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宝甜妻:薄先生,请指教 > 第34章 贫瘠土地上的春意
    苏夏:“不用,我已经找到工作了,不用担心我,你最近不是要准备高考了吗,还是专心把精力放在学业上吧。”

    越琳琳是一个即将要上高考的高三生,对于苏空夏来说这就是一个孩子啊,与对方相处中,她之前也担心过会与对方的三观产生差异,可没想到,与越琳琳相处起来特别的舒适,她的各种观点都能和她对接上。

    越琳琳:“是啊,哈哈哈,夏夏你找到什么工作了?”

    苏夏:“直播。”

    越琳琳:“!”

    越琳琳:“在哪直播,我要去看你。”

    苏夏:“不告诉你。”

    越琳琳:“可我好想看看你长什么样啊?”

    苏夏:“有机会你自然就会知道。”

    越琳琳:“那好吧,夏夏,我要去洗漱睡觉了,晚安。”

    苏夏:“晚安。”

    苏空夏退出微博,又随便玩了会游戏,到最后,她就是拿着手机在发呆了,无意中看了一眼手机的时间,此时已经是深夜12点了。

    唔,难怪好困……她眨了眨困倦的双眼,舔了舔唇角,不知不觉的靠在沙发旁边睡了起来。

    于是,等薄夜暝把所有文件都处理好后,就发现苏空夏在他脚边睡了起来,酣睡的容颜天真无邪,还时不时点了下头,眼看着就要从沙发上倒下来摔下去。

    薄夜暝什么都没想,下意识扶住了她的手,苏空夏无意识“唔”了一声,无知无觉倒在他的腿上,依赖地蹭了蹭,一看就乖巧得不得了,让人想揉揉她毛茸茸的的脑袋。

    他下意识别开眼,手却没有松开,继续扶着她,过了一会,他低下头,迟疑地伸出另一只空着的手覆盖在苏空夏的头发上,轻柔地揉了揉。

    睡梦中的苏空夏感觉到,自己好像就躺在一团云朵做成了棉花糖里,和煦的风吹过,像母亲的手一样在她发端揉了揉,她忍不住蹭了蹭手心,轻声呢喃了一句,“妈……”薄夜暝:“……”有意思。

    第一次有人当着他的面喊他母亲。

    他收回手,心里有些怅然若失,面上却一直很冷静淡漠。

    薄夜暝觉得苏空夏真的是一个很不一样的女人,以往他见识过的女人,不是大家闺秀,就是商业女强人,再不然就是夜店里想接近他仰仗他势力的女人。

    可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像苏空夏这样,带给他很不一样的感觉。

    就像在他贫瘠荒凉的土地上多出的一抹生机勃勃的春意。

    但也仅仅只是这样了。

    ——苏空夏第二天醒来就发现了不对劲,她怎么是在床上醒来的?

    昨晚的最后一个画面,是她陪着薄总一起处理文件……嗯,准确的来说,是她在一旁坐着,薄总在专心处理文件。

    她爬起声,拉开窗帘,对着窗外灿烂的阳光,忍不住眯起眼睛来,连打了三个哈欠,眼角溢出泪水,看起来分外惹人怜爱。

    就在这时,门口的响铃突然响了起来。

    “是苏小姐吧,我们是薄总派来的人,负责今天送你回b市。”

    苏空夏打开门,就发现门口站着两个黑保镖,个个身材高大,体型强壮,可以看到包裹在西装面料下的肱二头肌蓬勃有力,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

    她点点头,揪紧棉质长裙,问道,“你们知道薄总现在在哪吗?”

    “薄总去哪,不是我们可以置喙的,我们也不清楚。”

    “我知道了。”

    苏空夏没什么好收拾的,拿了她昨晚的换洗衣服就可以离开了,走之前,她犹豫几下,忍不住看向坐在前头的保镖。

    “你们都是薄总的保镖吗?”

    两个黑衣保镖对视一点,点了点头。

    “那你们平时都是贴身保护他的吗?”

    她继续问道。

    对于这样的问题,保镖不需要隐瞒,是坐在副驾驶上的保镖回答了她的问题,“有需要的话薄总会让我们离开去保护其他人。”

    “这样啊。”

    苏空夏抱着自己的衣服,小心翼翼地抬起手,“我还有一个问题。”

    “能不能让我先吃完早餐再回去?”

    “当然可以。”

    三人离开小区,找到了附近一家早餐摊,不过由于两个黑衣保镖的气质实在格格不入,为了避免他们被人围观,苏空夏点完自己要的早餐,又帮保镖买了几个包子油条之后,就打包离开了。

    不过绕是如此,他们走之前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回到车上,苏空夏将几个包子豆浆递了过去。

    “这是给你们的。”

    “苏小姐,我们不需要。”

    闻言,苏空夏有些诧异,“你们这么早都吃了吗?”

    两人同时摇头。

    “那你们是不喜欢吃我给你们买的这个吗?”

    “没有,我们平常吃的早餐也是这个。”

    “那不就好了。”

    她微微睁大了眼睛,“不吃早餐,你们难道是打算饿一早上吗?”

    此话一出,两个保镖就是面面相觑,他们之前也没遇到过像苏空夏这样的人会关心到他们有没有吃早餐这样的事。

    不过,很难有人可以拒绝别人真挚的关心,纵然是训练有素的保镖,面对苏空夏的热情也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他们迟疑地接了过去,“谢谢苏小姐。”

    “不用说谢谢,难道是我要谢谢你们,一大早就要过去送我回b市。”

    她两三口就吃了一个包子,口中喃喃自语,“也不知道薄总他吃了早餐没,真想去问问,而且昨晚他还工作得那么晚,真是辛苦了。”

    另一边,薄家老宅。

    “夜暝,你昨晚为什么没回家,在哪里睡的。”

    苏乔站在薄夜暝面前,拦住他的去路,眉头紧皱,一双眼睛像雷达一样四处搜索他值得怀疑的地方。

    薄夜暝神色冷淡,眉眼似乎含着化不去的冰川,眼帘下藏着不易察觉的疲惫之色,“我在哪里睡,难道还需要跟你报备吗?”

    “可是,我昨晚在家里等了一晚,结果你就这种态度,未免太让我伤心了吧。”

    苏乔没在薄夜暝身上看到什么口红,长头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语气也好了不止一点半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