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沉沦 > 第15章 别易楠,你真的是长本事了
    以前她在他身边的时候,他甚少会回那个高层独占两层的房子,但是现在他却几乎每天都会去看一眼,以为她会回去,然而她却再也没出现过。

    一个月,整整一个月,她没给他发一条消息,打一个电话。

    这一个月里有过年,有情人节。但是她却没任何消息。

    此刻,他才赫然发现,原来她是真的要离开他。

    以前看着她着迷他的样子,他以为她永远都不会离开他,没想到她走的这么干脆。

    他以为他能够潇洒的任由她走,他以为他能淡定的等她后悔。

    现在他却发现,他根本没办法淡定。

    他把张助理叫来,直接说,“查楠楠到底在哪。”

    这一个月的低气压,总算是有了缺口了,张助理小心的应了声,“好。”

    “出去吧。”

    张助理应声快速离开办公室,生怕里头的陈遇非在发疯整人。

    陈遇非坐在椅子上,满脑子都是找到别易楠之后怎么惩罚她的招式。

    此刻外面已经黑了,不知觉又过了一天。

    回眸打算加班,眸子不经然瞥见日历,二月二十八号。

    明天是外婆的忌日……

    他眸子定了几秒,拿了车钥匙直接起身,给助理去了电话,“把应酬全部推掉,我要过周末。”

    助理差点笑出声来,自从别小姐走后,哪个周末都要被拎出来加班,现在终于有一个正常的休息日了。

    “好的,陈总。”

    ……

    陈遇非直接晚上就赶了过去,开车几个小时,到达外婆旧居时,已过了十二点。

    这里还是以前的样子,一点都没变,她不在这住,定期会有人过来打扫,所以很干净。

    陈遇非直接半躺在沙发上,揉了揉眉心,一动不动。

    想到她在这撩.他的样子,不经然就笑了出来,那时候的她真可爱,从不会闹这么久的脾气。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睡了多久,只是一睁开眼睛,天就亮了。

    从昨晚上到现在他就没吃饭,有点饿,想去弄点吃的,却发现冰箱里什么都没有,想到自己车里好像还有点水果酸奶什么的,便打算出去拿来应付一下。

    然而他到大门边,手还没放到门把上,就听到门外有输入密码的声响。

    他忽然间心跳快了几分,像是个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门应声而开,别易楠没想到一推开门,看到的却是陈遇非。

    她吓了一跳,惊呼着后退,转身要走。

    却被陈遇非一把扯住,直接带到里头,反手关上了门。

    然后仅仅将她抱在怀里,咬牙切齿的说,“这么久了,终于让我找到了。”

    别易楠心跳太乱,脑子蒙蒙的,胡乱的推他,“放手!”

    他非但没放手,还把她按在门板上,抬起她的下巴就吻上来。

    两人自从在一起,她甚少这样毫无联系的冷这么久。

    他想她,很想她。

    两人亲密过无数次,他很懂她的弱点,三两下就让她站不稳。

    可是他们已经分手了,这种举动,对于她来说是不尊重的冒犯,反应过来之后,她气急,一巴掌直接就打了上去。

    陈遇非从来没被人打过,而且还是打脸,此刻被别易楠一巴掌打的浑身的热血直接冷了下来。

    脸色低沉,眼神冷淡,“你敢打我?”

    看着他那警告且冰冷的神色,别易楠一下就哭了。

    是她不知廉耻,在二十岁那年暑假不顾一切的和他在一起,在他眼里她早就不是一个值得被尊重的人了。

    现在,她又凭什么因为他的冒犯,而觉得他不尊重自己,进而打他呢?

    这难道不是自己一步步塑造出来的形象吗?为什么打他呢?别易楠,你凭什么打他?

    你应该打的是你自己,打自己的不知羞耻。

    她猛的打了自己一巴掌,“我的确不应该打你,对不起,现在还给你了。”

    别易楠心里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情绪,她只觉得自己太贱,反手又要去打自己。

    陈遇非截住她的手腕,另只手去触碰她那半边被打出指引的脸颊,脸色更不好了。

    “你生我的气,你已经打过我了,你打自己干什么?”

    别易楠心口堵的几乎喘不过气来,她甩开他的手,连连后退几步,“我好像跟你说过,我们分手了。”

    陈遇非看着她满脸排斥的样子,心里闷的慌,他深呼吸一口气,问,“你到底是在气什么?气到要和我分手?”

    “没什么。”别易楠淡淡回。

    “是因为李婉拧?”除了这个他实在是想不出别的了。

    “不是。”别易楠否认。

    虽然有一部分李婉拧的原因,但是最大的原因,是她知道他不爱她,继续下去,她觉得她会疯掉,每天压抑着情绪,不能说不能言,不能有任何的要求……

    以前她觉得无所谓,只要能陪在他身边。

    但是啊,人的想法总是不会满足,没和他有接触的时候,想着只要能看看他就好,和他在一起了,又想着如果能天天在一起多好,后来经常在一起了,她又想要他心里有她,想做他这辈子的独一无二。

    太贪心了……也太消磨精神,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她真的会疯掉。

    长这么大,她从来没有好好的为自己的开心活过,现在她想活的开心一点,最起码,任何情绪都有发出来的切点,而不是像一个木偶一样,呆滞的活着。

    陈遇非盯着她的侧脸,说,“她不是我的白月光,我也没为她守身如玉,这点你最清楚。”

    “还有。”陈遇非继续说,“我和她订婚也是假的,新闻早就报道了,你没看到吗?”

    别易楠擦掉眼泪,笑了下,“看到了,看到又怎样?看到了我就应该继续跟你在一起吗?我难道就没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吗?陈遇非,如果你认为你救我的命,以及我欠你的抚养费,需要这样来还的话……”

    “住口!”陈遇非不悦的打断她,“我在你眼里就这样的人,是吗?”

    “那请你以后离我远点。”

    陈遇非显然是被她气到了,喉咙上下滚动半晌,也没说一句话,脸色也很吓人,别易楠了解他,知道他现在很生气。

    以前她很在乎他的情绪,很怕他生气,现在……突然觉得他生气也没那么可怕。

    瞧着她那倔强的,没有一点余地的决绝样子。

    陈遇非烦躁的冷笑一声,“怎么样都哄不好是吗?别易楠,你真的是长本事了。”

    看他全无耐心,别易楠笑了。

    “你以为我是在玩欲擒故纵吗?陈总,你高估我了,在你眼里,我哪有资格玩这种游戏,我就是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去的木偶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