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沉沦 > 第29章 结局
    这句话让在场的人被震撼到。

    包括一直在后面偷听的别易楠。

    陈家这样的家族,没有后代,是多么严重的事情,可是他却只关心她现在伤不伤心,难不难过。

    陈母见儿子这么坚定,也助力道,“只要遇非想娶,我们全力支持,生不生孩子无所谓,他们幸福就行。”

    只要儿子能够结婚稳定下来,哪怕是领养一个孩子都行,陈母已经不管其他了。

    陈遇非说非楠楠不娶,别易东还挺震惊的,没想到就连陈遇非的母亲都这么不在乎?

    别严风和华芷兰脸上的表情已经挂上无奈的笑意,“只要楠楠愿意,我们也是无所谓的。”

    作为长辈这点心胸还是有的,虽然那天在警局,别严风对陈遇非的印象的确是不好,但是听别易楠说这是她的救命恩人时,别严风和华芷兰心里那点不满早就被感激取代了。

    对于他们而言,救下他们的女儿,是最大的恩情。

    此时被别易东拦着的陈遇非已经焦急的脸色极差,“让开。”

    别易东笑了下,对着身后说,“楠楠出来吧。”

    别易楠出来时泪流满面,她没想到,他对她的爱是这样深沉。

    陈遇非快步走过去,碍于长辈在场,他没敢抱她,只是给她擦掉眼泪,心疼的说,“别哭,不管怎样我都爱你,永远爱你。”

    别易楠笑着点头,“傻瓜,这是我哥考验你的真心的谎言。”

    陈遇非怔住,“什么?”

    别严风尴尬的笑了笑,“实在是抱歉,阿东非说遇非不是真心的,我们也有点担心自己女儿加错人,所以……亲家还希望您别介意……抱歉。”

    原来都是虚惊一场,都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陈母的反应并未多激动,只笑说,“没事,女儿好不容易回家,担心是应该的。”

    陈遇非摇了摇头,点了下她的头,“你啊,就是这么不信我。”

    别易楠,“我信,可是他们不信啊。”

    ……

    两家人有说有笑的,当场把婚事订了下来,直接就定在腊月二十六。

    下午,陈遇非就迫不及待的把结婚证给领了。

    当红红的本子拿到手里的时候,陈遇非将别易楠搂到怀里,亲了亲她的额头。

    “你终于是我的人了,老婆。”

    别易楠脸红,脸埋在他怀里,“你不上班吗?”

    陈遇非,“周末,我也不上班。”

    “你以前不是周末也需要加班的吗?”

    “现在不一样了,我是有老婆的人了,工作就放一边吧。”

    别易楠仰头看他,“不用专门为了我放下工作的。”

    陈遇非抵住她的额头,“工作又不是我老婆,我为什么要为了它不陪你?”

    别易楠垂眸,不好意思的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甜言蜜语了?”

    “我什么时候不会说了?嗯?”

    他的确是会说,但之前每一次都是在那种时候,才会心肝宝贝的叫她。

    还很少在正常的情况下说这样撩的话。

    想到那个,别易楠脸就红了,打了下他,骂道,“变。态!”

    陈遇非抓住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回一趟外婆的旧宅?”

    他们是在那里定的情,别易楠点了点头,“好。”

    ……

    旧宅子因为经常有人过来打扫,还是保持着以前的样子。

    站在客厅内,看着十年如一日的家具摆设,别易楠像是一瞬间回到了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

    那个时候她才十三岁。

    她微微侧眸看向身侧这个男人,好像是以那时的自己又一次与他相见一般。

    身旁的女人眼神迷惘,陈遇非笑着将她扯到怀里。

    捏着她下巴问,“怎么了?是不是觉得自己十年前就爱上我了?”

    她咬了咬唇,笑说,“可能是,反正从第一眼见到你,你就一直在我脑子里。”

    陈遇非低笑,将她的脑袋按在怀里,贴着她的耳,低沉的说,“我也是。”

    别易楠怔住,这样的话他之前就说过,但是她不信。

    想要挣脱出来去看他的表情,却被他按着不准动。

    只听他继续说,“你以为你是李婉拧的替身,却不知道,她其实才是你的替身,懂吗笨蛋。”

    “嗯?”

    她艰难的仰头看他,却再次被他按在怀里。

    “你知道吗,你在外婆家洗完澡穿着睡衣出来的样子,黑黑直直的头发,不施粉黛的脸白皙细腻,那个时候我一句话一直在我脑子里盘旋。”

    “什么?”

    “原来古人说的十三四岁就倾国倾城,这句话是真的。”

    “色胚。”

    陈遇非低笑,亲了亲她的额角,“但是当我脑子里总是浮现你的样子时,于那时候我而言是恼怒的,也是难以启齿的,你还是个孩子,我却有那种心思,我觉得自己像个禽.兽……”

    “所以……当家里开始催婚的时候,我随便选了一个长的有几分像你的李婉拧,因为我喜欢,所以她总是打扮成我喜欢的样子,也就是你的样子……”

    听完他的话,别易楠很久没出声。

    原来她心动的时候,他心里也在为她所扰。

    她禁不住笑了出来,心底的甜,蔓延到神经,她觉得全世界的美好也比不上这一刻的两情相悦。

    她抱紧他,小声说,“原来你早就惦记我了。”

    他将她拉出怀,捧着她的脸,看着她的眼睛。

    “所以,不要对我没信心了,我的老底都告诉你了。”

    别易楠噗嗤笑出声,“你……唔……”

    只是她笑话的话还没说出口,男人的吻就落了下来。

    外面又开始飘雪,已经没有树叶的树木,在风中轻轻摇曳。

    冬天来了,这是四季中最冷的季节,但那又怎样,爱又不分四季。

    这一年,他和冬天一起来了,再冷也不会冷。

    以后的以后,每天睁开眼睛,他和阳光都在,这就是她的未来。

    她很满足。

    她想说,如果世界待你冷漠,不要灰心,或许有是礼物要送给你。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