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在聊斋寻长生 > 第七十一章 丹青妙手 天鉴镜
    当天,钦天监的修士设了法坛,开坛施法,试图通过占卜之法来测算犯下如此大案之人身在何处。

    念动法咒,施展符箓,催动神通,

    而后盘膝而坐,入静,

    恍惚间,他的神魂好似出了窍一般,

    突然,他眉头皱起,面色变得苍白,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猛的睁开了眼睛,嘴角有鲜血流出。

    “道长,如何?”等在不远处的人急忙上前问道。

    那道士摇了摇头。

    “我只看到了云雾缭绕,那人要么带着能够遮掩天机的法宝,要么是修行了某种功法,我测不到。”

    “如此一来还真是有些麻烦了。”

    “我倒是有个办法。”一个身穿绯色官服的男子道。

    “郎将请讲。”

    “通过种种迹象来看,那位犯案之人似乎是在惩恶扬善,即是如此,我们不妨设一个局,让他主动现身。”

    “什么局?”

    “松风观,继续以邪法炼丹。”

    旁边几个人听后沉思了片刻,眼睛一亮。

    “妙啊!”

    于是几个被上了刑,被打的皮开肉绽的道士又被放了出去,重新回到了松风观。

    让他们继续炼丹,装模作样,暗处还有数位百骑司的人潜伏着。

    一些消息也被有意的散发了出去,

    有些村镇丢了孩子,还是女孩,不知道被什么人偷走了。

    圈套布置好了,剩下的就等着那人入套了。

    山中,寒风呼啸。

    躲在暗处的百骑司内卫好似埋伏猎物的狼,

    此时,他们在苦苦等待和搜寻的王哲正在山中和来福吃着石头火锅。

    木柴、石锅、先前从山中采摘的菌菇、野菜、还有一些肉,

    一人一狗吃的不亦乐乎。

    “嗯,味道不错,真鲜!”

    王哲根本就没有下山的打算,自然也不知道山下所散布出来的那些针对他的消息。

    在等待的过程中,百骑司的人又查到了另外的东西。

    “郭太守的儿子死在了郭北县外,被人一剑斩去了头颅,斩杀他的人是褚振南。”

    “褚振南,这名字听着有些耳熟啊,想起来,偷盗镇南王府宝物的那个褚振南?”

    “对,就是他,两位也知道他偷的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啊!那是剑圣留下来的画,上面是他的一道剑意。

    褚振南虽然被百骑司杀死了,可是那幅画却没找到。”

    “中间隔了好几个月时间,这两件案子之间难不成还有什么关联?”

    “应该没有。”那百骑司的郎将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木桌。

    脑海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

    “剑圣啊,昔日一剑横压天下一甲子,他留下的剑意,如果能看一看定然受益匪浅!”

    很快,七天过去了,

    松云观中,百骑司内卫还是在暗中坚守着。

    炼丹的山洞之中,

    几个道士围在一起,装模作样的炼丹,心思却根本定不下来。

    他们很担心,那一日那位的手段他们可都是亲眼看到了,修为最高的掌门被他一掌打出去,轻松无比。

    若是被他知道了那消息,真的以为他们这些人还在这里用邪法炼丹,直接冲过来,他们这些人还有命在?

    那个最年轻的道士却盯着墙壁上的那一片道经,看得很入神。

    “师兄,你也来看看这篇道经。”他轻声对身旁的师兄道。

    “这篇经文我早就已经背过了,没有那个人说的那么玄妙。”一旁的道士道。

    “可,可我觉得挺玄妙的。”年轻道士低声道。“就是有些地方不太懂。”

    反正在山洞之中也没事,他就在山洞之中参悟那篇道经。

    山下,去烈阳宗调查的百骑司内卫也回来了,带回来一个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消息。

    大约两年半前,烈阳宗有一个人偷学了“炽阳掌”,被发现之后打伤了同门,逃下山去了,那人名为高栾。

    “高栾?没听说过,再者说,那等心性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不是他!”

    “或许心性变了也不一定?”

    “心性那是那么容易变的,而且据我所知练习炽阳掌会被灼热的掌力侵扰,若是心智不够坚定,容易走火入魔,成为弑杀之人。

    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

    “松云观那边也还没什么动静,会不会这个人已经离开了会稽府?毕竟做下了这么大的事情。”

    “若真是已经走了,那可就麻烦了,我们如何向陛下交代啊!”

    “道长,听闻钦天监中有一件十分厉害的法宝,名为天鉴镜,以之可观天下,可知天下事?”那百骑司郎将问道。

    “不错,钦天监中的确有这样一件宝物,但是只有监正大人能运用。”那位来自钦天监的道士道。

    “这等大案还不值得监正大人出手吗?”

    “我在离京之前,监正大人刚刚使用过天鉴镜来推测玄武的位置,这才几天的时间,就算修为高如监正大人,也是需要休息的。”

    那位百骑司的郎将听后眉头皱了皱。

    难不成就这么继续等下去,这也不是办法。

    “有办法了!”他的眼睛一亮,又想到了一个主意。

    “李大人可有什么好办法?”

    “办法在天牢之中。”那百骑司的郎将道。

    “天牢?”一旁的两人听后一愣。

    “妖僧。”

    “普难!”

    听闻这个名字,在场的人不禁脸色大变。

    “据说此人佛法修为高深,天生慧眼,能看过去来生之事?”

    “我听说当初为了抓他可是死伤了不少人,还是动用了两件十分厉害地方法宝方才将他擒住。

    而且纵使他修为极高,在天牢之中就能测算出此间发生的事情?”

    “去见见便知,这里的事情暂且劳烦两位大人,我先回京城一趟。”百骑司郎将道。

    “好,李大人一路小心。”

    山中,石洞中,

    王哲在作画,纸张之上,淋漓水墨,有山、有水、有树、有石,当中乃是一个湖泊。

    正是他日常练剑的地方,这画的是栩栩如生,这便是丹青妙手的技艺。

    “来福,你觉得这话如何?”他拿着给一旁的土狗看。

    来福盯着话,点了点头。

    “你觉得也可以,能卖出一百两银子不?”王哲笑着问道。

    他看着画面上湖泊,还不如他的脸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