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宝甜妻:薄先生,请指教 > 第43章 那个女人的孩子
    江月怒其不争的伸出食指轻轻戳着苏空夏的额角,“好心眼也要有个度,这次活动说没有芝芝在背后推波助澜,谁信?

    明知她没安好心,你还舍己救人,你真把自己当雷锋了?”

    苏空夏觉她说的有理,低下头温声温气的说道:“我知道了,月姐。”

    保姆车回到君豪集团,刚到停车场,迎面的豪车内走下一名女子,苏空夏正准备下车,一见她忙抓起帽子戴上,弯下腰躲避着视线。

    见状,江月朝女子看了过去,原来是苏乔。

    苏乔拿着手机,细眉一拧,语气不悦,“夜暝现在不肯见我,我根本见不到陶陶,管家也不让我进去,现在只好到公司来……爸,你明知道我不喜欢那个女人的孩子……”那头苏云宁的声音突然拔高,“什么那个女人,陶陶是你的孩子,你可别记错了!陶陶是夜暝唯一的儿子,他就是你的筹码。”

    “知道了,我会把陶陶带回去的。”

    总裁办中,陶陶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薄夜暝处理工作,仔细看去,能够发现两颗黑葡萄似的眼珠子透露出一股迷茫,眼皮子一个劲的往下耷拉,俨然是困了。

    薄夜暝嘴角一勾,走过去将人抱起来,放在腿上,“困了?

    让你送你回去。”

    陶陶摇头,“我还没见到夏夏姐姐,她什么时候才回来?

    为什么她不能一直陪着陶陶?”

    话音刚落,助理和一脸怒气的苏乔一起冲了进来。

    助理为难道:“抱歉总裁,我实在拦不住。”

    薄夜暝看了她一眼,“下去吧。”

    一见苏乔这幅怒气冲冲的模样,陶陶立刻将脸埋在薄夜暝怀里,悄悄抬眼朝苏乔看了一眼,又迅速垂下头。

    “你吓到陶陶了。”

    薄夜暝的声音很冷,碍于陶陶的面子没有发作。

    “你明知苏空夏的身份,还让陶陶接近她,你是不是看上她了,想把薄太太的位置给她!”

    发起疯来的苏乔活脱脱就是个泼妇,怒目圆瞪,楚楚可怜的妆容都成了画蛇添足。

    她冷不丁对上薄夜暝眼里的冷意,又想起自己过来是为了何事,垂下眼敛起脸上的神情,憋出两抹泪,“夜暝,我只是的太没安全感了,我是害怕,你别怪我。”

    薄夜暝冷声道:“没事就回去,别像个疯子在公司撒泼。”

    他的态度刺的苏乔心里一疼,咬了下唇,挤出一抹笑来,“爸爸好久没有见陶陶了,想把他带回去吃顿饭。”

    生怕薄夜暝不同意,她又补充道:“今天是我妈妈的祭日。”

    陶陶却是抱紧了薄夜暝,从始至终都没敢看苏乔,尤其是听见祭日二字,更是动也不敢动。

    薄夜暝正想拒绝,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备注,按下接听键,“妈。”

    不知那头说了什么,薄夜暝眼神微暗,看向苏乔时神色不明,苏乔是头皮发麻,站的腿软,也不敢乱动,只能维持着脸上僵硬的笑容。

    “知道了。”

    薄夜暝挂了电话,先将陶陶交给助理,关上门,脸色阴郁的难看,“苏乔,我告诉过你,不要在背后算计我。”

    苏乔忙走到他身边紧紧扯着他衣袖,“我没有……”薄夜暝没给面子直接甩开她的手,“吃过晚饭,立刻把陶陶送回来。”

    “……知道了。”

    苏乔憋着一肚子的火没出发,只能强忍着,牵着陶陶离开。

    地下车库里,江月才刚刚联系了一个活动,正准备离开,可巧不巧的,又撞上了苏乔。

    江月坐在副驾驶上看着陶陶,又透过后视镜看着苏空夏,无意提了一句,“陶陶和你挺像的,性子也像,我都怀疑苏乔究竟怎么生出的陶陶。”

    苏空夏并未多想,她与苏乔同父异母,眉眼有些神似,陶陶像自己也不意外,可是陶陶那么乖,怎么会是苏乔的孩子呢?

    感受到两道灼热的视线,苏乔停下脚,猛然向身后看去,环绕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越发觉得是苏空夏影响了自己情绪,一把拽住陶陶的小细胳膊,动作粗鲁的将人塞到车内。

    回到苏家,苏乔冷着一张脸径直坐在沙发上,看都不看陶陶一眼。

    陶陶红着眼睛站在一旁,委屈的低着头。

    “陶陶来了,来,外公瞧瞧长高了没有。”

    苏云宁暗暗瞪了苏乔一眼,低声道:“别忘了我跟你说的话!”

    苏乔看着陶陶,扯了扯嘴角,挤出一抹笑,“刘姨,去拿点吃的过来。”

    她以为小孩子只要随意哄哄就可以了,不想陶陶一见她接近,突然哭了出来,苏云宁这时才发现陶陶的手臂上满是红痕,差点气晕了头。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

    苏云宁怒其不争的看着苏乔,叹了口气,急忙让人找药膏过来涂上,又拿了许多好吃的,嘱咐陶陶不要说出去。

    正在摄影棚内试衣拍照的苏空夏突然捂着心口的位置,神色难看,正好是最后一组照片,拍完后江月把冰咖啡递过去。

    “是不是不舒服?”

    “没事。”

    苏空夏跟着江月离开摄影棚,迎面撞见了薄夜暝身边的助理。

    助理急得一头热汗,忙说:“苏小姐,你知不知道苏家老宅的地址在哪儿?”

    “知道。”

    苏空夏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小少爷被接到苏家,原本说晚饭的时候送回来,可到现在也没个动静,也联系不上苏家人,我去了苏家发现没人,听说是去了老宅。”

    苏空夏想起底下车库里看见的苏乔,脸色难看,指不定会对陶陶做什么,她忙道:“我知道在哪,我给你指路!”

    天色已黑,薄夜暝坐在车内阴沉着脸,见苏空夏过来,道:“开车。”

    江月问道:“苏乔的电话打不通?”

    他微微颔首,何止是苏乔的电话打不通,就连苏云宁的电话也一样打不通,事有蹊跷,按照苏乔的性子,怕是出了什么事。

    此时的苏家老宅已经乱成一锅粥,医生仔细检查过陶陶的状况,道:“没什么大碍,不过是吃坏了肚子,打一针就好了。”

    闻言,苏云宁和苏乔都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