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沉沦 > 第28章 我这辈子非她不娶
    她是才洗过澡,而且要睡觉了,只穿了睡衣,里头什么都没有。

    他这样紧紧地抱着她,有点奇怪,就像是坦诚相待了一样。

    别易楠双手撑在他的胸膛前,“你,你别这样。”

    他低笑着,直接吻上她,直到把她吻的喘不过气来,才堪堪放开她。

    这个人今天整个人都像是放飞自我了一样,和以前的陈遇非像又不像,以前虽然他也很喜欢动不动就这样……

    可是现在的他……她似乎能够明确的感觉出来他的情感。

    或许以前他不是不在乎她,只是他们缺乏沟通,都用自己以为的方式相处着,所以才导致最终的决裂。

    以前的她……其实不是一个喜欢和陌生人交流的人,除了他,她没有任何异性朋友。

    陈遇非突然想到夏晨指责他的那些话,摩挲着她的手指说,“以前,以为你不喜欢和陌生人打交道,所以才没带你见我那些损友,还有……我那些损友说话什么的可能你不喜欢,所以我其实本身也比较不想你见他们,我怕你被他们带坏了。”

    说着他就笑了,“没想到,你会以为这是不在乎。

    “还有……忙工作,忙到没时间陪你,这点确实是我的错,很多时候,我忙完了,就是深更半夜了,怕打扰你休息,所以没给你发消息,但是,我不否认是我的错,应该先给你说一声的,对不起,楠楠。”

    人其实都是有惯性的,在她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她就是个省心不怎么烦他的人,时间长了,他自己也会默认那种相处方式,什么事不给她说,有空了就找她。

    现在想想,那样的自己的确挺混蛋的,而那时候的自己却认为她不会在乎这些。

    谁会不在乎呢?只有不爱才会不在乎。

    这次她的离开,让他清清楚楚的明白了这个道理,也让他明白,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什么叫分别的痛感,能够辨别爱的程度。

    但这的确是他的失误,他不否认。

    他下巴搭在她的肩头,温声说,“以后想什么,能不能告诉我?我也是第一次爱人,我也会犯错……”

    别易楠眼眶一下就酸了,是不是太苛求他了?他是一个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少爷,的确不懂怎么低头,怎么粘人,怎么去俯首称臣……

    而她,却又因为自卑什么事都放在心底,她应该和他说清楚的,如果说清楚了,他还是对她不在乎的话,那离开也不会有什么遗憾了。

    她抱住他,“好。”

    ……

    回去之后,陈遇非把这件事和家里父母说了,让父母准备一下。

    陈遇非不小了,早就到了该结婚的年纪,却迟迟不肯结婚,近期李婉拧的事情,更是让陈家父母头大,不知道这臭小子究竟什么时候能结婚。

    没想到今天就说要结婚?还说明天去提亲?

    陈母激动的问,“结婚?谁?哪家姑娘?哎,哪家的都行,只要你喜欢,提亲是吧?我这就让人去准备。”

    说着就直接出去了,陈父也不多说,跟着陈母一起出去了。

    陈遇非,“……”

    ……

    第二天,陈遇非接到别易东的电话,“我觉得今天的提亲你不必来了。”

    陈遇非不太明白,怎么突然变卦了?昨天不是说让他去提亲的吗?

    “什么意思?”陈遇非问。

    别易东,“我和我父母都不支持你和楠楠在一起,已经给她安排相亲了,楠楠也被说服了,觉得跟你在一起不会幸福,所以答应会去相亲,你们两个就到此为止吧。”

    陈遇非,“不可能。”

    说别的他都信,但是说别易楠去相亲,他是绝对不会信的。

    她很爱他,他感觉的出来。

    别易东冷笑,“信不信由你,反正你今天来了也是吃闭门羹。”

    “不管你们给我什么样的态度,我都要娶楠楠。”

    “是吗?真能高估你自己。”

    陈遇非是一点都不相信别易楠会爱别人的,但是听别易东的话,好像别家上下都不太待见他,他有点紧张,坐在沙发上半天也没动一下。

    陈母见自己儿子坐在沙发上发呆,走过去问,“怎么了?时间不早了,该出发了。”

    陈遇非,“别家的人都不喜欢我,他们说不要把女儿嫁给我。”

    陈母蹙起眉头,“怎么回事?你昨天不是说这姑娘就是你曾经在乡下救下的人吗?按理说别家的人应该感激才是,怎么会对你有意见?”

    陈遇非把自己和别易楠的事情大致跟母亲说一遍,特别是近期警局的那一次。

    陈母听了之后,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他的脑袋,“你啊,别的都行,怎么就是感情上的事情笨的跟猪一样,交给我,走。”

    陈遇非以前什么事都不会跟父母商量的,向来自己做主,这次的婚事,听到母亲说交给她,他瞬间像是放下了心里一块石头一样,“谢谢妈。”

    多少年了,儿子没这么温柔的和她说话了,他从小就比较稳重,长大了更是早早就独当一面,他们懒得操心,他也懒得和他们说。

    现在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到底还是需要她出马的吧?

    陈母安慰他,“儿子,走,妈一定帮你娶到楠楠。”

    ……

    一小时后,别家。

    别家一家都表情沉重的坐在那不发一言。

    陈母笑说,“我听说亲家反对他们的婚事?我觉得年轻人好不容遇到个合得来的,我们做家长的应该支持,您说是吧,别总……”

    别严风和华芷兰都没说话。

    别易东开了口,“阿姨,不是我们不答应,只是怕你们陈家不愿意接受楠楠。”

    陈母一愣,笑道,“我们怎么会不接纳楠楠呢?你们多虑了。”

    别易东,“是这样的阿姨,我们反对什么的,还有楠楠相亲什么,都是假的,只是不想太难堪,既然你们非要前来,我也只能实话实说了,是这样的……”

    “楠楠昨天晚上晕倒了,今早才送医院回来,查出来……不能生孩子。”

    这个消息让陈母的脸色顿时僵住。

    陈遇非眉心动了动,猛的站起来就要朝楼上去。

    别易东挡在他面前,“陈遇非,这里是别家,请自重。”

    “她现在一定很伤心,我要去看看她。”

    “看她有用吗?请回吧。”

    陈遇非猛的甩开别易东的手,怒道,“你给我住嘴,我告诉你,不管她什么样,别说是不能生孩子,就算是她的了绝症,我也要娶她,我这辈子非她不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