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宝甜妻:薄先生,请指教 > 第9章 你声音很好听
    苏空夏醒来时浑身又冷又热,甜美可人的脸蛋上显得有些无精打采,但她顾不得自己身体的问题,拿着钱就赶去医院。

    待到把20万医药费交了给医院,完成办理手术费的钱时,整个人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结果,刚一回到公司大腿便被一个小小的身影抱住,“姐姐,你刚刚去哪了?

    陶陶怎么也找不到你。”

    陶陶仰起脸,奶声奶气的说道,黑葡萄一般大的眼睛看起来水灵灵的,像是浸润在水中的黑玉。

    “我去给母亲缴手术费了,陶陶在这里干什么,怎么没在你爸爸身边。”

    苏空夏看着陶陶那一张小天使一般的小脸蛋,心下微动,忍不住上手捏了捏,果然,手感特别好,她笑的月牙弯弯,特别满足,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也迸发出了别样的色彩。

    薄陶陶调皮地吐了下舌头,“我想和姐姐一起玩。”

    爸爸整天冷冰冰的,一点都没有眼前这个小姐姐来的可爱,不知为什么,第一眼看到她,他就觉得特别喜欢,甚至想把自己所有的玩具都跟她分享。

    “你就是苏空夏?”

    这时,身后传来一句略带凌冽空灵的嗓音,苏空夏疑惑的转过头,就看到一位穿着黑色西装裙上身白色衬衫的女人正抱胸环臂微抬下巴看着她,那眼神就好像在打量一件商品值多少钱?

    “没错,请问你是?”

    苏空夏歪了一下头,语气略带疑惑。

    “我是公司新安排给你的直播间管理员,之后你的一切行程都要听我安排,也不知道你是走了什么好运,一个小小的新人,没有任何粉丝支撑,就得到了公司最高级别的签约合同。”

    女人颔首,目光隐含不屑,“甚至还让公司把你安排给了我。

    所以我先告诉你,在我手下做事,不准闹事也不准出现任何非法直播内容,要不然我随时会向公司上报你的不良行为,让公司开除你。”

    “直播时间是晚上5点,到晚上12点,其余时间你可以自由安排。”

    女人说着,撇过头,将手中一叠文件抛给她,“公司制定的直播守则,自己回去慢慢看,还有,以后当面见到我,记得喊我林姐。”

    将自己要说的话都说完,林曦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徒留苏空夏抱着一叠文件发呆,半晌,呐呐地嘟囔了一句,“这位林姐气势好汹哦。”

    “姐姐要是不喜欢,陶陶可以跟爸爸说。”

    闻言,苏空夏连忙摇摇头,漂亮精致的五官出现纠结的神色,抱着文件叹了口气,“我没有不喜欢,只是一时之间有点适应不了。”

    况且,林姐说的也没错,苏空夏有些落寞地垂下脑袋,眼中一闪而过失落的神色。

    她抱着陶陶找到了薄夜暝,刚一看到爸爸,薄陶陶便挣扎着离开,迈着小短腿,颤颤巍巍的飞奔到薄夜暝面前。

    “爸爸,我想让姐姐陪我回家和我一起玩好不好?”

    薄陶陶想的很简单,姐姐不喜欢刚才那个凶巴巴的女人,他很喜欢和姐姐一起玩,那他可以让爸爸把姐姐聘请到家里陪他一起玩啊。

    小家伙对苏空夏这个女人异常的喜爱让薄夜暝有些吃味,他抬起瘦削的指尖,点了点他的眉心,面上依旧一副冷淡的模样。

    “淘气。”

    说着,他看向苏空夏,“苏小姐,想必你合同里都看过了,从明天开始我会请礼仪老师和歌唱老师来培训你,毕竟作为一个专业的主播,需要的不仅仅是一张好看的脸蛋。”

    “你能告诉我你有什么特长吗?”

    苏空夏想了一下,巴掌大的小脸皱成一团,苦巴巴道,“特,特别会吃算特长吗?”

    薄夜暝:“……”他的唇角忍不住溢出一丝笑容,随即又飞快收回,快得让苏空夏以为那只是一个错觉,只见薄夜暝面无表情的觑了她一眼,随即道,“你的声音很好听,或许可以从这方面发掘。”

    苏空夏还能说什么,在他强大的气场压制下,当然是他说什么算什么。

    她抬起手,擦了擦额头的细汗,抿着嘴唇,继续听薄夜暝说话,可眼前的视线却越来越昏暗。

    很快,一个薄夜暝变成了三个薄夜暝,抬手揉了揉眼睛,结果好像变更多了。

    不仅视线出了问题,喉咙也干哑难受的很,她咳嗽了几声,刚想说点什么,整个人眼前一昏。

    早在发觉苏空夏情况不对的时候,薄夜暝的身体已经下意识地上前抱住了她,一旁的薄陶陶瞪大了眼睛,小脸出现担忧的神情,“爸爸,夏夏姐姐她怎么了。”

    薄夜暝眉头一皱,抬起手贴在她的额头,滚烫的的温度似要灼烧他的手指,嘴唇也没有半分血色。

    他收回手,说了一句,“她醒来的时候去做什么了,没有立即喝药吗?”

    “我知道。”

    陶陶举起手,含着奶音道,“姐姐说她去缴她母亲的手术费了。”

    “还真是一点都不顾及自己的身体。”

    神色复杂地说完这一句,他将苏空夏抱起来,放到休息室,嘱咐下面的人买来感冒药后,薄陶陶自告奋勇要帮苏空夏冲泡药剂,自己一个人拿着杯子去了茶水间,兴冲冲地泡好以后直奔休息室。

    苏空夏醒来时,很口渴,她刚喊了一声,发现喉咙像是堵住一样,发出的嗓音嘶哑粗糙,她一惊,忍不住想起薄夜暝之前说的她声音很好听的事情。

    完了,她现在连这个唯一的特点都没有了,薄夜暝不会赶她走吧。

    那她哪来的20万还给他呀?

    苏空夏难过的双眼蓄泪,忍不住抽了抽鼻子,陷入了自己构想的可怕幻想中,双眼惊恐地望着某处。

    薄夜暝一到来,就看见了这一慕,忍不住出声问了一句,“你在想什么?”

    “在想薄总会不会赶我走……”话还没说完,苏空夏惊讶地捂住嘴巴,望向薄夜暝,一双和薄陶陶极为相似的眼睛眨了眨,卷翘的睫毛透过阳光的斜射,在眼帘下投下一圈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