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聊斋:从继承道观开始 > 第三百六十章 无当的古灵精怪
    金灵圣母闻言一笑,“师尊自然是最厉害的,那启明世界的圣人怎么会是他的对手,对了,师弟,既然你回来了,那战争是不是已经结束了,师父也要离开那里了吗?”

    说到这里,叶枫可就有些尴尬了啊,总不能说自己是偷跑回来的吧。

    “说来惭愧,战争还没有结束,我是提前回来的,那启明世界的圣人对于通天师叔自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对于我来说可就威胁太大了,启明圣人又是个无耻的,竟然以大欺小,要不是我还有些手段,怕是已经死在他手上了,如今身受重伤,也只能暂时先退回来了。”

    此话一出,金灵圣母和玄都便是怪异的看着叶枫,毕竟如今叶枫这生龙活虎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受了重伤啊,更何况刚刚突破大罗金仙巅峰的叶枫,怎么都像是捞了好处跑回来的。

    迎着二人的目光,叶枫的脸皮也算是经过磨练的,还脸不红心不跳的点了点头。

    二人看叶枫如此坦然,也没有继续问,或许是因祸得福也说不定,再说了,就算是当了逃兵也无所谓。

    倒是金灵圣母听到通天还在那里,心里一动,对于师父的思念,再也难以抑制。

    “师兄、师弟,我与师尊上次相见还是封神之时,这些年来,一直想要再见到师尊却是不能如愿,如今既然知道了师尊的消息,便没有不去拜见的道理,我先走一步,待回来以后,再与师兄和师弟相聚。”

    说完金灵圣母已经是化为了一道流光射向了天际。

    “斗部星君集合,目标混沌战场!”

    娇脆的声音响起,天边顿时无数星光闪耀,划破天际,强一些的直接就是大罗金仙,弱一点的也是玄仙水平,果然这位才是天庭的大老啊。

    叶枫心中暗自感叹。

    玄都也是一笑,“师弟之前没有与金灵见过,这位就是火爆的性子,如今好算收敛不少,我这次是奉师尊之命来调节天庭和妖族的矛盾的,看到你这里宝光大盛、灵气汹涌,才是过来看看,如今天庭怕是不少人都知道你这里出了宝贝,以后还需小心,好在你现在也是大罗金仙巅峰的境界,有诸多灵宝相助,怕是准圣也不能怎么样。”

    原来是为了天庭和妖族的事情,叶枫刚才还疑惑玄都这个性子喜静的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倒是他以后确实是需要小心一些,惹了昊天瑶池,如今又被人发现身怀重宝,难免会出现两个利欲熏心的来找他的麻烦,即使是不惧,也是烦不胜烦,还是低调一段时间为好。

    倒是离开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玄奘和猴子怎么样了,通幽天眼展开,透过天幕直接扫在西牛贺洲。

    却说玄奘收了八戒以后,便是师徒三人继续西行,流沙河里再收沙僧,沙僧自从被玉帝贬下凡间以后,受万箭穿心之苦,日子那时过的苦不堪言,偏偏又食了玄奘的前九世,现在玄奘的骨头还被沙僧穿起来当法器用呢,也算是和玄奘结下了诺大的因果,如今因果报应,拜在玄奘门下,做一个三徒弟也是应有之理。

    沙僧也是非常满足,能够脱离苦海,免受万箭穿心之苦,继续行走这纷彩洪荒,也不用为吃食担心,还有什么可奢求的,就连对玉帝的怨恨也是消了不少。

    师徒四人如今也算是凑齐了,不过佛祖害怕这几位凡心未去,特意派了观音、文殊、普贤三位去试一试玄奘师徒四人。

    却说这三位一路来到玄奘师徒四人的前面一处荒野立定,转眼间便是一处庄院拔地而起。

    却逢黎山老母路过此地,看到三人在此,想起封神大战时候的场景,虽然这三位叛投西方,也算是给她那二师伯一记重击,但是三人助纣为虐,打杀截教弟子也是不争的事实,如今既然遇见,又岂有放过的道理,怎么的也得做过一场。

    “无当!”

    身影落在庄院中,观音、普贤、文殊三人自然是第一时间便看见了,无当圣母入门很早,彼时截教门人不多,他们相处的还是非常愉快的,后面反目成仇,也着实是时与事移,不可捉摸,如今看见无当圣母突然出现,看着起脸上的愤怒之情,三人自然不会认为人家是来找他们叙旧的。

    修为方面,无当圣母本就天赋不凡,如今怕是比他们还要高一些,达到准圣也说不定,想到这里,三人也是一阵懊恼,入了佛门以后,三人的修为虽然增长迅速,但是到了大罗金仙却是终日盘桓,再难突破,除了观音如今有了眉目,文殊和普贤的准圣之位还是遥遥无期,如今真要是和无当对上,输赢怕是难料,而且玄奘登时就到,误了正事儿也是不好。

    “无当师妹,你怎么来了,有失远迎,快坐快坐。”

    三人将姿态放的极低,反倒是让有心找茬的无当有些不好意思了,截教之人向来直爽热情,如今面对笑脸也是不好直接出手。

    “哼,你们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儿,封神一战可是就在眼前,不遇到也就算了,如今既然遇到了,那就没有不做过一场的道理。”

    果然是来打架的,三人闻言一阵苦笑,三人也是了解无当的为人,眼珠子一转便是有了主意。

    “师妹这般可是有些欺软怕硬的味道,如今我等三人已经是弃暗投明,与阐教没了瓜葛,当初其他几位出手可是比我们狠辣多了,师妹不去找他们,独独来找我们,况且此次我们是奉了如来法旨办事的,师妹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吧。”

    欺软怕硬!听到这话,无当差点直接出手,直到三人说到如来的时候,无当才是稍缓。

    无当自然是知道如来是谁,截教于封神一战之后败落,教主通天更是直接被道祖带走了,截教的师兄妹们迷茫之际,都是将目光投向了大师兄多宝道人,期望他能够带领师兄们们重整旗鼓,重振截教的大旗,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竟然传出了多宝投了西方。

    这可是让无当几个心情非常的绝望,要知道阐教纵然可恶,但是这佛门也是好不了多少,三千红尘客,几乎是将截教精英一网打尽,将截教弄的四分五裂的不是阐教,而是佛门啊,如今多宝投了佛门,可不就是背叛吗,无当她们可不知道这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有什么区别,她们只知道在师兄妹们最需要多宝的时候,多宝背叛了截教。

    想到这里,无当的心情更加复杂,想了这么多年,她都没有想通多宝为什么会投了佛门。

    “哼,你们还有脸提那叛徒,话不多说,你们先出招吧。”

    看着无当听到多宝以后,更加来气,三人更是一阵头苦,“师妹,我们今日真是有大事儿,还请师妹能给个机会,不如改日如何?”

    听着这番话,无当也是来了兴趣,“你们刚才说是如来让你们来办事儿的,仔细说说。”

    三人对视一眼,这事儿倒也不是什么见不得的事情,告诉无当倒也无妨,不然无当怕是不会轻易罢休。

    “师妹也知道西游之事,如今取经人已经是全部归位,如来怕四人禅心未定,凡心未去,是以让我们前来一探。”

    无当闻言更是来了兴趣,“如何探?”

    “我们准备在此地化为几位美丽女子,探探他们的贪嗔痴色四欲。”

    此话一出,无当便是笑了,她似乎是想到了教训三人的更好方法。

    看着无当的笑容,观音三人却是有些不好的预感,果然。

    “你们让我放过你们也不是不行,但是你们得答应我的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问完之后,看着无当笑意更盛的样子,普贤便是一阵后悔。

    “你们不是要扮美女吗,这么大的家业,没个老母亲怎么能行,你们还扮你们的美女,我就扮你们的老母亲,你们是我的女儿,怎么样?”

    什么!扮他们的母亲!

    观音三人一顿无语,这个无当果然还是那副古灵精怪的模样,在她说话之前,他们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位竟然想要扮他们的母亲。

    不过这个要求对于他们来说也没有什么,毕竟作为修行之人,这些都是小节,都是为了完成如来的任务,其他都可以忽略不计,反倒是能免去一番争斗,还是非常划算的。

    无当要是知道这三位如此没脸没皮,不知道还会不会提这个要求了。

    “无当师妹,你还是那副样子啊,我们是师兄妹,扮姐妹多好,何必扮个老妪呢。”

    立马答应也是不好,观音太了解无当了,这要是答应的太爽快,无当要是觉得不解气,说不得还会弄出什么幺蛾子呢。

    果然,无当闻言直接放言,“这你们不要管,你们就说是答应不答应吧,要是不答应,我也不为难你们,打一场就是了,要是能赢了我,我转身就走。”

    这还叫不为难他们,三人一阵无语。

    对视一眼,三人还是顺势答应了下来,话说有无当圣母帮忙,这场试探的力度也是更足了,免费的劳动力不用白不用。

    “好,既然如此,我们就应下了,师妹,玄奘师徒四人马上就到,我们这就变化吧。”

    无当见三人答应,面上不由得露出喜色,“好啊”,摇身一变,无当便是化为了一个美妇,果然,只要底子好,无论怎么变化,都是美的冒泡。

    此时无当所化妇人穿一件织金官绿纻丝袄,上罩着浅红比甲;系一条结彩鹅黄锦绣裙,下映着高底花鞋。时样鬘髻,?皂纱漫,相衬着二色盘龙发;宫样牙梳朱翠晃,斜簪着两股赤金钗。云鬓半苍飞凤翅,耳环双坠宝珠排。脂粉不施犹自美,风流不减少女人。

    无当这幅模样,竟是看的比之前还诱人几分,就连观音三人也是呆了一下。

    “发什么呆呢,还不快变化,敢耍赖,我把你们打成猪头。”

    多美的意境啊,一句话就给破坏的七七八八,三人摇头苦笑,也是开始变化,三位千娇百媚的美人儿瞬间便出现在了无当的身前。

    一个个蛾眉横翠,粉面生春。妖娆倾国色,窈窕动人心。花钿显现多娇态,绣带飘飖迥绝尘。半含笑处樱桃绽,缓步行时兰麝喷。满头珠翠,颤巍巍无数宝钗簪;遍体幽香,娇滴滴有花金缕细。说什么楚娃美貌,西子娇容?真个是九天仙女从天降,月里嫦娥出广寒!

    再加上无当这位美妇,这般组合别说是玄奘四人了,就算是圣人下凡,也得留恋片刻吧。

    看的无当更是拍手叫好,“普贤、文殊,你们干脆也和观音一样重入轮回,化做女相算了,这样不比你们那男儿身好看多了。”

    文殊和普贤闻言赶忙拉住观音,无当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这天上地下,谁不知道男化女相是观音永远的痛,无当可真是唯恐天下不乱,这都敢说,要是不拉着点,岂不是前功尽弃,还得打一场。

    果然,观音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去,看的无当更觉有意思,就要再说话。

    文殊和普贤哪还敢让无当说话,急忙接过话茬,“师妹,既然你要扮我们的母亲,不如就定个名字吧,一会儿玄奘师徒四人来了,也好有个章程。”

    无当自然是能看出普贤和文殊的意思,索性也就放观音一马,毕竟这母亲还没被叫呢,一会儿再逗他们就是,只是这观音的心性貌似差了许多啊,要知道以前观音的心性在阐教十二金仙里不说排第一,那也是足以排进前列的,如今倒好,自己只是小小的调笑一句,她就这样了,不过这也是好事儿,说不得以后万一对上,那也能利用一下。

    “好了,观音,你咋还是这么不好玩儿,这样吧,观音你从现在起就是我的大女儿名真真,今年二十岁;文殊委屈点做个次女名爱爱,今年十八岁;至于普贤,谁让你化的最小呢,就排第三吧,名怜怜,今年十六岁,你们看怎么样?”

    观音此时已经是压下了心中火气,她发现自从修炼魔道以后,自己的脾气就莫名的差了许多,以前要是自己知道无当的性格,怎么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儿生气的,如今却是差点心神失守,看来回去以后,还得好好解决一下魔道隐患。

    三人对视一眼,排行如何,名唤如何,这些都是小节,他们也不欲计较。

    “可。”

    无当见三人答应的这么爽快也是非常的满意,“好,既然你们没意见,那就喊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