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宝甜妻:薄先生,请指教 > 第77章 噩耗
    苏空夏急的拍了薄夜暝几下,拍的他身上都红了,薄夜暝起身把她拥在怀里。

    “好了好了,没事了,你救了我一命,以后我这命就是你的了。”

    “你在说什么话啊!你要是死了陶陶怎么办啊!我都说了危险危险不去了!”

    苏空夏还在薄夜暝的怀里嚎哭,周围人看着薄夜暝从醒来就一直笑着,脸色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劲,跟着的几个人也是笑嘻嘻的,大家好像明白了什么。

    “好了好了,我都说了我没事了,别哭了,是不是吓到了?”

    薄夜暝松开苏空夏,摸着她已经哭湿的脸,还真的有点心疼了。

    不过他是真的没事,这都是他计划好的,刚才被拖上岸的时候就告诉了保镖一会儿配合他,为的就是能和苏空夏再进一步。

    就连陶陶他都在他哭的最凶的时候握了一下他的手,然后保镖偷偷告诉了他爸爸没事。

    苏空夏真的被吓得不轻,在他拉住自己的时候,她以为自己救得了他,但是上岸之后看他怎么都没反应,真的以为陶陶以后要没有爸爸了,他还这么小,从小没有父亲的感觉,太不好了。

    不管薄夜暝怎么说自己没事,苏空夏坚持要让他去医院。

    “那好,那就去伯母的医院吧,顺便把你送过去。”

    一行人到了医院,苏空夏半步不离的盯着薄夜暝做检查,薄陶陶先被送去了苏空夏母亲那边。

    “你以后还是不要做这些危险运动了,万一你有什么事,让陶陶以后怎么办?”

    从进了医院,薄夜暝除了进去做检查,就一直歪着头看着苏空夏,都给她看烦了。

    “是啊,所以是时候给他找个妈妈,这样以后一家三口,缺了一个还有两个。”

    原本背过脸不让他看的苏空夏突然生气的转过脸,狠狠地抽了他胳膊一下。

    “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个人这么不会说话!就不能好好的吗?”

    被她表情逗笑的薄夜暝,捂着自己被打痛的地方。

    “好,我们!都好好的。”

    他故意强调的那两个字又把苏空夏说害羞了,这个人今天怎么好像性情大变?

    这还是自己之前认识的薄夜暝吗?

    检查一圈下来,薄夜暝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甚至没有溺水的现象。

    “你真的溺水了?

    报告显示除了你的表皮被水泡的时间有点长,其他没有任何问题啊?”

    “大夫你要不再仔细看看?

    说不定是内伤呢?”

    大夫好像看着智障一样看着苏空夏,薄夜暝赶忙把苏空夏拦住。

    “我也说了我没事,是她担心我,好了检查说我没事了,我们走吧?”

    “行了行了,你们小两口出去说,后面还有好多病人等着!”

    “我我们不是!”

    苏空夏没解释完,就被薄夜暝拉出了门。

    “你干嘛呀!你还是和我保持距离,现在总有人误会我们还是避避嫌吧。”

    说完苏空夏闷头就往母亲病房走,薄夜暝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

    快到病房门口的时候,突然好几个医生护士冲进母亲病房。

    “妈?

    妈!”

    苏空夏还没进去,里面又传出了薄陶陶的哭声。

    “哇!奶奶你怎么了!奶奶你醒醒啊!”

    有个护士把陶陶抱了出来,苏空夏刚好冲到门口要进去,被护士拦住了。

    “里面的病人病情突然恶化需要急救,无关人等先在外面等候,这孩子是你们的吗?

    看好了!”

    “我是病人女儿,我妈她怎么了?

    早上还好好的怎么突然恶化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母亲状态最近一直不好,她说过要自己跟你说的没有告诉你吗?

    你还是在门口待着吧,不要进去添乱了,孩子给你。”

    苏空夏抱着薄陶陶两个人一起哭,薄夜暝赶过来把陶陶抱走,苏空夏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到了里面一声忙乱的身影,崩溃的跪到了地上。

    “妈!”

    薄夜暝看着,打电话联系了助理,让他联系全国最好的医生来给柳雯做会诊。

    病房里做了初步急救,还算是有效果还算是可以,但是各项数据都还是不太稳定,所以临时给柳雯转到了重症监护室。

    重症监护室不允许家人陪床,苏空夏只能隔着隔离板一直看着母亲。

    最近她真的一直忙着赚钱、赚医药费,都没有好好照顾妈妈,这才发现她最近真的更瘦了,瘦成了一副骨架,浑身上下都写着自己不好,可是苏空夏一直没有细细观察,好好照看她。

    “怎么办,我好害怕……害怕不知道哪一眼,就是最后一眼了。”

    薄夜暝在身后扶着她的肩膀,把她按到了座位上,蹲在她的面前。

    “你放心,我已经找了全国最好的专家来,如果还不行我们就去国外,我一定让人把伯母治好。”

    “你就是把华佗请出来也没用,这个病只要有适配的骨髓,什么都不是问题。

    可问题就是,有的人等一辈子,都等不……算了你们还是尽快看一下还有没有亲属朋友能来帮忙的。”

    护士长刚刚查完房出来,听到薄夜暝的话,看样子他好像还不知道柳雯是什么病。

    适配骨髓?

    薄夜暝没想到苏空夏母亲居然得的是这个病。

    想了一下,叫住了护士长。

    “麻烦给我准备一下,给我测试一下。”

    看着薄夜暝,苏空夏愣了,还是摆头说算了。

    “谢谢你了薄总,但是连我这个亲生女儿都是半相合,这个东西本来就是大海捞针,我所期望的,也只是她能多活几年内罢了。”

    “大海捞针,那你怎么知道我不是那根针呢?

    明天早上吧,你告诉我需要注意的东西,我通知下去,明天让我公司的人都来试一下。”

    苏空夏赶忙说不要,不能麻烦那么多人。

    护士长在旁边也笑了。

    “这位总裁,捐赠骨髓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们最基本的原则是双方自愿,您也不能强来。

    那明天早上我给您准备一下吧,注意一下饮食。”

    第二天一早,薄夜暝带着薄陶陶来了医院,把陶陶送到苏空夏那里,直接去做了测验。

    “陶陶你怎么也来了?”

    “我担心夏夏姐姐,也担心夏夏姐姐的妈妈,昨天奶奶对我可好了,陶陶想奶奶健健康康的!”

    如果不是因为他是苏乔的儿子,苏空夏真的觉得他像自己亲生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