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惊涛骇浪 > 第705章 他坐上了常委椅子
    白天被黄晓峰云里雾里说了一通什么假公济私,以及审计报告的话,许一山心里有了疑团,决定晚上去一趟陈勇家,试探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勇在听完许一山的话后,似笑非笑问他:“你是不是想怎么审计结果?”

    许一山连忙道:“爸,我不想知道。”

    “不想知道你特地跑过来问?”陈勇讥讽女婿道:“吃饱了撑的吧。”

    许一山红了脸道:“爸,我就是听黄晓峰在暗示,说什么不将审计报告公布出来,是不是要做文章之类的闲话。”

    陈勇脱口而出道:“我要现在公布出来,他黄晓峰会把牢底坐穿。”

    许一山吃了一惊,没敢再问。陈勇这句话已经暴露出来了审计结果,哪将是对黄晓峰彻底不利的结果。他若有所悟,似乎明白了黄山为什么要指定让陈勇来负责审计驻京办的财务工作。

    按规矩,一个机构的设立与撤销,审计工作有审计局就行了。

    但是在驻京办这件事上,茅山县坚持要安排一个县领导负责审计工作。

    难道这样的安排,就是为了体现更公正、透明?

    许一山想起彭毕当初让他负责此事,被他婉拒的事来。那时候许一山还完全没想到会审计出来一个不好的结果。他当时只是单纯地想,自己对审计工作一窍不通,不能给人留下外行领导内行的笑话。

    陈勇既然把话挑明了,也就不在隐瞒下去了。

    何况,对面就是女婿。女婿就是自家人。自家人没必要藏着掖着。

    “一山,这件事你必须要保持立场,绝对不能沾边。”陈勇告诫他道:“我给你透个底,驻京办的审计结果,至少存在一两千万的资金去向不明的漏洞。”

    许一山小声问“爸,你有没有打算把结果先告诉给黄书记?”

    陈勇摇了摇头,“我若现在给他汇报,就是将他逼进了绝路。我没在年前公布出来审计结果,他不会不明白是什么原因。”

    “哪你准备怎么办?”许一山担忧地问。

    “办法总会有的。”陈勇笑了笑道:“我与老黄打了一辈子的交道,他心里有数。”

    陈勇手握审计报告引而不发,下的就是一盘别人看不懂的棋。

    这盘棋走的第一步,就是在新年过后开第一次县常委会时,县里居然没通知段焱华参加。

    常委会结束当天,陈勇被选为县委常委,段焱华的常委职务被撤。

    这个消息如同一枚炸弹,瞬间将茅山震得摇晃起来。

    本来,作为县委办主任的陈勇早该就是常委之一。但是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没进入常委序列。

    不是常委,就不算县级领导。

    陈勇不进入常委序列,据说是黄山刻意安排的。他许诺过陈勇,尽管他的名字不列入常委序列,但他能享受常委的所有待遇。

    这种口头承诺,居然让陈勇信守了十年。

    据说,段焱华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在黄山书记面前哭了一晚上。

    常委职务被撤,让段焱华瞬间跌入尘埃。如今他与白沙镇的何许已经没有了两样,与许一山也是平起平坐的位子了。

    段焱华精心构造的升迁道路轰然倒塌,失去常委职务,他想再进来,已经是很遥远与艰难的事了。

    陈勇进入常委序列后的第三天,驻京办财务审计结果公示在茅山县官网上了。

    许一山特意去浏览了一遍,审计结果是驻京办不存在任何经济问题。

    有个这份结论,驻京办开始进入到最后的变卖程序。

    县里决定,将原来出资购买的驻京办小楼挂牌出售,彻底将茅山留在燕京的痕迹抹平。

    让许一山大跌眼镜的是,县里居然安排黄晓峰负责处理驻京办最后的资产。

    这个消息让许一山有喜有忧。至少,黄晓峰没时间对白沙镇的良种油茶改造造成骚扰了。而忧的是,现在驻守在驻京办的是他妹妹许秀。他不希望许秀卷入驻京办任何一桩事当中去。

    晚上,他给许秀打了一个电话,叮嘱她一旦黄晓峰过去燕京接手处置,她就立即回来。

    许秀嗯嗯嗯地应着,没直接表态。

    提起许秀,许一山在内心深处还是很感激黄山书记的。

    他的一句话,就让许秀解决了终身大事。要不,在他许一山心里,始终觉得自己愧对妹妹。因为按许秀当年的成绩来说,只要她继续读下去,考个大学还是很容易的。

    陈晓琪静静地听他给妹妹打电话,等他挂了电话后才小声说道:“我觉得,最好是让秀现在回来。”

    “黄晓峰还没过去啊。”

    “等他过去就麻烦了。”陈晓琪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许一山心里一动,试探着问:“老婆,你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

    陈晓琪点点头道:“对。我听说,黄晓峰在追秀。而且我还告诉你,在追秀之前,黄晓峰还打过柳媚的主意。”

    许一山闻言,脱口骂道:“这是个畜生吧?谁的主意也想打?”

    陈晓琪似笑非笑问他:“你这句话的意思,是在替秀说话,还是在担心柳媚啊?”

    许一山尴尬道:“我担心柳媚做什么?她与我有什么关系。我是在担心秀,她年轻,不懂事,不要上了别人的当。”

    陈晓琪抿嘴一笑,“你不觉得秀嫁给了黄晓峰,你又攀上了一门贵亲啊。”

    许一山眉头一皱,冷哼一声道:“你的意思,我娶你,就是攀你们家这根高枝来的?”

    陈晓琪道:“许一山,你凶什么凶啊?你看你这个样子,就像要吃人一样的。我有说错吗?”

    许一山赶紧说道:“你看看你,说话就生气。没意思。”

    “有意思。”陈晓琪哼了一声道:“你就是还在惦记着柳媚。”

    许一山苦笑道:“我惦记她干什么呀?”

    “你敢不承认。”陈晓琪一把揪住他的耳朵,逼问他道:“你说,那天送我回县里来,是不是你们早就约好?”

    许一山哭笑不得,看着陈晓琪无奈道:“你们女人真的就是谜。你这也想得出来。我与她怎么约啊?人家现在是明星,你以为你老公是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人啊。”

    陈晓琪偷笑道:“对,我就是这样认为的。”

    陈晓琪这么一提起柳媚,还真让许一山心生愧疚了。

    哪天开了柳媚的车把陈晓琪送回县里,结果一忙,居然将柳媚忘记了。

    她什么时候离开的,他一无所知。如果今天不是陈晓琪提出来说,他几乎就忘记了还有这么一回事。

    “跑题了啊。”他提醒陈晓琪道:“我们说的是秀。”

    陈晓琪妩媚一笑,羞羞说道:“你看你,紧张的样子,心里有鬼吧。”她突然红了脸,“我想,今晚孩子试着让娘带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