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从守藏室之史到太上 > 第八章:原始法网、韭菜
    超凡大宋?

    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目标,不过师叔啊,今天我是来找你帮忙的,不是让你反过来给我们讲道理的……

    半晌之后,吕不韦忽然说道:“师叔,我们今天来是邀请您加入顾问体系,充当国士顾问的。”

    “如今诸位道友,对于顾问体系,还充满了疑惑。而我和师兄在玄门诸位道友之中的号召力,更是远逊于师叔,只要师叔愿意加入,待遇之类的,万事好说。”

    简单的来说,就是吕不韦、卫鞅师兄弟两人声望不够,大家伙儿不信任他们,想要再观望一阵,想要看看其他人加入了顾问体系之后,是个什么结果,是不是真的像两兄弟说的这样,修为刷刷刷的往上涨?

    毕竟,说的再好听,谁知道你做起来怎么样?

    而对于卫鞅和吕不韦来说,他们可以理解那些和他们不熟的玄门道友的顾虑,但是却不能容忍大好时光,白白的浪费了。

    先发优势,更要珍惜时间,珍惜每一个机会。

    而熊岩就是二人眼中那位十分有号召力,又不需要付出太多代价的典型。

    毕竟,熊岩就是要求再多,也只是单身一人,最多加上少数几个弟子。比起墨子、孔子这种师徒数代、几十号上百号人,还有着明确政治纲领的人,要求肯定会小得多。

    看着二人期望的眼神,熊岩笑着点了点头。

    作为天书之主,百花齐放,才是熊岩最希望看到的。要是一直被孔子、墨子等人占据第一流的位置,那后来者不久没希望了?

    “我这儿恰好有一个适合少府的机会,若是发展的好了,少府的第一桶金就有了,而且,也有利于全天下。”

    说到这里,熊岩就放下了筷子,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三面镜子,镜子看起来像是石头做的一样,镜子的中央则是有着一道很明显的符箓。

    “这面镜子,如你们所见,乃是一件法器,核心就在于这枚符箓,所谓的符箓,其实就是符文的一种。而符文,则是来自于灵魂深处的神通。”

    这里,就涉及到了一个很原始也很重要的问题:道法的原理是什么?道法是怎么诞生的?道法为什么会有效果呢?

    在大宋,许多道人们对于道法,往往也是一知半解,他们只知道,只要先这么做,再这么做,然后这样做,就可以如何如何。

    但其中的原理,大多数人都不想研究,也研究不出来。而极少数传承高深的宗门,则是代代研究。这种掌握了核心原理的宗门,就是一流大派,而那些靠着某个神通、某个道法,或者某类宝物称雄一时的门派,往往不长久。

    然后,那些掌握了核心原理的宗门,就可以静看风云,等到那些宗门风吹雨打去之后,站在坟头上,从他们的弟子门人手中,轻而易举的获取相关神通、道法,然后进行透彻的研究、学习。

    彻底吃透之后,就改头换面,成了宗门核心传承!

    “根据我的研究,所谓的道法、神通,其实都来自于符文,这些符文,有的是观摩天地自然无意间领悟到的,有的是所谓的符箓,还有的被称之为龙章凤篆、天书玉字。”

    “但本质上讲,都可以看作是符文。道法,便是符文与不同的天地精气,产生反应之后的结果。”

    “在这个反应过程中,天地精气、符文,缺一不可。那么,符文是怎么来的呢?”熊岩问道。

    吕不韦想了想,说道:“龙章凤篆,难道是观摩、研究龙凤等传说中的神兽,最终得到了最初的符文?”

    “或许是天授,或许是观察天地自然而来,毕竟,老子曾经说过,道法自然。”卫鞅说道。

    “你们啊,也都是很优秀的玄门成员了,不要听风就是雨,也不要人云亦云,要有自己的思考。其实,符文就来自于我等道人啊!”

    说到这里,熊岩就在空中用手指画了一个奇形怪状的符文,吕不韦只看了开头,就认出了这个符文:“这不是我的神通吗?”

    “我也有这个神通,是用来加速计算的。在大明的时候,这个神通,可以做到每秒钟计算三万次。”卫鞅说道。

    然后,卫鞅就和吕不韦对视一眼,什么都明白了。

    “你们看,这道神通,其实就是计算相关的念头,最终升华为灵魂之后,所诞生的计算类神通。在我的手里,已经可以做到每秒钟计算一千万次了。”

    “而这道符文,其实就是这道神通的核心所在。而符文本身,其实是比较复杂的,算是一套符合符文,将之拆解之后,可以得到三十二种基础符文。所谓的基础符文,其实指的就是不可再分的最小符文。”

    “这一个个最小符文,进行不同的排列组合之后,有时会诞生一些全新的道法,有时则是会得到一些鸡肋,比如能让皮肤变色,能让一个眼睛变大,一个眼睛变小……当然,更多的时候,组合出来的结果,啥也不是。”

    “目前,我研究了自身的全部神通之后,得出了三千六百五十二个基础符文。早在大明时空十年前,我就找到了三百多种新的道法、神通,然后我进行归纳总结,分析规律,然后按照规律来寻找新的道法,如今已经创造了三万多种道法。”

    “师叔大才!”

    “不愧是师叔!”

    听到这里,熊岩严肃的摇了摇头:“然而,这三万多种法术,我根本就没有时间去一一研究,更别提推陈出新了。如今的我,已经陷入了一个困境,我能研究出这么多的道法,但是却没有把这些道法的价值,都给挖掘出来。”

    “所以,去年开始,我就诞生了一个想法,我要建设一座法网,在这座法网之上,所有道友,均可自由交流,可以互换符文,互换道法……”

    到时候,俺什么都不做,只要牢牢掌握了法网的核心,你们就都是俺的工人了!

    甚至到了一定程度之后,熊岩还可以开放部分底层权限,让墨子、孔子他们,也都在法网之中,编个软件、写个程序。

    反正,他们可能会赚,但熊岩永远不亏。

    互联网什么的,其实很适合积极向上,想要可持续发展、拥有美好未来的超凡世界。至于黑社会吃人流的超凡世界,那还是算了吧。

    到时候,俺也来个竞价排名。

    萌新搜索:天下第一高手是谁?

    这个词条,不给个百八十万贯的,想也别想!

    不过,那都是未来的事情了,如今熊岩修为有限,没必要弄出那么先进的法网。所以,如今的法网还处于原初时代。差不多相当于九几年,互联网刚进国内那会儿的状态,只能发表文字,只能浏览文字,图片、声音、视频什么的,也不是做不到,但成本太高。

    至于这面宝镜,可以看作是原始时代的电脑。

    如今的法网,非常简陋,连储存数据的服务器都没有,任何数据产生之后,到了一定时间之后,都会自动消失。

    “此宝名曰万冰玄光镜,纵然远隔万里,也可使用此宝和对面的人进行文字沟通。”

    “此宝使用起来,非常方便,只要身具修为的超凡者,皆可使用。无论是精神力,还是气血之力,都用使用此宝。”

    “但是,距离越远,信号就越差,延时就越长。普通的万冰玄光镜,只能在百里之内进行通讯。”

    “优秀级别的,可以在千里之内,进行即时通讯,除了文字交流之外,还可以进行语音聊天。”

    “至于卓越版的,万里天堑化作通途,甚至除了文字交流、语音聊天之外,还可以进行视频沟通,面对面的看到亲人!”

    这就是商机啊!

    这一定可以赚到很多很多钱!

    少府有钱了!

    不愧是师叔!

    就是不知道,师叔愿意和少府几几分成了!

    要是师叔只给一个固定的出厂价就好了,然后自己就可以肆无忌惮的炒作、涨价,让此宝和相思、和亲人牵扯到一起,然后再编几个小故事,什么老父临死之前,想要看一眼远在千里之外的儿子,怀胎十月的妻子,终于生下了一个儿子,想要告知丈夫的时候,丈夫却远在千里之外读书……

    吕不韦清楚,到时候小故事一编,此宝的价格,就蹭蹭蹭的往上涨,哪个有钱人敢不买,就私下里说他不孝……

    “此宝一定会很受欢迎,就是不知道成本如何?若是成本太高的话,就只能在小圈子里流通,价值大减。但如论如何,对于朝廷而言,此宝都非常重要!”吕不韦还在畅享赚大钱的时候,卫鞅已经开始从朝廷需求的角度来思考了。

    “比如军情的传递,有了此宝之后,前线但凡有风吹草动,后面就可以立即得知。还有那些潜伏在辽国、西夏的朝廷暗探,倘若有了此物,对面的粮食白天刚涨价,晚上暗探就可以利用此宝,给朝廷有关部门发送情报。无论是谍战还是战场之上,此宝的价值都非常珍贵。”

    “此外,即使是朝廷日常治理地方之时,此宝也极有利用价值。如果朝廷给顾问们,人手配置一面,那么地方土豪、地方官员的嚣张气焰,一定会被大大的打压下去!”

    “往日里天高皇帝远,自己在本地做什么都不会有人管。可是有了此宝之后,知州只需一个念头,几个呼吸,就能直接把命令传递到县令那儿,天子、政事堂的丞相,也只需要几个呼吸,就能把命令传递到边疆那儿。”

    “有了此宝之后,朝廷的行政效率必将大大增加,整个天下都将因此而大变,师叔此宝真是太厉害了。”

    说到这里,商鞅喘了口气,心里则是诞生了一个疑问:为什么在大明朝的时候,熊岩没有拿出这件宝物呢?

    不过很快,他就知晓了答案。

    “这件宝物成本不高,关键在于这枚通讯符箓,它可以把文字转化为电磁信号,使用之时,主要消耗的是天地精气,唯一用得到超凡力量的地方,就在于发射文字信息之时。”

    所以,此宝仍然做不到普及民间,但有修为的都能使用,也是没问题的。

    至于为何不在大明朝普及此宝,那当然是因为大明朝才刚刚开始精气复苏,要是忽然来上这么一个消耗天地精气的大户,那精气复苏估计就夭折了,至少也是个先天发育不良的早产儿。

    更何况这还是最原始版本的法网,连储存数据都做不到,互联网的许多功能,都还没有开发出来。

    若是等到熊岩修为恢复到精神力升华为灵魂之后,那时就可以打造一个前所未有的超级根服务器,用来储存数据,升级网速,进入网络新时代。

    那时,消耗的天地精气必然更多。

    不过要是真到了那个时候,熊岩就算躺着不动,光是卖底层权限,卖软件开发权,卖百度卖百科,也能赚的盆满钵满。

    大概,这就是做平台的好处!

    “接下来,我将此宝的炼制方法,这枚符箓的简单画法交给你们。”

    听到这里,吕不韦双手抱拳,朝着熊岩行了一礼:“师叔放心,后续之事就交给师侄了,师叔可分享五成利润!”

    熊岩只出一个创意和一个产品,吕不韦负责组织人手制造、生产,还需要组织人手,全天下的售卖,还需要负责一系列的实际工作,最终他也只要五成利润,已经很尊敬熊岩了。

    所以,熊岩满意的点了点头。

    夜晚,当吕不韦离去之时,他三下五除二的计算了一下原始成本:“这枚符箓,并不算太复杂,是由五枚基础符文制造而成。”

    说到这里,吕不韦就忍不住感慨了一句:“差距实在太大了!”

    “哪怕明知道功能,明知道诸多基础符文的含义,然后让我来组合出具备通讯功能的符箓,我至少也要用上五十四枚基础符文才行。”(这是指完全由吕不韦根据产品需求,利用基础符文,完全原创的情况下)

    “前者只需要一钱银子的成本,那些刚刚诞生精神力的道士,各个都能制作,可是后者,却需要一两银子的成本,制作者的修为最低也要是精神力外放的道士。不仅仅成本高了十倍,制作者数目还大大减少。”

    听到这里,卫鞅肯定的点了点头:“所谓,未来这符文学,一定是一门非常基础、非常重要的学问。”

    说到这里,卫鞅就咦了一声:“咦?你看论坛,这不是师叔刚刚的符文论吗?一个月内,传奇成就一个,一个月后,十个普通成就,三个月后,一个普通成就,一年后,就只要银子了,贵倒是不贵,可惜了我这刚刚获得的传奇成就,还没捂热呢,就要掏出去了。”

    传奇成就:黄袍加身引导者,你一手引导了简王的黄袍加身,引导了简王做天子的传奇事件,此事将永远被宋史记录。

    ……

    时光匆匆,很快就到了元符三年九月。

    为了表示自己对兄长的尊重,也为了表示自己对改革的坚持,简王并未使用新年号,而是坚持使用旧的元符年号。

    今天,距离吕不韦等人降临,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

    二月末,简王登基。

    三月初,天下人知道了简王登基一事。

    四月初,少府成立,推出了第一个拳头产品——万冰玄光镜!

    普通版,只需一两银子,但只能在百里之内沟通,还仅限于文字,虽然有着种种不足,但还是受到了剧烈的欢迎。

    这一版的万冰玄光镜,在短短半年时光中,就卖出了上百万,不仅仅在大宋朝很受欢迎,在辽国、西夏甚至是海外,都算是拳头产品。

    连安南、大理等地,也都卖得火热。

    只不过,盗版产品已经开始出现了!

    大宋境内还好,少府怎么说都是直属于当今天子的,敢公开和天子抢钱的,还是比较少的。所以大宋境内的盗版,比较少。但境外就多了,不过,境外也没有大宋朝这么多高质量的道士来当打工人给他们制作啊,所以如今的盗版并不严重。

    按照吕不韦的估计,等到产品生产量提上去了,一年卖个几百万面宝镜,可谓是轻而易举。

    最重要的是,这些宝镜的保质期都只有一年!

    你今年买了,今年用了,明年还能舍得不买?

    不可能的!

    优秀品质的万冰玄光镜,可千里传音,连声音都能传递,一百两一面,已经卖出去了十万面,这就是一千万两银子,去掉成本,也至少能赚七八百万两。

    至于高等品质的万冰玄光镜,万里传递视频,可以直接看到对方的影像,连高级修士,真人们也都人手一面。

    只不过,真人们修为比较高,他们一眼就能看穿万冰玄光镜的本质,所以他们为了防止自己的通讯信息被某些人窥视,便直接进行了改良,进行了加密。

    说到底,此宝的原理,不过是将声音、文字、影像等信号,转化为电磁信号,然后再传播给对面,对面再将接受到的电磁信号,重新转化为文字、声音、影像。

    若是有修为高深的真人,提前用精神力布置相关阵法,在半路上把电磁信号给拦截住了,也不是不可能。

    故此,原始版本的密码本,加密信息,已经出现了。

    这种高品质的万冰玄光镜,一万两银子一面,却也已经卖出了足足一万面,虽然数目是最少的,可是利润却是最高的。

    这么多钱,看的章惇很是火热,他甚至不止一次的和吕不韦商量,询问能不能多给朝廷一点,吕不韦当然只能每次都推倒简王的头上。

    而有了这么多资源,熊岩的修为,那当然是跟坐火箭一样,蹭蹭蹭的往上窜,如今的他,已经恢复到气血先天了,炼神之道,距离升华出灵魂,也只差一步之遥。

    至于吕不韦、卫鞅师兄弟,也差不多是这个进度。他们三人,算是目前为止,玄门成员修为进度最快的了。

    有资源和没有资源,有数不清的资源,和只有天地精气,完全是不同的局面。

    感受着修为的突破,吕不韦觉得,是时候搞出一个大事儿了!

    “这一年来,诸位道友愿意加入顾问体系的,基本上已经加入了,数目较多,有一百多位,但对于那些不愿意加入顾问体系的,我们也要好好的和他们交朋友,充分利用诸位玄门道友的本领,来造福大宋!”吕不韦首先说道。

    看起来一百多位好像很少,距离如今玄门总人数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但实际上可不是这么回事儿!

    要知道,能提前到此刻降临的,那都是至少付出了一个传奇成就的。

    虽然经过了二十五年的发展之后,传奇成就获得的难度越来越低,但也算不上是有手就行。

    这第一批降临的,一共也就才三百多位罢了,去掉孔子、墨子等诸子和诸子弟子,还能剩多少?

    一百多位虽然看着不多,但却各个都是精英,各个都有着一手绝活,非等闲之辈可比。

    “嗯,你打算怎么做呢?剩下的,要么是习惯了独自一人,逍遥自在,要么是拥有属于自己的核心团体,不是几千贯几万贯就可以拉拢的。”卫鞅认真地的道。

    这大半年来,吕不韦在忙着少府的相关事宜,还要忙着恢复修为,真的是非常忙碌。而卫鞅则是担任了顾问体系的总顾问——大学士!

    简王给卫鞅加了一个大学士的衔,又因为卫鞅时常在皇宫中的某个阁楼中办公,处理各位顾问给朝廷的建议,久而久之,就有了一个内阁大学士的称呼。

    而简王则是趁势将整个顾问体系,进一步正规化,县级顾问如今都被称之为学者,朝廷授予他们学者称号,分为准学者、正式学者、精英学者三个档次,待遇与流外官对应。

    所谓的流外官,指的是九品以下的官!

    他们不是小吏,他们拥有官身,但是品级却在九品以下,理论上讲,若是立下功劳,也是可以一级一级的往上爬的,小吏则是根本没有往上爬的希望。

    学者,就对应流外官。

    州级顾问,如今叫做学士,学士也分为准学士、正式学士、精英学士三种,待遇对应着县一级的官员。

    两府三司级顾问,称之为翰林学士,分为翰林编修、翰林侍读、翰林学士三级,待遇对应州一级官员。

    至于直接给皇帝老子当顾问的国士级顾问,则是直接授予大学士称呼,如东阁大学士、某某殿大学士等,熊岩如今就是一位某某殿大学士,理论上讲,熊岩拥有随时给简王上书,随时拜访两府三司高层的权力。各种待遇,也不低了。

    “那些拥有团队的道友,都不可小觑,都是真正的人杰。面对他们,一个翰林学士的头衔,都不一定能收买。所以,我打算直接给他们送钱,送到他们心动,送到他们愿意合作为止!”吕不韦坚定的道。

    “哪来的钱呢?难道,你打算挪用万冰玄光镜的收益,这可是要投入到生产中的……”

    “师兄,论政治制度,我不如你,论赚钱,你不如我,你就好好的等着吧。”

    “好!”

    当卫鞅离去之后,吕不韦就拿起了一面宝镜,他手里的,当然是品质最高的,即使相隔万里,也可以清楚看到对方的样貌,所以,当对方也开启宝镜之后,吕不韦的面前,就出现了一望无际的大海。

    “橘君,有一个发财的机会……”

    “阖闾道友,我这儿有个机缘……”

    “许行师叔,你想不想找冤大头资助你?如今墨翟师叔还在华山派当真传弟子,到处兴修水利、研究地形、分析具体情况,建设特色小镇,现在的他,无论如何都拿不出太多资源、金银资助你的研究,而师侄我,如今最不缺的就是钱和资源了……”

    ……

    十月

    开封府城外,吕不韦利用少府的身份,直接圈了一大块地,然后在中央的位置,建设了一座大型露天大会堂。

    今日,但凡受到吕不韦请柬的,都来了。

    而吕不韦此刻则是打开了直播,直播间的主题也很简单——钱!数不清的钱!

    这个主题虽然很俗气,但是却吸引了绝大多数已经降临的玄门道友们的注意力。

    就连那些还没有降临的玄门道友,也纷纷放下了手里的活计,看向了这里。

    “诸位道友,我是吕不韦,今日呢,主要是帮助诸位道友搞钱。许多道友,都很有能力,但是却缺乏足够的资源,以至于你们的修为恢复速度,很不理想。”

    “此地名曰股票交易市场,在附近还有一个大型建筑,名曰风险投资交易所,今日呢,主要就是通过割韭菜,割有钱人的韭菜,来给诸位道友寻求资源。”

    “我如今是少府之主,很多道友都说我很有钱,都说我通过高价售卖万冰玄光镜,抢了不少钱,但其实这些钱并不多,连一万万两银子都不够,多吗?”

    “而这些收到我邀请的,才是真正的有钱人。他们要么是开封府新房产,三层别院的主人;要么是开封府的将门子,拥有世代积累的财富;要么是占地一方,诗书传家,代代都能出进士的超级大家族;要么是占地一方的各大门派,源远流长,实力高强;他们之中,就没有真正的穷人!”

    “只要能割了他们的韭菜,诸位道友就再也不缺钱了!而今天,吕某人就表演一番,如何通过股市、股票交易以及风险投资,来收割他们的韭菜,让他们心甘情愿的付出金银、资源、人脉,来成全诸位道友。”

    “最后,吕某人再说一句话:吕某始终坚信,天下间的钱财,从来都不是一个定数,唯有流动起来,才能制造更多的钱财!”

    “吕某的口号是钱能生钱,钱可通神!”

    说到这里,吕不韦便直接前往了外边,站在了最中央的高台之上,在他的身后,则是悬挂着一道大型投影,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不断变化的显示屏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二十一世纪哪个大型商场呢,实际上此乃道法所为。

    道法不仅仅可以用来战斗,更可以用来改变生活,提高生活质量!

    “诸君,下午好!”

    “少府好!”

    “吕少府,你今天又折腾出什么好项目来了,竟然舍得带我们一起发财?”

    “就是就是,你在请柬上说,有一个大项目,有发财的机会等着我们,可是,我们这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得多大的项目,才能够我们一起分啊?”

    “是啊,难道,你愿意拿出万冰玄光镜来和我们共享利益?要是这个的话,我可就不困了!”

    听着众人的议论,吕不韦也不生气,反而热闹的和众人开起了玩笑,片刻后,侍者敲响了铜锣,现场也就安静了下来。

    “诸位,如果你们细心的话,应该在进门的时候,发现了悬挂在门上的牌匾,上面书写着几个大字——大宋股票交易市场!”

    “什么是股票?股票又该如何交易?在解释这个概念之前,我必须先向各位说明一个概念——股份!”

    解释了一刻钟之后,该听懂的都懂了,实在是没听懂的,估计在解释一个时辰,他们也不一定听得懂,所以吕不韦挥了挥手,便结束了此次解释:“百闻不如一见,今天是大宋股票交易市场开市的第一天,所以,今天只有两个商行,将在此地上市,售卖股票。”

    “上市之后,他们会出售部分股票,大家觉得这些股票有购买价值的,就可以买下部分股票。”

    “下面,我们欢迎来自于东海的大海商,阖闾先生和他的东海商行。”

    啪的一下,吕不韦背后的大型投影,就出现了东海商行四个大字,底下则是出现了小字解释。

    “东海商行,是阖闾先生的个人商行,商行之中,拥有伙计两百三十二位,海船五艘……”

    “如今阖闾先生计划以今年利润的二十倍上市,预计售卖三成股份,共筹集至少……现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