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宝甜妻:薄先生,请指教 > 第17章 苏乔的恶毒心思
    辞职?

    荒谬!“谁让她走的?”

    助理一抬头,就能看到薄夜暝黑着脸,浑身都是低气压,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他很久没见过薄总发这么大脾气了,连忙说了出来,“是哆音平台的负责人周昊。”

    薄夜暝冷笑了一声,眼中毫无笑意,“我签下的人谁允许他开除的,叫他来见我。”

    周昊今天早上起来就觉得很不对劲,出门踩到狗屎,工作证不小心丢在路上,差点没法见公司大门,下属弄丢了一份数据被他骂的狗血淋头。

    今天一早上,他都过得霉运连连,心里正打算着要不趁双休日的时候出去洗掉晦气,这时,总裁特助突然告诉他,总裁要见他。

    那一瞬间周昊明白了。

    他今天早上过的晦气,都是为了这一刻的好运。

    肯定是因为他那天讨好了总裁夫人,所以总裁要对他升职加薪。

    他美滋滋的来到总裁办公室,刚一进门,抬头就见一份文件朝他飞来。

    总裁不仅没有对他赞赏有加,反而冷眼觑他。

    “你跟我说说,这苏空夏好像是犯了什么错,你要辞掉她?”

    “这,这……”周昊接住文件,懵在原地,怎么总裁不仅没有高兴,反而还一副打算找他算账的模样,他不是讲得罪总裁夫人的人赶走了吗?

    “苏空夏她不适合当一个主播。”

    周昊绞尽脑汁想出了这么个理由。

    “不适合?”

    薄夜暝勾起唇角,“她才短短直播两天,就已经涨了20万粉丝,你跟我说说有哪一个主播刚开始就做得到她这样的数据?”

    这苏空夏竟然这么厉害?

    周昊骇然。

    遇到这么一个天生要红的主播,按照公司的规定肯定是要好好捧着,然而他不仅没有把人留住,还让她走了。

    周昊这时才知道自己闯大祸了。

    “总裁,你听我解释,并不是我要赶走她啊。”

    周昊苦巴巴道,“是苏小姐,觉得这个主播做事不灵活,让我辞掉她……”周昊还都没说完,就见薄夜暝轻轻挑了挑眉梢,“所以你就不分青红皂白直接让人走了。”

    “总裁,都是我的错,我这就让人请回来。”

    周昊赶忙补救,顶不住薄夜暝那视线的压力,抬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薄夜暝摇头,“不是让人请她回来,是你亲自去请回来,如果请不回来,我看你这份[神马小说网 www.shenmaxs.xyz]工作也做到头了。”

    什么?

    !周昊惊得抬起头,这总裁竟然这么在意这个苏空夏,这下可被苏乔害惨了。

    他苦着一张脸,连连道是。

    这边,刚回到出租屋的苏空夏猛得被一辆黑色商务车挡住了去路。

    “我们老爷请你去做客。”

    苏空夏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两个黑衣保镖连连后退,“我不去。”

    “这可由不得你说不去了。”

    两个保镖对视一眼,上前几步,扛起来苏空夏,任她如何挣扎都没用,直接扔进车里。

    苏家别墅。

    “爸,你叫我来做什么?”

    “苏乔,你看我带了谁过来?”

    苏乔漫不经心地一抬头,边看到了一旁昏迷的苏空夏,皱眉,厌恶的表情一闪而过,“这个贱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知道你这几天心里呕着气,这不带她来给你解气了吗?”

    苏宁云穿着一身深灰色西装,面容儒雅,说出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她,随你处置,别搞出人命就行。”

    苏乔这才来了兴趣,饶有兴致地围着苏空夏转了几圈,忽然,眼睛一亮,“爸,我突然想到了一个特别好的主意。”

    “不如我们把她弄残吧,双眼失眠怎么样?

    这样,苏空夏她也只能回乡下过她的苦日子了吧。”

    闻言,苏宁云表情没有变化,冷漠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苏空夏,“可以是可以,但是记得手脚弄干净点,别被人查出来。”

    “放心,这种事情我不会亲自动手,只要有钱大把的人愿意替我弄残小贱人的眼睛。”

    她说这话的时候,似乎已经想到了苏空夏未来悲惨的生活,表情越发兴奋。

    苏乔招人把苏空夏抬上车,很快,一辆张扬的白色车子从苏家低调离开。

    另一边,黑色的玛莎拉蒂在道路上行驶着,车内坐着的三人都有各自不同的心情。

    “总裁,您真的要和我一起去那个苏空夏的家吗?”

    周昊艰难的说出这句话。

    薄夜暝皱眉,觑了他一眼,“怎么?

    你有意见?”

    “当然不敢。”

    自知做错事的周昊不敢再多说。

    “总裁,前面好像有人在打架?”

    薄夜暝抬头看了一眼,刚想说绕过去,忽然,他瞥见了倒在地上,被一群男人微在中间的人长相。

    目光顿时一凌。

    “开进去。”

    “老大,有人给钱让我们上了这娘们儿,再见给她喂哑药,完事走人,真有这么好的事儿?”

    “你这不废话,把那人钱都给了,还有假。”

    被骂的男人嘿嘿一笑,“我这不是再确认认确认嘛。”

    “诶,你们别说这女人长得还真好看,我都以为是哪家的大小姐呢。”

    “咱哥俩要不是遇上这种事,怕是一辈子都尝不到这样的女人是什么滋味。”

    为首的老大暴力扯开苏空夏的衣服,白皙细腻的皮肤暴露在冷风中,顿时激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昏迷中的人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皱了皱眉头。

    “啧啧啧,极品啊。”

    那人刚想上手进行下一步,忽然,身后传来亮光,照亮这条阴暗的小巷。

    车上下来三个男人,中间的男人身上带着一股凌然的气势,冷漠的视线,好像他们在他眼中就是一个死物。

    “快离开这里,别碍着我们办事儿啊!”

    老大心里突然多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故作凶恶地喊道。

    “你们想对她做什么?”

    薄夜暝低头看了一眼闭着眼睛的苏空夏,眼神微冷,不再多言,直接道,“动手。”

    助理点头上前,作为三年蝉联跆拳道冠军的人,对付三个空有肌肉的男人自然不在话下。

    薄夜暝走到苏空夏面前,犹豫了几秒,抱起了她,低声喃喃了一句,“怎么弄得这么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