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秦:开局奉命侍绝美太后(大秦长信侯) > 83章:秦王试马(求推荐票月票)
    秦王政四年,天还未亮,甘泉宫便开始忙碌起来。

    今天是六月廿一,乃是大秦监国太后的三十一岁寿辰。

    一大早,便有一架架马车载着无数新鲜食材,源源不断的运了出去。

    这几日忙活着命筵(生日宴会)之事,嫪毐都没有回嫪府。

    早上自蜜桃的娇躯下爬出来,嫪毐心中将计划过了一遍,感觉没有什么明显差错之后,便取出天琊剑继续练习剑法。

    自那次之后,他的那位白衣仙女师尊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任嫪毐缠绵呼唤,却是连一句话都没回过他。

    天琊剑式第一式乃是斩龙式,据说一剑之威,其势劈山断海如破竹一般,可斩蛟龙。

    嫪毐当初亲眼见过那一剑之威,虽看似随手一挥,但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但此剑式威力太大,嫪毐也不敢轻易施展。

    他本就是剑道高手,当世顶级剑客,所会剑法不仅多,且多以迅疾飘逸为主。

    如今领悟了步步红尘之后,更是如虎添翼。

    因此倒也不需要急着去学其他剑法。

    正当他专心致志练剑之时,一道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他。

    “听闻那夜先生一己之力,力斩十几位高手,救太后于危难之中,寡人初还有些怀疑,不想先生竟有如此出神入化的修为。”

    他杀手出身,杀人讲究快准狠,剑法轻功也飘逸如仙。

    剑招也精妙无比,变化多端,可谓威力绝伦,乃是当世一等一的剑法。

    嬴政虽然不是内家高手,但也是文武皆修,自然看得出他的剑法极为玄妙,让他对嫪毐愈发刮目相看。

    同时也在心中颇为疑惑,这样一个文武双全、颇有谋略眼光之人,为何会入宫为寺?

    嫪毐收剑,却并未接话,而是一脸风轻云淡的拱手行礼道:“拜见大王。”

    嬴政也是不苟言笑的主,天生有一副王者的威严之气。

    因此只微微颔首,便把目光落在了他的天琊剑上。

    天琊剑外表华丽神器,剑光流转,一看便知颇为不俗。

    不过嬴政虽然没见过此剑,却也没有出口相问。

    在他眼里,他的天子剑才是天下独尊,其余世间千万剑,皆不过匹夫之勇而已。

    “寡人倒想看看,你今日要献何礼,若是当真有用,寡人记你大功。”

    嫪毐微微一笑,直接道:“谢大王。”

    见他如此自信,嬴政心中更是期待,只是面上却不再表露分毫,随即再次发出邀请道:“以先生之才,足以得一份荣华富贵,为何甘愿屈居在此,为一寺人?”

    “回大王,小人不过相邦府中门客,奉命保护太后安危而已,只有些武力而已,当不得先生之称。”

    嬴政微微点了点头,却是没再说话,但目光满是审视之意、

    “呵呵,寡人还期待着先生能助我完成统一天下之志呢。”

    嫪毐闻言,心中一动,决定继续给嬴政留下点超凡脱俗的高人印象,当下装模作样道:“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自周以来,诸侯割据,乱世已有数百年,天下一统,乃是大势所趋。”

    “大秦五代先王皆堪称明君,厚积薄发,使大秦民富国强,早已打下牢固根基,大王亦有雄才大略,亦远非六国之君可比,只要大秦君臣齐心,众志成城,必能完成统一大业,安定天下黎庶。”

    说到这里,嫪毐苦笑一声,无奈道:“小臣才疏学浅,并无大志,亦不喜拘束,论文,不如韩非、李斯等大才,论武,无名将运筹帷幄之能,无盖聂卫庄等人高深修为,就不在大王面前丢人现眼了。”

    嬴政早已被他前边的话带起了雄心大志,心情激荡,正是壮志凌云之时,根本没理会他后面的话,不过也并没有急于相劝,反而笑道:“时候不早了,母后何在?”

    嫪毐笑道:“太后正在梳妆。”

    此次蜜桃命筵,嫪毐可是精心准备,准备大办一场,早在三日之前,灞河边上就已经安札好了营帐。

    只是今日各文武都放了假,得知是因为太后要举办命筵,都想过来献礼庆祝,却被蜜桃太后回绝了。

    她整日里大早上的铺起来,离开嫪毐的温柔乡,去面对这些糟老头子,早就心烦已久。

    此次嫪毐精心为她命筵,她自然想好好放松一番,再不想看到那些招人厌的文武百官。

    是以此次命筵来的人并不多,除了相邦吕不韦外,还有上卿蒙骜,内史蒙武,卫尉竭,秦将王翦、樊於期等人,以渭阳君嬴傒为首的宗室也来了八人,包括嬴政的弟弟成蛟也在。

    此时已是六月下旬,天气更热,灞河边上,倒是风景幽美,没有污染的古代,蓝蓝的天空显得格外纯净唯美,朵朵雪白的闲云悠悠飘荡在蓝天中。

    明媚的阳光下,蜿蜒的灞河远远望去,仿佛是一条翡翠巨龙,清冽的河水碧波荡漾,风景宜人。

    清风吹来,岸边绿柳摇曳,纤细的柳条随风飘荡,宛若美人的如瀑青丝。

    灞河以西,芷阳宫以东,乃是一片青青草地,向北望去,草地宛若绿毯一般,直铺天际,配上蓝天白云,尽显天地之辽阔。

    嬴政心胸广阔,经常与侍卫蒙恬、蒙毅赛马,此次命筵也想好好策马奔腾一般,特意选了此处草地。

    因草地东边是灞河,西边是芷阳宫,南边又是一处连绵的断崖,所以营帐搭建也是坐南朝北,这样不仅背阳,避免烈日照晒,阳光刺眼,还可以举行射箭赛马的等娱乐项目。

    至上午八九点钟时,众人献礼完毕,赵姬笑颜如花的与众人道谢,随即美眸一转,看向身边如木桩是的嫪毐。

    笑容灿烂道:“内侍长,你呢?不是有贵礼要献给本宫和大王吗?”

    一旁的嬴政也道:“先生,你的大礼呢?寡人可是期待已久了。”

    见众人都把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尤其是那些文武高官和宗室贵族,皆投来疑惑的目光。

    嫪毐也没敢与蜜桃多做目光交流,大踏步走到场拱手行礼道:“小臣拜见太后、大王。”

    蜜桃赵姬似乎起了促狭心思,淡淡应了一声,追问道:“嗯,你的礼物呢?”

    嫪毐其实早就跟她说了要送她几样大礼,她按耐不住心中好奇心,追问许久,奈何嫪毐故意不说,把她的好奇心整的不要不要的。

    今日好不容易等到了这一天,既有迫不及待的意思,又有想要在群臣面前逗一下嫪毐的心思。

    嫪毐微微一笑,似乎胸有成竹,他随意的拍了拍手,便见五名宫卫牵了五匹高头大马走了过来。

    只是这五匹骏马并不似他们平时所见,不仅马背上安了样式奇特的铁制物品,就连面部都戴上了一层铁皮面具。

    嬴政望着这些装饰奇特的高头大马,起身来到马匹跟前,细细打量着,一众武将也跟了过来。

    嫪毐趁机便将马鞍马镫和马蹄铁的作用与好处说了出来,此时的冶铁技术并不先进,大多只是生铁,生铁脆而易折。

    但嫪毐寻到铁匠之后,传给了他淬火等技术,是以打造出来的马蹄铁勉强能用。

    无论秦王还是众位将军,皆是好马懂马之人,听了他的描述后,皆是两眼放光起来。

    他们自然明白若果真如他所说,那这三件套的价值有多大。

    古代骑兵部队凭借着自己的高机动能力以及强大的突围杀伤能力,在古代战场上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但没有这三件套以前,想要骑在马上,需要双脚牢牢夹住马肚子才行。不仅难以保持平衡,体力消耗也极为巨大。

    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是挥舞长枪还是拉弓放箭都不能发挥全部的威力。

    马镫的出现不仅能令骑兵轻松保持身体平衡,还能够充分解放双手,在战斗中的攻击动也得到了极大提高。

    以往秦赵对战,秦国多以阵型取胜,而赵国则以突骑见长。

    轻骑兵以远程骑射骚扰为主,作用不小,但也没有装备这等物品。

    如果他们打造一支这样的轻骑兵,则赵军对阵秦兵的优势将荡然无存,甚至秦军还会更胜一筹。

    然而,尽管这些将军大都身经百战,知道这三件套意义非凡,价值极大,一时之间,在他们心里,也只是觉得有了这三件套,更容易打造一支比赵国更强大的轻骑兵而已。

    毕竟没有经历过骑兵实战,他们还无法想象出骑兵大规模冲锋的优势。

    后世骑兵的那种大规模冲锋陷阵,以及各种骑兵战术,也都是故人一点点根据实战总结出来的。

    嫪毐也是确定了此时还时间线尚早,还没有出现马鞍这些东西,才决定抢个头功而已。

    毕竟在天九和秦时明月的世界,别说什么黄金火骑兵了,连丝袜和西瓜都有了。

    秦王嬴政目光灼灼的打量了许久,终于忍耐不住,二话不说,直接翻身上马。

    按照嫪毐说的坐好之后,调转马头,手握缰绳,随着一鞭子挥下,骏马嘶鸣,顿时飞奔而出。

    初时尚显生疏,骏马跑的也不快,但随着渐渐熟悉,嬴政的脸上露出了兴奋之色。

    众人望去,只见他骑着骏马飞驰在草地之上,四蹄翻腾,长鬃飞扬,其疾如风,配上嬴政高大的身材,整个人看起来雄姿英发,英武不凡。

    随着他骑乘的速度越来越快,一人一马的身影也越来越小。

    不一会儿,嬴政骑马归来,速度之快,如风驰电掣一般。

    待飞奔到众人跟前,他一拉缰绳,随着一声骏马长鸣,烈马急停,前蹄顿时高高立起,高头大马成人立之姿。

    众人见那骏马几乎要翻倒在地,不由惊呼出声,纷纷站起,赵姬更是被吓得面色苍白,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若在以前,如此快的速度,骑马之人早就不知道被甩到哪里去了,更何况如此直立?

    然而,嬴政的身体却稳稳的停在马上,并未被摔下来。

    嫪毐适时鼓掌,大声赞道:“彩!大王威武!”

    此言一出,一众看到嬴政刚刚英姿的官兵们纷纷附和,大王威武的声音络绎不绝。

    祖龙果然不愧为祖龙,就刚刚那立马之姿,的确威武霸气,整的嫪毐都想学学了。

    嬴政坐在骏马之上,脸色激动的涨红,回想起刚刚驰骋的感觉,只觉浑身热血沸腾,再看众人喝彩之声,更是意气风发。

    “昔日赵武灵王,易胡服,改兵制,习骑射,建立强大骑兵,乃有赵灭中山,攻胡地,辟地千里。

    今寡人得此三件,我大秦定能打造一支远胜赵武灵王的骑兵,足以使我大秦锐士如虎添翼,早日扫灭山东六国!”

    群臣闻言,纷纷应和。

    嬴政下马之后,脸上的激动之色才渐渐消了下去。

    但那轻快的步伐,却是谁都能看得出其心中之愉悦。

    只是虽然嫪毐不像图多大功劳,但到了嬴政要封赏时,还是出现了不同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