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沉沦 > 第11章 那个时候他便成了她一生的信仰
    只见一个中年男人,面目狰狞的看着别易楠,“好啊,你这个小贱人,竟然躲在这里了?这么多年都没回家,是不是被哪个男人给包了?”

    他猛的捏着别易楠的下巴,猩红的目光里是猥琐的笑,“给别的男人都不给我?妈的,真的是白养你了,跟我走!”

    说着就扯着别易楠的头发要将她带走。

    站在一边的男人似乎是理清了来龙去脉,浑身蓄着戾气,好似比她还要生气。

    单手抓住那老男人的手,另一只手协作过来,便听到一声咔嚓,然后就是那老男人的惨叫声,趁着老男人痛不堪言,他又一脚踢上他腿骨,老男人瞬间就跌倒在地。

    年轻男人一脚踩在他的手上,用力的拧,“原来当年是你把她偷走的?”

    老男人不停的抽气,求饶的说,“饶命,大爷饶命……”

    “大爷名叫别易东,不知道你对别家有没有印象?”

    老男人一听到别家,当即吓的一缩,打起颤来,“少爷,不是我偷的她,真不是我……”

    别易东懒得听他扯,直接报了警,很快警察就来了。

    因为他们两个在现场,别易楠又是受害人,便被一起带到了警局配合办案。

    ……

    警局。

    警察以为只是一场闹事案件,没想到竟是牵扯到二十三年前别家的一桩婴儿失踪案。

    事情虽然简单,但于别易楠而言却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

    经过一番对症之后,别易楠才知道,原来,她真的是他失散多年的妹妹。

    这个中年老男人,是别家的下人,名叫:李昊天。

    当年他和一个别家的一个保姆好上了,但是两人一直没孩子。

    后来看到刚出生的别易楠生的好看,便就起了偷孩子的歹心,于是两人精心谋划一番过后,成功潜逃到西淮城的一个极为偏僻的小山村里。

    但是,他们偷了孩子却并没有好好照顾,并且随着别易楠的长大,越来越闹腾,李昊天夫妻没有任何耐心,不开心就又打又骂,也不管什么摸过来就打。

    小时候,她的身上总是被打的青青紫紫,出去玩,多次想一头栽在河里死了算了,但是她太小,对死亡的畏惧,让她胆怯,所以她苟且的活着。

    后来她学着变乖,李昊天夫妇打她的次数就变少了。

    她以为只要她听话,父母就会开心,开心了就会对她好。

    万万没想到,随着年龄增长,她出落的越来越漂亮,这个男人竟是起了歹心,多次想要将别易楠强了。

    那些黑暗的一点点在泥泞里长大的时光,像是旧电影,无限在脑子里放大,别易楠一想起来就头皮发麻。

    也瞬间将她的回忆拉回到,十三岁的那一年。

    李昊天趁着她睡着,再次想做坏事的时候,她哭着求他,“爸爸,我是你的亲女儿啊!”

    听了她的话,李昊天恶心的笑了笑,脸上的肥肉狰狞极了,“谁是你爸爸,我养了你这么久,也该报答报答我了。”

    说着就一边解衣服,一边用恶心的眼神看她。

    他扑过来时,别易楠不管三七二十一,拿了旁边的杯子,用尽全力砸到他头上,骂道,“狗都比你强!”

    李昊天气的咬牙切齿,青筋直冒,光着膀子,去院子里拿了鞭子,进屋直接就抽到别易楠的身上。

    手劲极大,疯了一样使劲的打。

    那个时候她真的认为自己是要死在他手里的,因为她疼的已经看不清眼前的人了。

    她仿佛看到自己的灵魂在自己面前,可怜的看着她。

    她泪流满面,原来啊,即将死的时候,也只有自己在可怜自己。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混乱且肮脏的人生……

    她渐渐失去意识,黑暗如洪水扑面而来,她看到李昊天扔了鞭子,又开始解衣服,脸上的笑狰狞的让人作呕。

    “我今天必须办了正事!”

    她努力想要睁开眼睛,但是不管怎样努力,她仍旧没办法看清任何人。

    李昊天一点一点的靠近她,她指甲使劲扣自己的手心,感受到惊人的痛意,她的神识便就回归一点。

    她捏紧拳头,打算一头撞死算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李昊天突然被人一脚踹翻在地,那人一脚踩在他的裆处,眼神锋利的说,“真是头一次见这样的畜生!”

    别易楠永远都记得,那一天陈遇非救世主一般的出现在她眼前的样子。

    他身上似是光芒万丈,照亮她整个世界。

    她从未见过这么干净,又这么好看的男孩子。

    陈遇非那一年20岁,正是年少轻狂的年纪,狠狠教训了李昊天一顿之后,把他送去了警局。

    他要走的那天,别易楠站在家门口可怜巴巴的目送他的身影,她知道这一走,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

    然而她眼泪掉下来几乎要看不清他的时候,他回了头,慢慢走到她面前。

    蹲在她跟前,修长的手指擦掉她的眼泪,问她,“哥哥有个外婆,一个人在乡下住,你愿不愿意过去陪着她?我会供你读书,直到大学毕业。”

    别易楠哽咽的直点头,那个时候他便成了她一生的信仰。

    后来,她跟着他去了安城临边的乡村,去了她外婆家。

    他外婆很喜欢她,给了她后来五年的安逸生活,之后就去世了,去世的时候拉着她的手,眼睛含泪的说,“楠楠,以后没人照顾你,自己要好好的,知道吗?”

    她泪流满面,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人牵挂她。

    那一天她扑到外婆怀里,哭着求她不要走,因为她一走,这个世界就会重新回归冷漠。

    但是生死有命,谁又能掌控生死。

    外婆到底还是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