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如虎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兵器大师
    崩断的线路耷拉地上弹跳电弧,三米高的灯柱被人倒提着从街边走到了路中间,而他对面,三个高大的身形也在往前走,路灯光芒范围里,手里各持一把兵器,为首那人身形魁梧壮硕,将一面有着两把钥匙,中间一柄权杖教徽的盾牌呯的杵在柏油路面。

    另外两人里,一个短发持骑士长枪,最后一人留着垂肩的金色长发,双手交叠按着剑柄,宽大的剑身如同一面镜子反射周围照来的光亮。

    正好组成圣盾、圣枪、圣剑。

    王如虎负着双手站在巷口远远的看着,没有打算出去的意思,表弟夏亦的一些事,他大概听说过一些,正好借这个机会看看,就是不知怎么招惹到了教廷。

    就在想着的刹那。

    长街之上,兵器绽放的寒光、远处的灯光、两边走动的身影都在眨眼间交错起来,他视野之中,夏亦挥舞路灯如同狂龙舞动,每一下都卷起风雷声,轰然打在盾牌,压着盾牌抵去身后那圣骑身上,发出轰的巨响。

    圣盾后的男人跌跌撞撞退去街边,抵在路灯上,灯柱都在瞬间被撞的向另一侧凹了过去。

    圣枪、圣剑齐齐攻来,那边,夏亦身子也不腾挪,手中转动的灯柱飞旋化出数道大圆,划出的一道道残影,悉数将刺、劈而来的两件兵器挡下

    被一击打去街边圣盾骑士,手中兵器有光芒闪了一闪,就在夏亦转动灯柱反手一击的刹那,持盾圣骑横空冲了过去,一面光影般的盾影立了起来,嘭的巨响,盾形的光影消散,有着金属炸开的声音响彻长街。

    挥舞的灯柱都在这重重一击里,折成了两段,而对面三个圣骑挤成一团齐齐倒飞,落去街道,蹭着地面硬生生化出数米远才停下。

    不过却是没事一样,又从地上起来,刚才震荡的气浪撕破三人教服,裸露的皮肤上,有着各自的兵器图案。

    王如虎隐隐感觉到这三人的气血、力量都在这一刻开始向上攀升,如果用数值来比较的话,之前是六十,眼下已经提到了一百二十。

    “兵器的异能力......”他皱了皱眉头,看着远处三人的围攻,依旧拿夏亦没有办法,“他们的能力都相近,夏亦也一样。”

    就在那边夏亦借力跳去街边,重新拔了一根灯柱冲去时,街道尽头已有手下赶了过来,王如虎认得一些,之前在宴会上看到过,但也有部分不认识,比如操作金属从天而降的秃头中年男人。

    ‘看来表弟的势力还挺大的。’

    那边,三名教廷的圣骑见到对方人多,甚至还有不少人赶来,嘀嘀咕咕几句拉丁语,不知说了什么,提着兵器朝另一条长街飞快的跑了过去,迅速消失在黑暗之中。

    ‘看来杰登也来了。’

    王如虎望去表弟那群人身后,几辆轿车驶来了这边,他没兴趣继续看下去,目光顿时循着那三人消失的方向,嘴角咧开,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长街上,正与杰登交谈的夏亦似乎察觉到什么,偏过头,望去远处一条幽暗的巷口,随即又转了回来,轮椅上的青年冷冰冰的说上两句,便带人离开。

    .......

    浸在夜色当中的洛杉矶一片灯火纷繁,也有幽静的街道,行人稀少,偶尔路过的,也多是神色匆匆。

    住落郊区一栋无人的烂尾公寓里,漆黑破烂的窗框,有着微微的亮光传出,三个人影贴着墙脚端跪合掌,面对身前放着的三把兵器默默的念叨着圣词。

    这正是在刚才拦截袭击夏亦的三个教会圣徒,旁人不知道的原因里,接到命令远从欧洲赶来,想要将夏亦带回教会,然而,面对面较量了一番,才知道对方实力比来时所知的要强了不知多少。

    好在凭借手中的圣器能安全的逃出来。

    为首的那个男人祈祷完毕,看着斑驳盾牌面上的痕迹已然褪去,修复如新,嘴角含着笑,起身走去里面那件房屋,剩下两人心神专注,对于同伴离开,并没有太多的在意,然而,下一秒,他俩就听轰的巨响,在房间那边传来。

    两人齐齐睁眼起身,破开的墙面,砖头夹杂灰尘翻涌着冲击出来,有着拉丁语脱口而出。

    “夏亦?”“不是他......”

    灰尘飘散,弥漫尘埃里,渐渐显出一个高大的身形单手掐着魁梧的圣骑提在半空,走到房门,踩碎地上一块砖头的瞬间,手掌一拧,‘啪咔’一声脆响,那圣骑脑袋歪斜,挣扎的四肢直直垂了下来。

    尸体嘭的丢去地上,王如虎那极具压迫感的身躯走了过去,“打我表弟的主意?”

    “啊——”

    见到同伴死去,剩下两个圣骑拿上各自兵器齐攻而上,然而,传来的是‘呯呯’两声,剑尖、枪尖钉在对方胸腹,连皮肉都未陷入分毫。

    两人仰起脸,映入眸底的,是那张浓须狰狞的脸孔,朝他们咧嘴泛起了冷笑。

    深邃的夜色里,不久,响起两声凄厉的惨叫冲上了夜云。

    ......

    时间渐渐过去,东方泛起鱼肚白,晨阳推着黑暗的轮廓,将安静了一夜的城市包裹了进去。

    沉寂的会馆随着阳光升起,空旷的场地、观众席位,聚集起了一片片说话、叫嚷、吹起口哨的人潮,有人拉着横幅,挥舞旗帜给看好的选手打气鼓舞。

    一片吵闹里,坐在守关者平台的夏亦沉着脸色,看着沙发前的红毯上,放着的三件不同的兵器。

    印有教徽的金边大盾、宽长的银白圣剑,最后一把,则是圆锥长身的西式骑枪,正是昨晚袭击他三人的武器。

    原本担心惹来米国军方和主办方的麻烦,便放弃了追杀,想不到已经有人替他将人给解决了。

    而让他担心的就是替他解决敌人的人。

    棕红色的茶几上,留着一张便条,用着华语字体写的内容,大抵是让夏亦不用谢他,有空找他说说话。

    夏亦拿着这张纸条揉成一团,看到周围手下人疑惑的望来,他笑了笑靠去沙发,双臂平举伸开,打在沙发靠背,仰起脸出了一口气。

    “原本,我不想这么早见表哥的,看来他有些等不及了。”

    下方,裁判的哨声吹响,第三日的复赛此时再次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