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剑出青城 > 第十四章 大势
    随着长生不死神身陨后,雪缘和神母二人也终有有机会再次踏入搜神宫内,而在她们二人身旁一身绛衣的单婉晶也略带好奇走进了这座深埋于地底的宫殿。

    这座搜神宫乃是神动用名工巧匠耗费数年造成,其中经历中原五十大门派入侵仍屹立不倒,可惜却在今日败在徐子骧手中后,这座尘封了许久的宫殿终于暴露在外人面前。

    长生不灭神不可谓不强,所创的移天神诀就算放眼整天下也可算作前十武学,更不提所创的天级摩诃!

    如若不是徐子骧出手,也只有天生的风云可以击败他!

    毕竟仅凭天级摩诃的力量,就足以傲视群雄,除去天生风云外,也只有那位六大魔渡的魔主所创处的地级摩诃可以相抗衡!

    只可惜他过于自大,多年躲在幕后追寻所谓的长生不死的他已经彻底丧失了身为一名武者的锐气!

    故而在和徐子骧交手中落了下风,要知道即便被冰蚕入体,神仍然有转败为胜的机会,只可惜其不够果断,甚至连最后同归于尽的机会也错过了。

    搜神宫内,刚解决了神行太保的徐子骧则出现在大殿上,而在他的脚下则多出了一对有些迷茫的双胞胎姐妹,以及刚刚死里逃生的法智和尚和神医二人。

    神在搜神宫内设置监牢,除去囚禁了第五代步氏神族的神,亦就是神行太保外,第二牢笼里则囚禁有神行太保的两名手下。

    这二人和神将一样,都是丧心病狂之徒,故而徐子骧也随手解决了他们。

    至于面前略带迷茫的双胞胎姐妹,她们二人则是个苦命人,原来神在百年前遭遇中原各大门派围攻后,搜神宫内死伤惨重,偶有幸存者也随着百年光阴也化作了泥土。

    为此神费尽心机研制出了兽丸和忘情,兽丸顾名思义吞食之人将丧失人性化作野兽,而忘情也如其名,吞服者每吞服一颗忘情便会失去一年记忆。

    而研制兽丸和忘情,也需要试药者,而双胞胎姐妹便是忘情的试药者。

    不过祸兮非福,她们姐妹二人是吞服了忘情不假,可总算逃过了化作丧失人性野兽的劫难。

    “你便是神医?”

    站在大殿之上的徐子骧目光直接略过一旁的僧人,直接看向了殿下的神医。

    相较于师承法海的法智,徐子骧更对风云中这位可以换脑的神医感兴趣,要知道日后那位不哭死神的麒麟臂便是他亲手移植上去。

    就连兽丸和忘情两种丹药的炼制,也有他出力的功劳。

    比起身为理想主义的法海师徒,徐子骧当然更对医术精湛的神医有兴趣。

    武功练到他这般境界,延年益寿自然是有的,可顶多也不过做到神那般地步而已,身体腐朽日后更是为了追寻不死而舍弃身为人的骄傲!

    这种不死的代价,徐子骧可宁愿不要!

    大唐中向雨田能游戏人间数百年最后才破碎虚空而去,徐子骧自然此时并不逊色那位邪帝,可他纵然能在这红尘中虚度百年光阴,可身旁的人却未必做得到。

    徐子骧说的就是单婉晶,这个姑娘一直对他不离不弃,更是为了他从大唐中冒险来到风云世界,如此情谊,徐子骧自然不想去辜负。

    朝华易逝,红颜易老。

    为了不让目睹这一幕,徐子骧心中也有了屠龙的念头。

    风云中四大神兽,龙龟之血被笑三笑吞服,距今已活了数千年之久,比起吞服凤血的徐福,亦就是帝释天更为神秘,徐福吞服了风血也过了一千多年。

    不知是徐福炼丹手段问题,还是其他缘故,徐福吞服了凤血后只能不死,而非不老。

    到了今日,徐福面容日渐衰老,当然比起神来说,他衰老的过程堪称奇迹而已!

    余下两大神兽,火麒麟乃是神州瑞兽,为了守护中原龙脉故而停留在凌云窟之中,而世人传言的水淹大佛膝,火烧凌云窟,亦不过是火麒麟为了守护龙脉而外出惊走世人的误传。

    况且火麒麟是炎帝坐骑,又为了守护中原龙脉固守凌云窟千年有余,如此恩德与人族,徐子骧自然不会将火麒麟视为目标。

    故而,沉睡于东海之中魔龙便成了徐子骧目标。

    其龙元之庞大,足以够数人吞服有余,而若有神医在旁协助,所炼制成的丹药恐怕功效要更胜于龙元。

    “我就是神医!”

    眼见大殿这神秘道人叫出他的名字,有些忐忑不安的神医连忙站出来应道。

    不同于一旁的法智和尚,神医只是一个名字而已,表明他的医术精湛足以称神,但其为人就一言难尽了。

    早年因为想炼制成一种无敌的神药,便将其亲身儿子拿来试药,任其苦苦哀嚎而不顾,反而怕其糟蹋了他的神药!

    他对亲身血脉冷血武器,但对自己的小命可是十分珍稀,如今神生死不明,眼前这道人所表现的手段又足以取他小命,自然变得无不恭敬起来!

    “从即日起,你便为我效力!”

    目光落在了神医身上,徐子骧声音便再次响起。

    风云中的各大势力,可比大唐中慈航静斋和魔门更为根深地错与复杂,天下会和无双城于明面,暗地里不仅有长生不死神,也亦有那位才情惊艳的魔主!

    至于东瀛之地,以及东北的高丽遗国也亦有强敌在暗中窥探!

    为此,徐子骧亦要招揽手下。

    “能为阁下效力自然是求之不得了!”

    眼见来人看中他的医术,心知性命无忧的神医这才放下心来,脸上也露出了有意讨好的讪笑。

    “你可愿为我效力?”

    目光从神医身上挪开,徐子骧再次看向了法智。

    “小僧愿意!”

    对于徐子骧的招揽,法智也是没有迟疑,双手合十很快便答应下来。

    对于法智的果断,徐子骧则并不意外。

    因为他太了解身为理想主义的法海师徒了,当初法海误信神所言,又导致了第二代白素贞因此身死,为此看破了神真正野心的他心灰意冷,身死前便留有遗言让其徒法智日后为了天下苍生务必弑神。

    而得师命,法智便投入神麾下,整日以神马首是瞻,甚至搏出个“必杀的慈悲”杀名,只为了博取神信任后能更好弑神。

    如此的理想主义者,徐子骧又怎会不明白法智此刻所想呢!

    恐怕他现在打着的注意和为了弑神一样,只为了摸清楚自己底细以及从中看出自己是否会祸害天下苍生而已!

    只是对于法智的小心思,徐子骧则并不点破,他无意于争霸天下,自然不必担心身旁人背叛。

    “她们二人的毒,你可解得?”

    看着殿下有些迷茫的双胞胎姐妹,徐子骧则忽然看向了神医。

    “她们二人所种之毒乃是忘情,吞服一颗便会丧失一年记忆,这其中是不可逆转的,小人亦是无其他办法!”

    听到徐子骧开口,神医明显神情变得紧张起来,犹豫了片刻后,还是说出了实话。

    “既然如此,那就先将她们二人安置在宫中等到神母过来再说!”

    闻言,徐子骧只是眉头微皱,并未因此迁怒于神医。

    忘情的功效,徐子骧也是有所耳闻,神在他人身上试验了不下上百次,其中无一幸免。

    如果非要说,唯一的例外,便是那位不哭死神了和神将,但纵然是他们二人不过是本能残留,不肯忘记那个身影而已。

    片刻后,神母和雪缘,单婉晶三人身影也出现在大殿中。

    有了神母的出现,神医也终于能放下心来,身旁两位双胞胎小姑娘也由神母照顾,要知道能被神看重,这一对双胞胎姐妹的资质也毋需质疑。

    虽可能比不过雪缘和风云二人,但也足以在江湖上门派中视为可承衣托之人了!

    吩咐好了其他后,徐子骧则身影一动,出现在海螺沟以北的雪山之中。

    这海螺沟不仅藏有搜神宫,也亦有十殿阎罗,这十殿阎罗由于擅制火器被神看重,因此被其收入麾下。

    只是说来好笑,神为人断绝情欲,其麾下也多是二五仔!

    神母与法智二人也就不说了,毕竟有前因在,但这搜神宫中除去神母与法智外,就连死在徐子骧手中的神将也是个二五仔。

    而这十殿阎罗的元帅孟山也和法海一样,看出神暗藏的野心,故而在其死后吩咐其孙孟恨准备好万石火药引诱神自投罗网好达到弑神之局。

    只是神向来多疑,或许是猜到了孟山祖孙的想法,这么多年来一直不肯亲自以身犯险,而孟山祖孙三代人也亦是不肯主动踏出这冰川半步。

    或许是为了十殿阎罗内无数火器,也亦是为了其他东西,神这么多年与孟山祖孙一直相安无事!

    而这次徐子骧便要就去十殿阎罗中,走上一摊,对于其中火器,徐子骧则是有其他想法。

    一个时辰过后,徐子骧安然无恙的从十殿阎罗中走了出来,而在他的身后,这数十年不肯合眼的孟恨则眼带疲倦和疑惑,,走出了这座他多年都不敢轻易踏出的牢笼。

    和十殿阎罗的孟恨交谈过后,徐子骧又匆匆离开,而这次他则走向了一个连神母和雪缘等人都不知晓的地方,这便是玄水宫。

    说起这玄水宫就不得不提起神行太保,日后神行太保脱困欲图以千神劫祸乱神州,其中便和玄水宫有关。

    千神齐哭,万里齐亡!

    对于大禹治水,中原不少人都是耳熟能详。

    而今日说起的大禹治水则和流传在外的故事有些区别,相传当年大禹早年治水时仍是用水来土掩的老办法,然而洪水亦是泛滥成灾。

    为此大禹一日在山中得到一本无字天书,而在这本无字天书则给了大禹治水的新办法,为此梳理河道,洪水这才退却。

    而着无字天书,则在有一日则在千年之后被一个叫做石奴的无上剑客偶得,他从无字天书里得到了一个令他极为震惊的事实。

    而这边是千神之劫!

    若是分割各地的庙中神像同时哭泣,神州便会遭遇当年大禹治水的水难,而为了阻止这一切,亦为了让无字天书不落入心术不正者手中,而凭它看出可以控制玄水龙五的力量,为人间带来无法逃的千神之劫!

    这位无上剑客,便将无字天书一同与他埋藏于海螺沟的冰川之下,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江湖上早已淡忘了这个传闻。

    可最终却被神发现了这个事实,为了避免这个劫难发生于其统治人间内,便建立了玄水宫每日命人严加看守,一生不得外出。

    徐子骧对于操控千神之劫并不感兴趣,但为了深埋于地底冰川的无字天书的安危,他亦要要亲自走上一趟。

    ……

    天下会,天山总坛。

    近日来,天下各地都有异变传来,这让有心要统一的中原雄霸心中也不免有了阴霾。

    为此他不禁想起了当年泥菩萨为其所算的命格,“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的确如泥菩萨所说,有风云相助,天下会霸业眼看将成。

    然而近日来江湖各地传来的异变,却是让雄霸心中疑惑起来。

    为此疑心颇重的雄霸便想起了泥菩萨,当年泥菩萨以时机未到为由没有透漏后两句预言,如今眼见霸业将成,江湖上又起其他波澜,这让雄霸又再次想起了泥菩萨。

    “唤霜儿,风儿前来!”

    这位天生霸者想到这儿,便起身对着身旁门外下人吩咐道。

    有了他的吩咐,很快秦霜和聂风二人的身影便来到雄霸面前。

    ……

    在远离城镇的荒郊野外,一名浑身散发着恶臭的老人则带着孙女则艰难行走在一条罕有人至的小路上。

    “爷爷,猴儿还没回来?”

    看着着急要走的爷爷,身旁扎着牛角辫的小女孩则是略显疑惑。

    “好孩子,猴儿日后我们再回来找它也不迟,但现在你必须跟爷爷要离开这儿!”

    看着还不韵世事的女童,脸部长有烂疮的老人此刻则极有耐心的解释起来。

    他就是泥菩萨,当年因他泄露天机,导致脸上长满了毒疮,这些年来只得依靠火猴吸取毒汁这才得以存活。

    可猴儿天性好玩,经常擅自回到山林之中。

    若旁日,泥菩萨自然有耐心等候,可如今却是不行,为此他只得提前出发。

    自从数月前,天降流星,这原本注定了的大世便有了一丝改变。

    而在这其中,亦是让本就早已死心的泥菩萨看到了一条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