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在六朝传道 > 第七十二章 仙果
    一根根的冰针,慢慢渗入高廉的身体,密密麻麻的细孔里,冰阵化为水气之后,血流如注,再也难以阻挡。

    砰的一声,高廉破冰而出,他的脸色惨白,慢慢变绿,继而转为枯黄。

    道袍碎裂之后,散落一地,赤身裸1体,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他的身体,根本不像是一个人的身子,更像是一层皮。

    在他的肚子上,更是有一道疤痕,好像是用针线缝补的一样。扭曲的伤疤就像一条蜈蚣,从肚脐直到胸口。

    疤痕慢慢裂开,李渔浑身一个激灵,只见那裂缝慢慢变大,从高廉的肚子里,竟然钻出一个小孩来。而他的身体,就像是脱皮后被遗弃的废皮一样,散落在地上。

    这小孩只有普通婴儿大小,蜷缩着身体,出来之后双拳紧握,站得笔直,朝天一啸,满脸煞气。

    最可怖的是,在他的额头,缺了一块,像是被人咬的...

    “你出来,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李渔在心底冷笑一声,这个高廉果然是假的,想那高俅发迹之前,只是一个普通的泼皮。

    他的叔伯兄弟,怎么突然就冒出一个道法高手来,若是真有这个亲戚,他也不可能混得那么惨。毕竟道法这东西,就属于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从高廉肚子里出来的小人,估计就是看到高俅发迹之后,看上了他无边的权势。所以夺舍他的叔伯兄弟,直接求了一个高唐州这样的山高皇帝远的地方,方便他练邪功。

    这小人凶威戾气,前所未有,更加上此时他恨透了李渔破坏掉他夺舍的高廉的身体,面目狰狞,龇牙咧嘴,活像一条疯犬。

    既然他不是高廉,肉身也被自己破坏,高俅那边很快就会知道。

    那他就不会成为高俅对付自己的工具,说不定还要和高俅火并,李渔心满意足,准备悄悄全身而退。

    你就自己在这生气吧,气死了才好。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亲自下场,完全有信心走掉。

    突然,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用金灵之力,掘断艮位桐树。”

    “神经病。”李渔没有理他,白毛早不来晚不来,这个时候来,还想让自己继续和这个小东西拼命。

    看他那凶样,就知道不好对付,不管是什么魑魅魍魉,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了。高俅身为大宋殿帅,手底下不知道多少能人异士,就连杨志那样的人,都想给他卖命排不上队。

    只要让他知道,自己的叔伯兄弟被人害了,他自然会出手报仇。

    李渔刚想走,白毛就趴在他的背上,指着远处的小人大声道:“乖孙,爷爷在此。”

    小人目光几欲喷火,转过头来,终于发现了隐藏的李渔。

    没有一点耽搁,他嗖的一下,浑身藤蔓大张,冲了过来。

    李渔气的七窍生烟,白毛笑道:“来不及了,不想死就按我说的办。”

    事已至此,李渔只得照办,一根金针打入桐树内,然后散为金莲,飞速旋转。木屑纷飞的同时,桐树轰然倒地。

    小人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煞气更重,白狐咯咯一笑,不慌不忙,道:“李渔小子,祭出风月宝鉴,收拢木灵之力!”

    李渔只能选择相信他,祭出绑在胳膊上的出风月宝鉴,阵脚的桐树被断之后,整个大阵的木灵之力奔涌而出。

    在李渔的头顶,风月宝鉴就像是一个黑洞,这些灵气有多少就被吸进去多少。

    小人越来越痛苦,随着灵气慢慢被吸,他脸上的煞气越来越薄,最后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求饶。

    “大仙饶命!上仙饶命!”

    白毛眼中精光一闪,舔了舔嘴唇,看准时机,跳上前一口将他吞了进去。

    李渔愕然看着他,只见白毛露出一个无比满足的神情来,浑身冒着青光。

    在他的额头,原本没有一根杂色的白毛,长出一小撮玄黑色的狐毛来。

    整个大阵的木系之灵,被风月宝鉴吸尽,宅子突然变得阴森起来。

    李渔上前,问道:“前辈,怎么回事,你咋把他吃了?”

    白毛满足地打了个饱隔,哈哈一笑,“幸亏跟你来了,真是不虚此行。”

    “到底怎么回事?”

    白毛笑道:“你且看看,这树下埋着的是什么。”

    李渔来不及多想,用土灵往地下一探,脸色大变。

    他啐了一口,骂道:“畜生!”

    树下,无数的根须,连在一个个婴儿的身体上。

    这些婴儿有的已经腐烂,有的身体还没腐化,可能是最近埋下去的。

    根须刺进稚嫩的身体,供养着桐树,来支持这个大阵。

    白毛继续说道:“你再晚来几年,整个高唐州,都被他吸干了。”

    难怪整个高唐州的人,都无精打采,原来又是一个害人的法阵。

    李渔默然无语,手捏法决,口中念念有词,“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一声声啼哭,痛彻心扉,怨气冲天。李渔长叹一声,继续念道:“跪吾台前、八卦放光、站坎而出、超生他方。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贱、由汝自招。敕救等众、急急超生、敕救等众、急急超生。”

    超度婴灵之后,天空一阵惊雷划过,狂风骤起,暴雨如注。

    白毛根本不在乎这人间地狱一般的惨象,笑道:“这小东西乃是人参果成精,可惜被人咬了一口,贼厮鸟,本王居然吃了别人的剩嘴。这小东西着实大补!我的伤势,也好了一半。你也不算白来,虽然没有吃到,但是等你下一次进风月宝鉴,就知道此番的好处了。”

    李渔兴致不高,心中堵得难受,妖邪害人,不知道多少人只能任其鱼肉。

    白毛似乎看出了他的心事,冷笑一声,说道:“为祸人间的妖邪,很多都只是上面的人随手所为,甚至有些事故意的。这个世道就是这么残酷,你所见不过冰山一角,就已经受不了了?”

    李渔浑身湿透了,没有理会他,默默转身向客栈走去。

    白毛一跃而起,跳到他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