊!

    “妈,我不做了,我也是为着你的医药费才做了几天,等你的病好了,我们就回乡下,我和薄夜暝没……”苏空夏的话还没有说完,母亲便一把扯下了还在输液的针管,声嘶力竭的呵斥道:“走,我们现在就回乡下,今天就走!

    ”“妈…”苏空夏满面泪痕,唯恐母亲摔着碰着,又不得不阻拦母亲,生怕她真的跑了出去。

    “妈,医生说你现在还在观察期,很容易复发,我求求你,我们再待一个星期就走…妈…”“走!

    ”原本宁静的病房,瞬间闹作了一团,医生护士们也问询赶了回来。

    “病人情绪不能激动的啊!

    ”“快拿安定剂来!

    ”“现在就…”母亲的那个“走”字还没有说出口,只见她满面通红,冷汗将全身都湿了个透,眼神更是愈发的空洞起来。

    “妈,你怎么了?

    妈!

    ”苏空夏被母亲的模样吓坏了,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

    “快送去急救室抢救!

    ”医生的话给了苏空夏当头一棒,看着逐渐失去意识的母亲,苏空夏痛不欲生。

    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世界所有的苦难,都要让她承受?

    冰冷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至鼻尖,冷嗖嗖的,令心口的疼痛也愈发沉重了起来。

    光滑的小腿,如今却遍布斑斑血迹,白皙与嫣红反衬的更加耀眼。

    “苏小姐,你的腿受伤了啊,我带你去包扎一下吧。”

    “没关系。”

    苏空夏抹了抹泪痕,吃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我妈妈怎么样了?”

    “患者已经脱离危险了,只是因为病情复发,还需要后续治疗,费用保守估计要二十万,苏小姐还是尽快去筹钱吧。”

    “二十万?”

    苏空夏只觉得眼前一黑,一团团沸腾的气流马上就要从身体里冲出,差一点就要晕倒。

    “苏小姐,您还是尽快筹钱吧,您母亲的病可是耽误不得。”

    五月的B城,没有春天的温煦,倒还是充满凉意,尤其这雨水更是下了个不停,又像是老天爷都在与苏空夏一起哭泣。

    苏空夏总以为自己与苏家,这辈子也不会有什么关联,可是为了母亲,她也是真的穷途末路了。

    “开门!

    让我见见爸爸!

    我妈妈病重,需要手术费!

    ”“这钱就当是我欠你们苏家的,我一定会还给你们的。”

    “开门啊!

    ”雨水宛如瀑布一样从苏空夏的身上浇过,雨、泪、血混合成一团,冰冷而刺骨。

    “少在心里惺惺作态了,你不是惯会卖肉的,你去站街当小姐啊,不就能够筹出你妈的医药费了。”

    苏乔身着一件香奈儿新款,手握精雕细琢的雨伞,一副大小姐派头。

    自尊?

    廉耻?

    这些在母亲生命的面前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苏空夏是真的没办法了,她除了卑微祈求,她还能做些什么?

    “求求你,求求你和爸爸说说,借我二十万吧,我会还你的,我妈妈的病情真的很严重,求求你们了。”

    膝盖砸在水泥地面上的时候,竟然感受不到任何的疼痛,苏空夏扯着苏乔的袖口,把自尊与血泪一起揉碎。

    “滚开!

    小心你的穷酸味弄脏了我的衣服!

    ”苏乔狠狠的朝着苏空夏的身上踹了一脚,然后嫌弃的继续骂道:“贱人,还不快带着你妈离开B城,兴许你妈回去了,还能活的久点,二十万?

    做梦去吧!

    你也配!

    ”说完苏乔便扭着腰肢,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回到了房间。

    她心里长舒了一口气,终于能够把这个贱人处理干净。

    而与此同时,正在开会的薄夜暝却被助理的小声通报打断?

    “果真?”

    薄夜暝微皱眉头,并没有想到她的境地竟然如此的难堪。

    “当真,今天我去医院探望苏小姐时,值班的护士告诉我的,后来我一路打听,据说是与苏家……”薄夜暝的脸上蒙上了层难以捉摸的浅笑,语气淡漠的像是一层薄雾。

    “你去处理吧。”

    一旁的助理惯是个察言观色的,他顷刻心领神会,谨慎小心的对薄夜暝说道:“总裁,我这就去准备苏小姐的合同……”“嗯。”

    薄夜暝言简意赅。

    女人?

    拒绝?

    在B城,只要是他薄夜暝想做的还没有人能够拦得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