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全能反派美强狠 > 第12章 012拜访程爷
    

    “四万块钱的捡漏石,估计也是一块破石头,做这一行,没有经验可不行。”

    “看她一脸淡定,这两块石头估计就是洒洒水,过来玩,就是图一个刺激罢了。”

    “我现在就等着今晚的拍卖会,那块玻璃种帝王绿,不知道最终花落谁家。”

    “那两人还真是好运气,等会他们出来,咱们取取经。”

    “谁会把吃饭的本领告诉你?别做梦了,再说了,进来这里的人都是交了安全费的,这两人现在被R会所罩着,打小算盘的还是歇着吧,得罪R会所,可不是开玩笑的。”

    几人嘀嘀咕咕说着,魏卿檀也了解了大概,怪不得进来就要交一万块钱的进门费,听说出去的时候,根据赔或者赚,还要交一次钱。

    所幸在这里面,不需要印证身份。

    切割师傅已经把表皮磨光,渐渐的,露出白润莹光的里层。

    “这是和田玉吧,不过只是表皮,还是悬。”

    有人说了一句,旁边的人纷纷凑了过来。

    不一会儿,整块玉石被磨好,师傅示意魏卿檀,还需不需要切,魏卿檀摇头。

    有检测人员过来,有人质疑,有人兴奋。

    “是和田玉中的羊脂白玉,质地细腻,成色上佳。”

    周围又是一片惊呼,没想到捡漏还能捡到现如今非常稀少的羊脂白玉,这块玉石虽然不大,可检测人员说了,整块都是,没有杂色。

    魏卿檀挑了挑眉,平淡无波的眉眼染上一丝愉悦,有人再一次挤过来问她卖不卖,她顿了两秒,不急不缓说道。

    “我打算今晚拍卖。”

    说完,工作人员过来带她去交接,他们上了四楼,魏卿檀的玉石被放进一个保险箱,上面输入她的指纹,有一张钥匙卡,让她带走。

    保险箱上贴了序号和她的名字,唐清。

    “唐先生放心,进入R会所的东西,我们会用生命保护它的安全。”

    魏卿檀倒是没有不放心的,只是她刚才跟着工作人员过来的时候,魏怀谦也挑了两块过去切割。

    魏卿檀瞥了一眼,就收回目光。

    离开四楼,就看到在下面等待的乔锡康和宁有唯。

    二人也听说她捡了漏,看她的目光热切了几分。

    “走吧,出去吃饭,小唐,待会我们还要去一个地方,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魏卿檀笑了笑,“我的荣幸。”

    乔锡康哈哈大笑,“不要这么客气,咱们有缘,加上今天咱们运气都不错,可谓是喜上加喜,不仅要喝一杯庆祝,还要带你好好玩。”

    魏卿檀看着乔锡康的脸,眸光一闪,“大哥说的是,那小弟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走走走,不要浪费时间了,程爷还等着呢。”

    魏卿檀跟在两人后面,出了会所,门口有一辆黑色普通小轿车,坐在驾驶位的人按了一下喇叭,乔锡康和宁有唯走了过去,魏卿檀眯了眯眼睛,继续跟上。

    乔锡康拉开车门,宁有唯坐了进去,随后他看向魏卿檀。

    魏卿檀眉头不自觉皱了一下,但还是面不改色坐了进去。

    她这个身体实在太胖,原本三个人的位置,她进去以后,乔锡康就没办法再坐进来,他只好关上车门,坐到副驾驶的位置。

    “乔哥,这么嫌弃我?坐我旁边不好吗?”

    “你话太多,吵得我耳朵疼。”

    驾驶位的男人嘿嘿一笑,“这不是想你嘛,半年不见,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说呢。”

    “别,憋着吧,我不想听。”

    男人瞥了眼魏卿檀,笑容灿烂又自来熟。

    “小哥,哪儿的?”

    “和你无关,开你的车。”乔锡康瞪过去一眼,男人瞬间蔫了。

    “乔哥这脾气还是这么暴躁,也就只有我能忍你。”

    说着,他递了一根烟到魏卿檀面前,“我叫彭野,你呢?”

    “唐清。”

    魏卿檀把烟接下,彭野的笑容更真切了几分。

    “程爷等着你们吃饭呢,我说两位,要不要整理一下着装?”

    “不用了,今晚还需要过来一趟,这样就很好。”

    彭野啧啧两声。

    “可惜咯。”

    说完,车子开动了。

    一路上,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车子行驶了半个小时,停在一个古色古香的宅子面前,彭野下车,从后备箱提出两个行李箱。

    乔锡康下车后,顺势帮后座门拉开,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魏卿檀觉得他有些奇怪,不过没有在意。

    跟随彭野进入宅子,就听见有人在楼上唱戏。

    魏卿檀没什么艺术细胞,好不好听她不知道,不过看乔锡康一脸沉醉,想来是好听的。

    “是程爷的夫人,也是非常有名的京剧花旦,嫁给程爷之后,就没有登过台了。”

    乔锡康解释完,微微一笑,“小唐,你觉得如何?”

    “我一个粗人,大哥就不要为难我了。”

    乔锡康拍拍魏卿檀的肩膀,魏卿檀往旁边走了一步,离他远一点。

    “进去吧,程爷等着呢。”

    进入正堂,一个穿青灰色长袍的男人背对着他们,正在看墙上的一副山水画。

    听到脚步声,他转过身来,微微抬手,示意大家坐下。

    程爷看着六十岁左右,瘦高,戴了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老年人模样。

    楼上的唱曲儿声停了,有一个中年男人端了茶水走了进来,魏卿檀坐在乔锡康下首,宁有唯坐在对面。

    “先喝杯茶,饭菜马上就好,这位小哥面生,是乔先生的新朋友吗?”

    大叔把茶水放在魏卿檀左手边的矮桌上,目光含笑看着她。

    “是我和有唯今天在会所认识的兄弟,相见恨晚,就自作主张带了过来。”

    大叔微微一笑。

    “难得有让乔爷相见恨晚的朋友,小哥有什么吃食忌讳吗?”

    魏卿檀摇头,“我不挑食。”

    “那好,你们喝茶,我去催一催厨房。”

    茶杯里有阵阵清香袭来,魏卿檀端起茶杯,闻了闻,却猜不出这是什么茶。

    “小唐,这是程爷茶园里的新品种茶,闻着是有一阵清香,不过喝的第一口,却是苦的,你尝尝。”

    魏卿檀抿了一口,茶水不烫,刚刚好。

    的确如乔锡康所说,很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