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沉沦 > 第12章 陈遇非,你真狠。
    “楠楠?”

    耳边有人在喊她的名字,陷入回忆的别易楠一时反应不过来。

    开始她的名字并不是叫别易楠,只是当年临走时,在屋子里翻到一个小金锁,上面刻着别易楠三个字。

    当时她并不知道这是她真正的名字,只是当时急于摆脱李氏夫妇,以及那段黑暗的过去,所以把自己直接改了这个名字。

    没想到这是她亲生父母给她取的名字。

    别易楠回神,看向面前这个是她哥哥的人,疑惑的嗯了一声。

    别易东揉了揉她的头发,“可以走了,哥哥,带你回家。”

    ……

    而另一边,订婚现场。

    陈遇非垂眸看着站在她面前一脸幸福模样的李婉拧,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他缓缓拿起话筒,在说话之前一直看着李婉拧。

    李婉拧害羞的别开眼,李家的长辈俱都是一副满意的笑意。

    “今天请大家来,并不是来参加婚礼的,而是想告诉大家,我并不爱李婉拧,也不是什么不近女色的人,希望大家以后不要在传一些我和她的八卦。”

    这句话一出来,现场短暂安静片刻,然后便就乱了套,大家纷纷开始议论起来。

    李家的人笑容更是僵在了脸上。

    李婉拧一颗心直坠谷底,笑容一点点在脸上散去,脸色一白,差点站不稳。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陈遇非,假装笑意满满,“遇非,这么重要的日子,就不要和大家开玩笑了。”

    陈遇非看着她,表情冷淡,眸子里全是不屑,“跟你开玩笑?你配吗?李婉拧,你以为我真是什么大度的人?高看你自己了。”

    “你看我陈家的人,来几个?”

    他不说大家还没发现,他一说,现场更加热闹起来。

    李婉拧惊慌的环视一番,来的全是陈家公司里的人,以及远房的人,这个障眼法,让别人以为陈家的人都到了,却没有人发现……陈家重要的人,一个都没来……

    仿佛知道了陈遇非的目的,李婉拧呆愣的后退一步,台下的那些人俱都拿着手机在拍照,一个个的都在看她的笑话。

    她怒极,一手摔了面前的东西,气的唇畔打颤,“陈遇非,你真狠。”

    相比较她的气急败坏,陈遇非显得淡定的多,甚至是挂着笑意,但那笑意却让人不寒而栗。

    “不过是礼尚往来。”

    陈遇非在商业场上,可是有仇必报,对人对事也从不大度,丢了多久的场子,都得千方百计的找回来。

    这一点李婉拧知道,但在她眼里,这样冷酷的他,对她却这样专一,为此着迷,加上所有人都说他爱她,为她守身如玉,她以为他不会计较她当年的不告而别。

    没想到,对于她,他一样不手软。

    李婉拧浑身起的发抖,双目通红,可怜又高傲,但陈遇非却丝毫没把她放在眼里。

    轻笑一声,说,“今晚的单算在我陈遇非账上,大家尽情玩,我先走一步。”

    台下有看热闹的女的喊道,“不知道陈总有没有心仪的人?”

    陈遇非微怔了下,眼前闪过别易楠那张小而倔强的脸,没说话,直接离开了现场。

    ……

    回到别家的别易楠,看着面前古典又不失现代化韵味,大的离谱的宅子,一时间迈不开步子。

    别父别母听闻亲女儿回来,从屋内直接迎了出来。

    母亲华芷兰含泪快步走过去,握住别易楠的手,仔细看她,“女儿,我的女儿……”

    说着便就哭了出来。

    别易楠看着面前的母亲,一时间百感交集,眼泪也跟着掉下来。

    她从未想过,这个世界上,她还会有亲人。

    别严风站在一边看着自己失散这么多年的女儿,现如今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也忍不住擦眼泪。

    别易东笑说,“爸妈,楠楠回来是好事,你们怎么还哭上了?我们可都没吃饭呢。”

    华芷兰抹掉眼泪,拉住别易楠的手,“饭菜已经好了,来尝尝妈妈的手艺。”

    妈妈的手艺……长这么大,从未有人把做饭给她吃当做一件幸福的事,她自懂事开始就自己做饭,做全家吃的饭,印象里就没吃过所谓妈妈的饭。

    现如今,这句话直击心底,她五味陈杂。

    “谢谢爸爸妈妈……”

    事情太过突然,她虽然知道事情原委,但到底还是有些陌生,这一声爸爸妈妈喊的有些生硬。

    华芷兰听的心碎,又开始抹眼泪。

    可能是知道她刚回来,有很多不适应,一家人吃饭安安静静的,并没有问太多的问题。

    吃完饭之后,华芷兰亲自领着别易楠上楼,到她的房间。

    “楠楠,这是你的房间,一直以来都给你留着,我一直认为你会回来,没想到,老天有眼。”

    她哽咽的看着她,“对不起,都是妈妈没好好看好你,让你受苦了。”

    她眼睛里的泪那么酸涩,看着她的眼神那么心疼。

    这一刻别易楠才真正觉得,她是她的母亲,有着血缘关系的母亲。

    只有血脉至亲,才会有这样的情感。

    曾经她总是想,为什么别人家的父母对孩子那么宽容那么好,而自己的父母却那样冷血残忍。

    现在才知道,原来他们根本就不是自己的父母。

    别易楠上前一步,抱了抱自己的母亲,“妈,我没受苦,我过的挺好的。”

    华芷兰抱紧她,哭出声来,“别骗我了,除了亲生父母,谁会对别人的孩子好。”

    别易楠鼻尖一酸,眼泪掉了下来。

    安慰母亲道,“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嘛,不然我怎么会好好的活到现在呢?”

    华芷兰说不出话来,好一阵才说,“我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

    ……

    华芷兰没有呆多久就离开了,别易楠坐在床沿,静静的看着这个干净漂亮的房间。

    有一瞬的恍惚,这是她的家,她的家。

    从窗户能看到外面园子的夜景,静谧的夜,亮着温柔的路灯,她的世界仿佛也开始亮起来。

    原来上天让你失去一样东西,真的会为你打开另一扇门。

    她不经然笑了下,想到今天是他和李婉拧的订婚,呆滞的半晌没动。

    许久,她起身去洗澡。

    雾气意蕴的室内,使得她大脑放空。

    今天想起太多的往事,以至于后来的种种又铺面而来。

    外婆去世之后,陈遇非就很少在她面前出现过,但是给她的学费和生活费却从未少过。

    她以为,他们之间永远都不会再见面的。

    然而,在她读大二的那一年暑假,他来了,但并不是来看她的,而是来祭拜他外婆的。

    那时候的她已经把外婆家当成自己的家,所以寒暑假和其他节假日她都是回去的。

    陈遇非推开门时,眉宇间阴沉沉的,似乎心情很不好。

    别易楠闻声跑出去,一下与他四目相对。

    夏天的蝉鸣声阵阵,绚烂的绿色笼罩,碧蓝的天挂着骄阳,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远不近。

    这一幕是让人沉沦的画,她想扑到他怀里,说一句,你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