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综武:七侠镇说书,开局结拜乔峰陆言 > 第三百零四章 儒家再添一经典!
    1400

    众人听到荀子对陆言的赞叹,都是深以为然。

    陆言今日的表现实在是太耀眼了。

    即便是荀子在侧,也无法遮掩陆言身上的万丈光芒。

    而面对众人的赞叹之声,陆言只是微微一笑,说道:“荀兄过奖了。”

    荀子看了陆言一眼,又将目光看向一众儒家弟子。

    他略作思考,对陆言问道:“老夫厚颜,还请陆兄为儒家弟子留言一句,以表激励。”

    众人闻言纷纷又将目光看向陆言。

    脸上都是露出好奇之色。

    想要知道陆言是否会答应荀子的请求,又会说出怎样一番话。

    陆言略作思考,说道:“孟子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今日我便以此为引,再送诸位一言!”

    儒家一众弟子闻言都是打起精神。

    即便是伏念、颜路和张良也不例外。

    荀子更是面色严肃,彷佛回到了年少求学时那般认真。

    陆言看着眼前众多儒家弟子,朗声道:“铁可折,玉可碎,海可枯,不论穷达生死,直节贯殊途!”

    顽铁可以折断,玉石可以粉碎,大海可以干涸。

    可作为人,不管是得志失意,亦或者是生还是死,都要永远保持正直的节操!

    众多儒家弟子听到陆言这一番话,脸上都是露出激动之色,彷佛受到了极大的激励。

    伏念、颜路和张良三人亦是如此。

    此言和孟子经典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正是陆言在先贤经典的基础之上所得到的属于自己的独到的见解!

    这才是真正的学以致用,参悟了先贤经典!

    念及此,伏念朝着陆言再次行弟子大礼,恭敬的说道:“弟子谨遵陆师教诲!”

    儒家其余弟子见状纷纷跟着行礼,齐声道:“弟子谨遵陆师(祖师)教诲!”

    荀子同样朝着陆言行礼,说道:“多谢陆兄赠言!”

    ……

    不过半天时间过去,今天早上发生在有间客栈的事情便传遍了整座桑海城。

    也震惊了整座桑海城!

    儒家学说,经典流传,弟子奉为圭臬,严格遵守。

    可陆言身为外人,却言辞尖锐直指儒家学说的弊端所在。

    不仅是令身为儒家掌门人的伏念哑口无言,更是令伏念当场拜师!

    而之后的治国良策更是令人心惊不已。

    始皇帝一统天下,以法治天下,如今陆言却是直言始皇帝用错了方法!

    若是随口胡言倒也罢了,可偏偏他却是说的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在最后陆言赠予儒家的金玉良言,更是令人感到无比震撼!

    铁可折,玉可碎,海可枯,不论穷达生死,直节贯殊途!

    儒家又添一经典!

    当在驿馆休息的李斯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脸色不禁变得有些难看。

    一直以来,始皇帝以法治国,他作为法家的代表人物,位极人臣,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他虽然师从荀子,但是一直都在阻止儒家学说在朝堂上发展壮大,以免影响他在朝堂之上的地位。

    如今陆言却是直言要让仁政霸道并存,要让儒家和法家求同存异并驾齐驱。

    若是始皇帝真的听信此言,必然要重视儒家学说,到时候法家在朝堂之上的地位一定会遭到极大削弱!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去调查一下这个说书人,看看他究竟是什么来历!”

    先前因为伏念之言,他并没有过分关注陆言。

    如今陆言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是不想关注陆言都不行了!

    ……

    有间客栈。

    此时客栈里大部分客人都已经散去。

    陆言和谢卓颜坐在桌前喝茶,庖丁就侍候在一旁。

    陆言看着一脸讨好笑容的庖丁,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庖丁嘿嘿一笑,说道:“我这不是寻思着,看陆先生能不能也赠我一两句金玉良言。”

    陆言哭笑不得,说道:“你快忙你的去吧。”

    等到庖丁离开之后,谢卓颜对陆言说道:“你如今可是大大的出名了。”

    陆言点头说道:“其实一开始我也没想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他就是想要安静说书赚取人气值而已,真没想搞这么大。

    关键是儒家名气太大了,伏念也是名声在外。

    这就导致这一次的动静闹的很大。

    不过他也不在乎这些言论传出去之后是否会有人来找他的麻烦。

    堂堂真仙做事,何须瞻前顾后。

    ……

    在前往桑海城的路上。

    严明的军阵之中,一辆巨大的马车被保护的极为严密。

    这辆马车内有两个人。

    一个身着蓝色长裙,紫发盘起,薄纱遮眸。

    正是阴阳家右护法,大秦帝国护国法师之一,月神。

    而在月神的身边,还坐着一个身着华服的少女。

    少女梳着仕女髻,发色橙黄,柔顺美好。

    青春可爱的脸庞用轻纱遮掩,眼眸清澈明净,却又透着些许的迷茫。

    她叫做姬如千泷,是月神的弟子。

    她们此行前往桑海城,是为了蜃楼之事。

    “月神大人,桑海城有消息传来。”

    车窗外传来随行军士的话音。

    月神闻言澹澹的说道:“拿来。”

    随行军士当即将一封密件从车窗递了进去。

    月神拿到密件拆开,当看到写在布帛上的内容之后,脸上不禁露出一抹诧异之色。

    “真是没想到桑海城竟是发生了这样的大事!”

    “这个陆言究竟是什么来历?难不成是儒家圣人转世?”

    月神又将布帛上的内容细细的看了一遍。

    当看到陆言所说的那些话时,真是越看越是心惊。

    儒家经此一事,恐怕是要因祸得福了。

    “就让本座来占卜一番,看看你究竟是何来历吧。”

    说话间,月神举起纤纤玉手在空中轻轻一划,一缕缕灵动的蓝紫色火焰便出现在她的十指之上。

    随着这些蓝紫色火焰跳跃起来,月神也缓缓闭上双眸,开始占卜。

    坐在一旁的姬如千泷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些微的好奇之色。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识到月神占卜的画面,看起来极为神异。

    与此同时,远在桑海城有间客栈的陆言心有所感,忽然转头将目光看向西方。

    他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微微蹙眉,说道:“别来烦我。”

    随着陆言的话音落下,正在占卜的月神脸色陡然一变!

    噗!

    月神勐地喷出一口鲜血,双眸睁开,脸上露出浓浓的惊骇之色!

    别来烦我!

    这一句话彷佛一柄锤子敲打的在她的心灵之上。

    虽然力道不重,但是其中的警告之意却是让她感到无比的恐惧!

    “是谁?!”

    “是谁在干预我占卜?!”

    “他说别来烦我,难道是那个说书人陆言?!”

    一连串的疑问浮现在月神的心头。

    这么多年以来,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恐怖了!

    她有预感,先前那说话之人如果想要杀她的话,她可能已经死了!

    想到这些,月神的脸色不禁变得更为苍白了一些。

    她真是没有想到自己只是随意的占卜一下,竟是险些因此丧命!

    “难不成这个陆言真的是儒圣转世?”

    月神有些惊疑不定。

    她拿不准陆言究竟是什么身份。

    如果不调查清楚这件事情的话,她恐怕寝食难安!

    当即她便以阴阳家秘术将先前发生的事情传递给相隔千里之远的东皇太一。

    希望东皇太一可以给予她一些帮助。

    在经过片刻的等待之后,她得到了东皇太一的回应。

    东皇太一的回应只有简单的一句话。

    “不要招惹他。”

    看到这句话,月神心中不由得一惊。

    就连东皇太一都说不要招惹陆言,这个陆言究竟是什么来历?!

    难不成……

    想到某种可能,月神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

    随着陆言和儒家之争的事情越传越广,前来有间客栈听书的人也变得越来越多。

    这还不到己时,有间客栈便已经坐得满满当当。

    其中甚至还有不少儒家弟子。

    昨日的事情传入小圣贤庄之后,着实是惊呆了所有的儒家弟子。

    这不。

    今天他们就急匆匆的赶来,想要亲眼见识一下这位陆先生!

    不,应该是陆师祖!

    陆言昨日那一番言论对儒家学说以及儒家未来走向产生的深远影响,再加上那一句赠言。

    以及他身为伏念之师,和荀子平起平坐的辈分。

    将陆言称之为陆师祖并不算夸张!

    这时时间还未到己时,众人在等待陆言出现的同时也在窃窃私语。

    “昨天我有事情没能够来现场,真是错过了一场好戏!”

    “嘿!当时你们是没看到那场面,一群儒家弟子,包括齐鲁三杰都给陆师行弟子大礼呢!”

    “据说荀子都和陆师称兄道弟呢!”

    “什么陆师,那叫陆师祖,放尊重一点!”

    大司命独自一人坐在桌前,听着周围众人的交谈,脸上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

    今日星魂和少司命都没有来,她是自己来的。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

    也许是因为喜欢听故事。

    也许是因为对陆言的好奇。

    总而言之,她鬼使神差的来了。

    “他真是一个神秘又有魅力的男人。”

    想到陆言,大司命的心情忽然很愉悦。

    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陆言了。

    就在大司命想到这些的时候,陆言的身影终于是出现在二楼。

    他顺着楼梯一路走下来,笑容满面,风度翩翩。

    大司命看到陆言,就如同其他客人一般,下意识的将目光看向陆言。

    只是陆言并没有过多的关注大司命。

    在陆言的眼中,大司命和其他前来听书的客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同时,大司命也察觉到了这一点。

    她在阴阳家是高高在上的火部长老,地位尊崇。

    可是在陆言的面前,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客人而已。

    想到这些,大司命的心情忽然有些烦闷。

    她想要得到陆言的关注,她不喜欢被忽视的感觉。

    陆言并不知道大司命在想什么,他缓步走上高台,抄起惊堂木一拍,朗声道:“书接上回!”

    “今日咱们要说的是陈塘关哪吒出世!”

    “话说陈塘关有一个总兵叫做李靖。”

    “这李靖自幼访道修真,拜西昆仑度厄真人为师,学成五行遁术。”

    “只是仙道难成,故而下山辅左纣王,官居总兵,享受人间富贵。”

    “李靖的妻子叫做殷十娘,为李靖生有两子,长子金吒,次子木吒。”

    “后来这殷十娘又怀有身孕,却是三年零六个月,依然没有生产!”

    众人听到这里,脸上都是露出吃惊之色。

    自古以来,人人都是怀胎十月而生。

    这殷十娘怀胎三年零六个月都未能生出孩子,莫不是怀了一个妖怪?

    陆言所说《封神演义》故事当中,已经出现不少精怪神魔。

    如果这殷十娘怀的是一个妖怪,倒也不算特别离奇。

    “话说这一日晚上,殷十娘正在睡觉,梦中忽然出现一个道人。”

    “这道人径直走进殷十娘的房间之中,殷十娘正要呵斥这道人不讲礼数。”

    “然后便看到道人将一物送入她的手中,说道:夫人快接住这麒麟儿!”

    “殷十娘被这梦惊醒,才刚刚将梦中之事告诉李靖,便感觉到一阵腹痛。”

    “这怀了三年零六个月的孩子,终于是要生出来了!”

    “只是这殷十娘生出来的不是一个孩子,而是一个肉团!”

    “李靖听闻侍女禀告,连忙进入房中。”

    “只见房里一团红气,满屋异香,那肉球正在地上滴熘熘的转着!”

    “李靖见状上前一剑便将这肉球斩开。”

    “不曾想这肉球当中竟是跳出一孩儿来!”

    “这孩儿遍体红光,面如敷粉,右手套一金镯,肚皮上围着一块红绫,金光射目。”

    “正是天神下凡,姜子牙先行官,灵珠子化身!”

    “金镯乃是乾坤圈,红绫名曰混天绫,皆是乾元山金光洞的宝物!”

    哗!

    众人听到这里,这才知道殷十娘怀的不是一个妖怪,而是一个神仙!

    之前陆言曾经提过姜子牙要下山助周室灭成汤,斩将封神的事情。

    还提到过要让太乙真人将灵珠子送下山。

    那时候众人还在好奇这灵珠子究竟是什么宝贝,不曾想竟是一个孩子!

    众人听得津津有味。

    那些儒家弟子也是听得十分入迷。

    这神魔小说听起来确实是比儒家经典上的那些大道理好听啊!

    真不愧是陆师祖!

    陆言继续说道:“李靖和殷十娘看到孩子,都是欢喜的很,便不舍得再动武。”

    “就在李靖要和夫人庆祝一下时,忽然听人汇报,外面有道人求见。”

    “李靖本就是道门弟子,不敢忘本,当即便将这道人请了进来。”

    “这道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将哪吒送下界的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

    “他这一次来,就是要收这孩子为徒。”

    “只是当听说哪吒是丑时出生时,他却觉得不好。”

    “因为此子生于丑时,正犯一千七百杀戒!”

    “不过即便如此,太乙真人还是收下了这个弟子,并且取名为哪吒!”

    “太乙真人手下哪吒这个弟子,便径直离去。”

    “这不知不觉间便是七年时间过去,哪吒也年方七岁,身长六尺。”

    “恰逢五月天气炎热,哪吒和母亲禀报一声便和家将外出闲玩去了。”

    “哪吒在外,眼见一条清澈河流,便想着洗个澡凉快一些。”

    “不曾想他在用混天绫蘸水擦拭身子的时候,却是闹出了大动静!”

    “这河名为九湾河,乃是东海河口,这混天绫在水中随波晃动时,竟是将这东海龙王的水晶宫晃得宫门震响。”

    “东海龙王敖光见状便让巡海夜叉去海口看看情况。”

    “哪吒看到这巡海夜叉面如蓝靛,发似珠砂,巨口獠牙,手持大斧,还以为是怪物,便骂一句畜生。”

    “不料惹怒了这巡海夜叉,竟是跟哪吒动起手来。”

    “只是这巡海夜叉哪里是哪吒的对手,哪吒那乾坤圈往他头上一丢,便将他打得脑瓜崩裂!”

    “巡海夜叉被打死,敖光大吃一惊,恰逢三太子敖丙前来。”

    “敖丙听闻此事便乘着避水兽,手持方天画戟,前去找哪吒的麻烦。”

    “只是哪吒毕竟孩子心性,无法无天。”

    “面对敖丙的问责,他竟是说道:莫说是一个巡海夜叉,便是龙宫里的老泥鳅惹恼了我,皮也给他剥了!”

    “敖丙闻言大怒,便要对哪吒动手。”

    “哪吒一挥手里的混天绫,便将这敖丙捆绑起来,两拳打在敖丙头上,便令敖丙现了原形。”

    “看到化作龙形的敖丙,哪吒便道:打出你这小龙的原形,便抽了你的筋,给我父亲用来束甲!”

    “说着哪吒便动手将这龙王三太子的龙筋给生生抽了出来!”

    嘶!

    众人听到这里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这哪吒真不愧是灵珠子转世,这才不过七岁,便已经有这泼天的本事。

    随手晃动水晶宫不说。

    这打死一个巡海夜叉也是事小。

    但是将这东海龙王三太子敖丙的龙筋都给抽了,那可就太厉害了!

    胆儿也忒肥了!

    就是不知道那东海龙王知道了这件事情,会作何反应。

    还有陈塘关总兵李靖,又会有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