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宝甜妻:薄先生,请指教 > 第79章 早餐
    “爸爸,其实陶陶刚才听到你说的了,是不是陶陶有机会救夏夏姐姐的妈妈?”

    刚睡醒的薄陶陶眼睛还迷迷糊糊的,声音也满满的都是困意,薄夜暝又把他的小脑袋埋在自己胸口。

    “是啊,可是捐献骨髓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可能需要你扎好几针,还会很虚弱,就是感觉不舒服,你夏夏姐姐也说了,如果你害怕的话,是不会让你去做的。”

    薄陶陶好像还是很困,但薄夜暝还是听清了他说的话。

    “陶陶不怕,陶陶要救奶奶。

    奶奶对我很好,我不要奶奶离开,不要夏夏姐姐也没有妈妈。”

    这一句是真的戳到了薄夜暝,自己之前一直以为陶陶和自己一样不喜欢那个女人,自己也尽力不让他有母爱的缺失感,但是现在看来他的内心是真的有影响。

    苏空夏端了一碗牛奶进来,看到陶陶醒了,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痕,努力笑着走过去。

    “陶陶醒了?

    陶陶真棒,不过不用担心,陶陶不会再被扎针了,来乖乖把牛奶喝掉继续睡觉吧。”

    薄陶陶把自己的脸在薄夜暝怀里蹭了蹭,眼睛睁大了些,看着清醒一点了。

    “可是爸爸刚才说我可以救奶奶,夏夏姐姐我要救奶奶,陶陶不怕扎针。”

    苏空夏一脸意外,紧接着就是满脸责怪。

    “你怎么能跟他说这些,他还小,我不会让他去冒险的。”

    “我已经问过这方面的专家了,只要注意营养补充,不会对他的成长又任何影响。”

    “那是他们说!万一呢?

    万一陶陶有什么事,我会自责一辈子的!”

    薄陶陶从薄夜暝的怀里出来,过去抱住了苏空夏的脸。

    “夏夏姐姐,奶奶很可爱,对我也很好,陶陶不想夏夏姐姐没有妈妈,陶陶是个男子汉,我可以的!

    ”两句话又把苏空夏说哭了,薄夜暝代替陶陶签了同意书,终于手术时间定了,那一瞬间苏空夏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软了,坚持了这么久,终于希望就在眼前了。

    薄夜暝看她状态不好,就先送她回家。

    第二天苏空夏醒来,发现薄夜暝正在做早餐。

    “你是一早过来,还是一整晚都在这里?”

    薄夜暝一边把煎好的蛋装盘,一边看牛奶的温度,有条不紊,看起来很有生活经验。

    “你状态这么不好,我怎么放心把你一个人放在家里。”

    “那陶陶呢?

    你不会又把他一个人放在家里吧?”

    薄夜暝朝着另一个房间扬了下脸,“陶陶在那个房间睡的,其实你家是两室,以后我们住你家也可以。”

    “说什么呢!你家别墅睡不下你们俩吗?”

    苏空夏笑着锤了薄夜暝一下,帮他把早餐端上桌子,“我去叫陶陶起床,他一会儿还要上学吧?

    书包怎么办?

    你开车了吗?

    怎么送他?”

    “你看,不住一起就是这么不方便,什么都要急急忙忙准备。

    所以……”“所以你就赶快回去把书包给他往学校送,我这边看他吃完早餐就带他坐出租车去。”

    薄夜暝笑着把牛奶端过去,还故意从她后背放到桌子上,两只手从她两侧过去,刚好环住了她,像抱着的样子。

    “你不用担心,一会儿司机会开车带着书包过来。

    去叫陶陶吃早餐吧。”

    “爸爸早安!”

    薄夜暝抬头,看着薄陶陶精精神神站在那里,眼眉笑嘻嘻的。

    苏空夏脸一红,赶紧从薄夜暝的胳膊底下溜出去,“陶陶醒了走快去洗漱,上学要迟到了。”

    “陶陶自己去就好了!爸爸很笨的,夏夏姐姐待在这里帮爸爸就好啦!”

    话还没有说完就钻进了洗手间里,还关住了门,苏空夏不得不待在餐厅里,尽量背对着薄夜暝。

    “你不去换件衣服吗?

    虽然你天生丽质,不过总是穿一身睡衣去送陶陶对你的美女光环不太好吧?”

    苏空夏愣了一下。

    “还要我去送吗?

    不是你和司机去吗?”

    “我一会儿有个早会要开,没时间了,今天就麻烦你了。”

    薄夜暝还真的只喝了一杯牛奶就开着自己的车走了。

    中午时候,薄夜暝又来电话,让她准备一下,晚上陪他参加一个慈善舞会。

    “舞会?

    我不会跳舞啊!再说……我现在不想去人太多的地方。”

    “这次的慈善晚会很重要,你放心也没有多少人,你就陪我去跳个开场舞,然后我们走就好。”

    苏空夏还想拒绝,但薄夜暝说已经让人去给她送衣服了,好像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

    “那说好了,去一下就回来。”

    薄夜暝那边轻轻的“嗯”了一声,紧接着门铃就想了。

    “这么快的吗?”

    打开门是苏乔冲了进来,直接就给了苏空夏一巴掌。

    “贱女人!你真是比你妈还要不要脸啊!你是看不到你妈的下场吗?”

    “苏乔你别太过分,我觉得你还是尊重一下薄夜暝吧,既然他这么久了都没有娶你,也许你也应该学会放弃。”

    苏乔很惊讶苏空夏的态度,她之前看到自己都畏畏缩缩的,几天什么情况?

    难道是薄夜暝在这里?

    “薄夜暝在这里吗?

    谁给你的勇气这样跟我讲话?

    你不会以为你真的做的了薄夫人吧?

    就像你这样的货色,也不过是他的玩具罢了。

    趁早清醒一点,滚远点!”

    一直以来苏空夏因为自己的身份都很卑微,现在母亲的病情控制住了,薄夜暝在她身边也给了她帮助,让她觉得自己不应该继续这样。

    “苏乔,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针对我们,就像你说的,我和我妈从来都没有打扰过你们的生活,你却步步都要把我往死路上逼!”

    听了她的话,苏乔没有半点愧疚,反倒是满脸的嘲笑。

    “你的错在你出生,不,在你妈勾引我爸的时候就犯下了,这与你影不影响我的生活无关,我只是看着你就恶心!”

    “那你就离我远一点,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这里不欢迎你!”

    说完苏空夏就把苏乔往门外推,拉着门准备关门,苏乔用自己半个身子挡住了。

    “要我离你远一点,你就滚出b城,离薄夜暝远一点!苏空夏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才是唯一的薄夫人!我还有个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