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骑砍三国之御寇 > 77、不同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

    天军在对广饶县的占据和控制上显得熟练不少,效率也提高很多。

    而王政进入县衙后的第一件事,自然还是找到所有的名册书简。

    当他再一次掌握了第二座县城的人口赋税等相关信息后,颁布的第一条命令,便令除了于禁外的所有人大吃一惊。

    于禁不知他在赵县对于百姓秋毫无犯,对于豪绅士族一网打尽,自然没看出其中不同。

    而了解这些的徐方等人,却很是惊诧。

    这条命令便是,强制性征集广饶县每家每户的口粮、钱财,甚至牲畜,不管是平民百姓还是豪绅士族,全部收缴,然后统一分配。

    这个要求近乎严苛冷酷。

    但是天公将军军令既出,即便徐方潘璋觉得不妥,也只得奉命形势。

    命令一颁布,随着天军虎狼之师的出动,自然不会没有反抗者。

    只是随着几个豪绅士族被破户抄家,近百个人头高空悬挂之后。

    这绝对武力的血性镇压,彻底让所有人偃旗息鼓。

    其实广饶县的这群人们应该庆幸。

    相比较被引入县衙一锅端的赵县那群地主,王政这次也算是放了他们一马。

    这当然是有原因的。

    因为王政考虑到了下一个攻城目标。

    临淄县。

    那既是州治所在,更是郡治所在。

    也代表着齐郡大部分的豪绅士族都聚集其中。

    哪怕没有亲自去过亲眼瞧见,王政也清楚其攻取的难度绝对非同小可。

    第一次倒也罢了,要是连续两次对士族斩尽杀绝...

    不管是否师出有名,恐怕下一次攻城便会遇见临淄所有力量上下齐心的抱团对抗。

    另外。

    王政也不想真的被所有士族阶级全当成不共戴天的死敌对待。

    最起码目前不想。

    另一方面,在对待平民百姓的时候,王政这次确实态度大变。

    既是因为没有了香火情的考量,二也是这个脏活暂时没有曹军能帮他干了。

    而他急需更多的资源。

    只能抢了。

    当然,他起码还是给了这些人一条活路。

    既然是统一管制,那拿走口粮之后,也会发放一部分给这些人。

    每人一日只有一餐。

    这么“大方”的行为,自然不可能减少被劫掠者的仇恨愤怒。

    但同时也因为这一餐,便没有把这些人逼到绝路,便不会出现公然和大规模的反抗。

    所有的事情都在王政意料之中进行着。

    唯一的意外,竟然是赵县那群跟随而来的县民。

    很多竟然因此反倒对王政的好感度提高了。

    最有力的证据还是系统。

    这几日来天雄营申请入队的赵县青壮们,足足一百五十余人,接近总数一半。

    而要求加入天军的赵县人也每日都有不少。

    这出乎意料的事情,让王政思索了很久,也没想明白。

    难道...这也算是不患贫患不均的一种表现吗?

    因为我在赵县没有亲自动手抢掠,所以他们看到广饶县的下场,就反而对我生出了好感?

    虽然自家队伍的整体实力再一次得到了提升。

    但王政依旧很是无语。

    人性,真是复杂。

    ....

    这一场名为统一管理实为抢掠的行为,整整持续了三日。

    加上之前赵县的所得,整个两个县城的资源大半被王政吞食,海量粮食物资将广饶县所有仓库堆的满满当当。

    有粮在手的王政底气十足,直接让天军成为了目前可能是东汉末年唯一享有这待遇的军队了。

    每日操练。

    负责操练的长官,自然是上尉潘璋。

    既然能被系统认为这位本来的东吴名将有练兵天赋中,王政自然深信不疑,更不会浪费人才。

    早在赵县就已经让其参与操练相关事宜,打败于禁时,潘璋也立了些功劳,王政自然顺势就给予提拔,让潘璋升了官职。

    有上尉头衔后,参与便曾了全权管理军队的操练工作。

    原本的操练教官上校吴牛对此毫无不满,十分乐意彻底卸下这个令他头疼的重担。

    广饶县的军营校场。

    相比之前,周围的民居早被拆除的一干二净,让其空地面积足足翻了几倍。

    这几日来的早晨,天军两营五部基本都在这里进行着操练。

    此时,几千人正排列成几个方阵不断游走。

    过了一会,又分割成四块,开始练习刀枪等动作。

    “准备!”

    随着潘璋一声令下,“哗“一声响,所有人同时站的笔直!

    潘璋又是一声大喝:

    “举刀.”

    “砍!”

    一片的刀光扬起,左边几十排整齐划一的斜劈下来。

    “出枪。”

    “刺!”

    无数根长枪一起突出,场面十分壮观。

    “杀,杀,杀!”

    望着眼前的一幕。王政面露赞许,徐方凝神思量,于禁则脸现讶然。

    或许这世界上真有某些人在某些事情上会“生而知之“吧。

    王政暗自感慨。

    明明没有读过什么兵书,甚至在入天军之前没有任何的军伍经历。

    但是潘璋一旦全盘接手,在操练之上短短时日便展现了难得可贵的才能。

    无论是耐力队列,还是力量兵器,几乎样样精通。

    甚至只是从徐方藏书里借来了几本兵法竹简。

    几日功夫,战阵都有模有样起来。

    想起上一次操练时,自家军队连装备都凑不齐的窘迫,王政有些久贫乍富的感觉。

    不容易啊。

    短短几日便有这样的气象,固然是潘璋练兵有方,更重要的也是王政完全不要钱地敞开供应。

    不仅是米饭,还有所有征集而来的鸡鸭牛羊,每天不停宰杀,供应肉食。

    作为穿越者,即便没当过兵,王政也知道高强度的训练营养跟不上,那练不出来的不会是强军,反而是伤兵。

    望着透明框上不断浮现地经验值,虽然只有个位数,虽然这个经验是直接加到某些士兵的身上,王政自己分不到半点,但他依旧很是满意。

    他转身离开,除了徐方依旧留下观察学习外,吴胜和于禁这个俘虏自然是跟上。

    走向县衙的路上,王政突然脚步一顿,望向吴胜道:

    “对了,阿胜,你把那个糜令带来见我。”

    既然证明了操练和杀戮一样可以获取经验值,那日常操练就要成为自家天军的必需了。

    那就需要更多的钱,和更多的粮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