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宝甜妻:薄先生,请指教 > 第41章 冤家路窄
    薄夜暝看了一眼手表,走到陶陶身后,将人提溜起来,“时间到了,回家。”

    “那姐姐呢?

    姐姐跟我一起回家好不好?”

    “再闹糖果都断了。”

    薄夜暝只用一句话就轻易制住不安分的陶陶,两条胡乱在半空中晃悠的腿慢慢垂下来,小脸上满是不高兴。

    苏空夏悄悄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糖,迅速撕开,冲陶陶眨眨眼,示意他张开嘴。

    酸奶味的糖,味道浓郁,只差一点点就要送进陶陶的嘴里,可惜,薄夜暝好似背后长了眼,突然转身朝挤眉弄眼的苏空夏看了过来。

    “咯噔”一声,苏空夏脑袋里浮现一句话,夭寿哦,被抓住了……她忙不迭的将糖塞进自己嘴里,抱着便当麻溜起身,“我、我先走了,薄总再见。”

    陶陶撅着嘴,不满道:“爸爸你好凶,都把夏夏姐姐吓跑了。”

    他凶吗?

    薄夜暝拧着眉想。

    翌日,江月刚上班就给苏空夏安排了一个现场活动。

    休息室内,江月推了推眼镜,道:“趁着你现在热度还在,赶紧多出席一些活动,把钱赚了,我记得你挺缺钱的吧,你身体要是承受得住,咱们就多安排几个。”

    “我身体没问题,扛得住!”

    说着还用力捶了捶胸口,声音大的吓人。

    仅用一秒,方才还口出狂言的苏空夏突然皱眉捂着胸口哼唧着,江月无奈的摇摇头。

    “今天的是一个服装的外场活动,也不需要你费什么功夫,去坐坐就行。”

    江月见她妆画得差不多了,立刻领着人走出去,上了保姆车。

    到了外场,苏空夏站在换衣间里看着手里的礼服,满脸犹豫,她掀开帘子,轻唤,“月姐,你在吗?”

    “在呢。”

    江月走了过来。

    “这衣服……”她把衣料少的吓人的礼服展开。

    江月神色一变,“我去处理。”

    苏空夏也不敢占用换衣间,便走出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等着。

    几分钟后,门被人推开,她朝门口看了过去,没有等到江月,却等到了芝芝。

    她一身修身短款抹胸礼服,将身材完全显露,与以往的风格大不相同,精致上扬的双眼满是得意,“没想到我们会那么快见面吧,苏空夏。”

    每说一字,她便靠近一步。

    她轻笑了一声,“怎么,没换衣裳?

    衣裳太露不合适吧,那可是我特意为你选的。”

    “你什么意思?”

    苏空夏紧张的捏着手机,一边朝着门外看去。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知道,如果我一身伤的从休息室里跑出去,大家会怎么猜测而已。”

    芝芝逐渐冷下脸来,扑过来正准备抓住苏空夏的手。

    一直盯着她的苏空夏瞄准了机会,急忙闪身跑到一边,芝芝踩着高跟鞋,一时没有刹住,眼看着要脸着地,前面有事桌角,她吓得惨叫一声,急忙捂住脸。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她慢慢睁开眼,发现苏空夏正垫在她身下,一只手还护着她额头,手背被桌角磕破。

    听见动静,外头的人立刻闯进来,江月也跟着走进来,睨了一眼芝芝身上的礼服,冷笑一声,将苏空夏的礼服甩在了地上。

    她快步过去推开芝芝,将苏空夏扶起来。

    芝芝虽然不重,可她大半个身子重量都压在小腹上,刚刚那一下冲击力太大,让她有些缓不过来,捂着肚子,弯着腰,只能依靠江月才能勉强站稳。

    “月姐,我们签合同了吗?”

    江月看了他们一眼,说:“只是个小活动,没签。”

    “那我们还是走吧。”

    她不想为了这点钱被芝芝和厂商算计。

    “等等,我们消息都已经放出去了,你们现在走是几个意思?”

    苏空夏感觉自己的小腹好像更疼了,搭着江月的手也用力几分,见状,江月立刻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冷眼看着说话的负责人。

    “你们找我谈的时候是不是再三确认过服装不会出问题,现在找了这种衣服给夏夏是什么意思?

    那么多人,只有她的衣服衣料那么少,你糊弄谁不好,你欺负到我头上来了?

    再者,她进来想干什么,我们夏夏怎么就躺在地上了?

    你想借着夏夏和芝芝的热度炒作,我没意见,但是不许欺负我的人,我还要找你老板好好问问怎么回事。”

    负责人被说的哑口无言,只好将主意打在好说话的苏空夏身上,“夏夏,你看我们消息都放出去了,现场都是你的粉丝,要不你再忍忍,咱们坚持坚持。”

    苏空夏蹙眉,回想路过时看见的展示牌,“如果我没有记错,我的照片名字并没有在展示牌上,我不过是过来站个台,合同都没签,你们也没有放出消息说我来参加这次的活动啊,我想现场应该没有特意为我来的粉丝吧?”

    “说的好。”

    江月在她耳边悄声夸赞。

    负责人不知怎么开口,他总不能说刚刚才放出消息说芝芝和夏夏今天要同台pk比美吧,还想借着两人炒波热度呢,可惜了。

    “那好吧。”

    “什么好吧,我们夏夏在你们这受了伤,看见没有,我们可还有一个手模的合作呢,现在怎么办?”

    江月扯起谎来信手拈来,“大家都知道芝芝与夏夏有矛盾,要是传出去……”芝芝脸色一白,“是她自己摔倒的,与我无关!”

    闻言,苏空夏抬眸看着她,清澈的眼底闪过一丝诧异,芝芝咬着唇不语,手背后,悄悄勾了勾负责人的手心。

    “咳咳,这样吧,毕竟是在我们场地出问题,我们也有责任,我们把夏夏的出场费结了,作为补偿,你看怎么样?”

    苏空夏眼睛一亮,没想到自己衣服没换,还白拿了钱,正想点头答应,江月掐了她一把,道:“还有化妆师,司机,租的保姆车,报销,赶紧打我账上。”

    她扶着苏空夏离开,等上了保姆车,江月不争气的看着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刚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