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医学模拟器周成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完犊子了!(求订阅)
    早上,周成起来的比平时还要早一些,然后拧着毛巾便出去晨跑了。

    今天或许更早一些,因此在晨跑的时候,还正好遇到了一个熟人,正是与周成有过见面之缘的安若,也在晨跑。

    两人相遇的时候对面一笑打了个招呼,便错开了……

    周成吃了早餐,洗漱完到了科室的时候,没想到,还真看到了几个新面孔。

    除此之外,以往每次都来得很早的郭磊,貌似还没来。

    周成就找到了杜严军,看了看办公室边上站着的几个新面孔问:“这个月我们科多了三个规培么?”

    杜严军点头,说:“是啊,周成哥。”

    “胡明主任组的郭磊轮出去了,而且我听说严骇涵组的庞定坤坤哥,这个月也轮出去了骨一科。”

    “周成哥你现在担任总值班,也不值班了,所以严主任就给曾异主任报了三个名额。”

    “估计我们三个组每个组一个。”

    周成这才明白了,只是有点愕然:“坤哥还真去骨一科轮科了啊?严主任舍得?”

    骨科的住院医师规培,严格意义上是有脊柱外科这一分科室的,八医院的脊柱科就在骨一科。

    可以前啊,严骇涵每次都把庞定坤在脊柱外科的轮科换掉了,就是生怕庞定坤别骨一科半道截胡。

    杜严军看了周成一眼,心里暗说,严主任肯定舍不得,但也顶不住庞定坤一意孤行啊,其实还是和你周成有不小关系。

    庞定坤是本院的医生,博士并入规培的,却还要值普班,然后给你这个总值班汇报,如果换作是我,也觉得心里会不舒坦。

    嘴里却说:“可能是规培办现在管理得比较严格了一些了吧,郭磊也是轮去了骨一科,骨一科的一些规培也轮了出去。”

    “而且自从医院里说要留一批规培留院后,现在想要和其他科室的人换轮科,越来越难了。”

    “我估计过几个月啊,也要轮出去咯。”

    杜严军叹了一口气。

    规培是要进行为期三十三个月的轮转的,骨科的规培计划中,除了骨科本科外,还有脊柱外科六个月,急诊科两个月,影像科一个月,重症监护室、神经外科等多个科室都要去的。

    以前啊,可能在去到这些科室的时候,可以正好和这些科室轮到骨科的人交换一下。

    就好比神经外科有来骨科轮科的,我这个月正好轮到神经外科,那么就是我们各自待在自己的科室,以你的名义在科室里管病人上手术,然后你把我管的病人填报进到规培的分管病人系统里,完成任务就完事了。

    但是,自从医院里说要留规培之后,这种愿意换科的规培就少了,大家都似乎很想多轮几个科室,增长见识。

    周成的运气颇好,在之前就已经轮了骨科之外的科室,剩下的时间,都只要留在骨科就好了。

    周成便回说:“这样嘛,那我们这一届,还算运气比较好的咯。”

    “嗯咯。”

    ……

    终于,到了交班的时间。

    值班医生是杜严军,值班护士则是覃敏,两个人分别在交班。

    周成贴墙而站,看着办公桌上,医生组的座位空出来了一把,心里略有些唏嘘——

    他是真没想到,庞定坤竟然会中途离开骨二科。

    而且,周成还注意到,严骇涵此刻的神色略有些沉重,霜打过的茄子一样……

    等杜严军和覃敏交班完后。

    交班室就沉寂了起来,等着严骇涵这个主任训话。

    不过严骇涵却仍在发愣,没反应过来,直到护士长碰了碰严骇涵后,他才浑身一个激灵,马上开口道:“嗯,好,交班结束,各自查房吧。”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

    护士长则低声继续说:“严主任,咱们科室来了三个新成员,你还没给我们介绍呢。”

    严骇涵便看向罗云问道:“这个罗云早就分配好了。”

    “罗云,你排了排班表和分组表了吗?”

    罗云点了点头说:“严主任,这个早几天就排了出来的,只是。”

    “那就行了,就这样吧,各自找到各自的位置,该上手术的上手术,该查房的查房。”

    “董千盛,郑玄临,你们两个负责落实罗云分配的人员接受和各自组内床位的分配。就这样,散了吧。”严骇涵一意孤行地开口说完,便先起身站了起来。

    明显是今天没有什么兴致。

    护士长目瞪口呆地看着严骇涵就真这么站起来身就要走,感觉自己都快不认识严骇涵了,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严主任吗?

    不过,当护士长看到,本来是严骇涵带到科室里来的杨弋风,此刻也是跟着蔡东凡和罗云,一并走出了交班室后,而严骇涵组上,除了杨弋风外,连庞定坤也不在了。

    便才全明白了过来。

    严主任这边,是要树倒猢狲散么?

    蔡东凡,蔡哥,这是要崛起了么——

    先是有周成和罗云这两个总值班,同时聚在了一个组,现在就连杨弋风也被拐了过去。

    放在古代,这是绝对的兵强马壮啊。

    首先,除去蔡东凡是主任外,下级本院的医生有罗云。

    外院来观摩的有杨弋风。

    值班的住院医师有张正权、杜严军,新来科室的向海滨。

    总值班有罗云和周成——

    组内的人,比严骇涵组的人可多得多!

    ……

    严骇涵没有欢迎新成员,但蔡东凡带人离开了交班室后,就在走廊处,也就是25-28床病房的门口,还是小型地给组内的两位新成员,举行了简单欢迎仪式。

    抿了抿嗓子,非常爽朗地道:“首先啊,我代表我们科,欢迎我们组的新成员啊。”

    “一个是弋风,一个是海滨。”

    “欢迎你们两个,来到我们科,来到我们组啊。”

    罗云和杜严军周成张正权四人马上配合地鼓起掌来,掌声不大不小……

    但正好就刺激到了胡明和严骇涵两个组的医生们,严骇涵立刻带人去查房了,胡明则是带着大部队去了办公室。

    杨弋风则是皮笑肉不笑地点头:“谢谢蔡主任,我就是来打酱油的。”

    不过从神经外科来到骨科轮科的向海滨,却是心情颇为有些激动地赶紧站直了身子。

    说:“谢谢蔡老师,谢谢罗老师,也见过其他几位哥,后面的一个月,希望各位老师和各位哥多多提携。”

    蔡东凡就伸手道:“现在就互相认识一下,没必要搞这么正式,这样在科室里影响不好。”

    “今天我们组的手术日,手术日结束后,就一起去聚餐,算得上是我们科室这个月的第一个团圆餐,可都不准缺席啊。”蔡东凡一副,我说了算的神色。

    不过讲完,看了看杨弋风,却又立刻怂了:“弋风,下午会有空吗?”

    如果杨弋风没空,他还真不好把话说死。

    杨弋风点了点头道:“我听蔡主任的安排。”

    ……

    昨天是杜严军值班,因此今天,是组内手术日。

    所以蔡东凡很快地就查完房,然后便领着昨天值班杜严军、罗云、周成、杨弋风四人,一行五人赶去手术室、

    留下来昨天未值班的张正权与今天刚到的向海滨两个人在办公室处理病人的医嘱和换药等操作。

    张正权仍然是快速地冲进了换药室,先把换药车给占了一个,才带着向海滨往护士站方向去拿换药包。

    向海滨路跟着,目瞪口呆。

    脸皮扯了扯道:“权哥,你们组还真是蛮有意思的啊。”

    “蔡主任带的人,比病区主任都要多这么多。”

    “蔡主任到底什么来头啊?”

    张正权正经道:“就普通的来头啊,没什么其他特殊的。”

    “你是说我们组的杨弋风和周成哥,是多出来的人啊?”

    “他们两个,那都是特殊情况。这个,等我们换药之后,再说吧,今天的换药不多,才两个。”

    “海滨哥,你应该没接触过我们骨科的换药吧,我给你示范一个,然后你肯定就会了,很简单的。”

    向海滨立刻点头道谢:“谢谢啊权哥,以前还真没见识过骨科的换药,要麻烦权哥要带下我。”

    ……

    等换药完,张正权又带着向海滨处理换药车上的器械的时候,这才看着没其他人能听到话了,才道:

    “海滨哥,其实你可能是真误会了,蔡主任真没什么特殊的关系。”

    “我们组的杨弋风……”

    “之前本来是在严主任组的,可这个月来了我们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他的来去啊,我们医院没人管得着。”

    向海滨恍然大悟,但眼神仍然有点迷。

    那杨弋风来八医院到底是干什么的呢?这么超然。

    张正权继续道:“我们组的周成哥呢,本来也是我们组的普通规培,但现在,他和罗老师一起分管着科室里的总值班,所以一个月要间歇性值班半个月。”

    “科室里考虑到他很辛苦,所以把普班和管床都给取消了。主要是怕周成哥太累了。”

    向海滨就更加愣住了,打断道:“权哥,你慢点。”

    “你刚刚说什么?周成哥是我们科室总值班之一?还是普通住培?他和罗云换着轮科?”

    “不是,权哥?咱们科室的总值班,不至少应该是主治才能担任的吗?那董主任和郑玄临主治,他们干什么?”

    张正权看着旁边没人,就说:“他们干什么我哪里知道?反正他们干不了总值班这活儿,但凡能干,至于把周成哥叫起来顶上去么?”

    张正权才懒得管他们在做什么了,然后对向海滨低声说:“这些话啊,就我们自己可以私底下说说,在外面,或有外人在的情况下,可千万别这么讲,容易得罪人。”

    向海滨忙点头,他这个神经外科的住培,哪里敢这么说?只是觉得张正权说的话稍微有点玄幻,像在写小说一样。

    周成,这个普通的规培,干着副主任都不敢干的事?

    这张正权真敢说啊……

    不过,当向海滨被张正权带下去手术室的时候,就被眼前看到的给更加惊到了。

    在手术台上,蔡东凡和罗云两个人穿着无菌手术衣,像两只兔子似的抱胸站在手术台旁——

    周成则是站在了一助的助手位,一边帮着杜严军拉开手术的切口,一边在指指点点地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要先……”

    向海滨惊呆了——

    他竟然在教杜严军做手术!

    他竟然在教杜严军做手术。

    而杜严军的研究生导师,却在旁边站着看戏。

    至于张正权口里那个牛逼哄哄的杨弋风,此刻则是只坐在手术计时面板下,认真玩着手机,似乎连看向手术台上的兴致都没有。

    杜严军看到这一幕后,马上跑出手术间去洗手,然后换衣服这些。

    向海滨则是初来乍到者,因此在蔡东凡他们不主动告知他该做什么的情况下,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处在什么样的位置,便去主动坐在了杨弋风的旁边。

    看到杜严军也加入到手术中的二助位置上后,好奇地问杨弋风:“弋风哥,你不上台去吗?”

    杨弋风扫了一眼向海滨,口罩下的舌头舔了舔嘴唇,道:“这台手术台简单了,没什么意思。”

    “就和你们神经外科的钻孔引流术差不多难度,没什么技术含量!”

    杨弋风为了能让向海滨明白,所以举了他们科的手术例子。

    向海滨顿时白眼都翻出来了,看着杨弋风,一阵为难。

    这TM叫人话?

    什么叫和钻孔引流术一样,没什么技术含量?

    大哥,钻孔引流术适用於颅内血肿的急诊手術,這随时都能死人的病种,在你这里没啥手术含量?

    你可真能吹,比张正权还能吹。

    向海滨的嘴角抽了抽:“是嘛?”

    然后便又问:“我听权哥说,蔡主任好像是杜严军的研究生导师,他为什么不亲自教杜严军呢?他不已经在台上了么?”

    杨弋风就叹了一口气,小声说:“蔡主任他自己可能都没搞得特别明白,比起严主任都稍微差了些火候。他教学水平不够,没周成教得好。”

    这么说后,杨弋风又沉吟一阵,对向海滨指了指蔡东凡身边的罗雲,就说:“当然,我们组现在,教学水平最高的,也不是周成,应该是那个。”

    “罗老师。”

    “罗云他,他教学做得好。我都有点没太看明白。”说到这,杨弋风就把自己的手机收了,开始上下打量起罗云来,总是觉得,好像来了蔡东凡组啊。

    非但是没看明白周成了,甚至就连罗云,都觉得怪怪的。

    向海滨当时就把手机掏了出来,心里暗道:完了完了。

    难怪蔡主任组人这么多,感情是没一个是正常的。

    张正权吹周成!

    吹杨弋风。

    杨弋风也吹周成,然后又吹罗云。

    等会儿罗云又去吹蔡东凡……

    一个比一个能吹!

    一个比一个商业互捧。

    完犊子了!

    自己掉深坑里咯!

    只是,在这么感慨着的时候,向海滨的眼神在手术间瞥来瞥去时,忽然眼睛一亮,把目光最终集中落在了麻醉台前的一个妹子身上。

    这不是,以前给我们神经外科打麻醉的那个美女嘛,如今科室里的那些老司机不在。

    这还不轮到了我近水楼台了?

    向海滨心思攒动起来……

    ……

    ------题外话------

    最近几章稍微有点平滑,之所以会平滑是因为带着铺垫。现在,该是把周成拉出来正式溜的时候了。

    相同的剧情,从不同人的视角写出来,感觉是不一样的。这个交给作者就好。

    今天暂时一更,打磨后面的剧情,让剧情更加爽一点。

    本周已经更新了11w字,稍微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