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怎么成了武神 > 第十八章 飞啊飞啊的就习惯了。
    不!

    不要啊!

    当夏言口中说出那句准备好了吗的时候。

    那一刻,苏小馒瞬间回想起了被他丢上天的恐惧。

    可惜。

    他依旧没有给自己拒绝的机会。

    未等她反应过来。

    夏言便直接提溜起她飞上了天空!

    “哇啊啊啊……”

    空中。

    强烈的失重感和迎面呼啸来的劲风让苏小馒都不受控制地手舞足蹈尖叫起来。

    “啊啊啊你个头啊,赶紧告诉我接下来往哪里飞。”

    夏言没好气地朝宛如溺水一样手脚胡乱扑腾的苏小馒呵斥了一句。

    “我我我,前辈,我可能需要冷静一下!”

    苏小馒声音颤抖道。

    “不要怕,上天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以后你会慢慢习惯的。”

    夏言耐着性子安慰了她一句。

    飞翔是人类一直以来的梦想。

    在夏言的时代,虽然人类已经能借助工具在天上飞翔。

    但始终无法如同鸟儿一样依靠自身飞翔。

    毕竟他们的世界没有超凡力量的存在。

    人能上天,估计牛顿的棺材板都要压不住了。

    然而这个具备超凡力量的世界却让夏言实现了自由飞翔的梦想。

    刚开始依靠自身力量进行飞翔的时候。

    夏言都不知道摔过多少次。

    幸亏他皮糙肉厚,否则他早都摔死了。

    等到他熟悉掌握飞翔后,他也渐渐失去了飞翔的兴趣。

    简而言之。

    新鲜感过去了便不当回事了。

    问题是苏小馒不一样,她可没有飞翔的能力。

    要知道凡是能掌握飞翔能力的武者在神州都是真正意义上的强者。

    她只是一个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小小炼体境武者,何德何能可以掌握飞翔的能力。

    别说是她,即便是她的师父都不会飞。

    因此她会感到害怕恐惧都是正常的事情。

    “前辈,我们打个商量好不好?”

    听夏言说自己以后会慢慢习惯后。

    苏小馒的脸色都又白了一分。

    什么意思?

    难不成到时候他还要带自己上天?

    这谁受得了啊!

    偏偏胳膊拧不过大腿,她有拒绝的选择吗?

    所以苏小馒决定退而求次。

    “商量?”

    夏言乜了眼心怀惴惴地苏小馒。

    “前辈,以后再上天的时候,能不能提前让我有一个准备啊?”

    苏小馒欲哭无泪道。

    “可以啊,只是你怎么不早说啊!”

    夏言答应得非常痛快。

    早说?

    你给我早说的机会了吗?

    苏小馒一听顿时恨得牙痒痒的!

    但理智告诉她。

    微笑!

    一定要微笑!

    不能让他看出自己的不满,免得他又找机会欺负自己!

    “你笑得好假啊,行了行了,别笑了,赶紧指路吧。”

    夏言轻轻抖了抖苏小馒道。

    “我……我看看!”

    苏小馒强忍住骂娘的冲动,眼睛却老实地开始辨认长宁府的方位。

    “那边。”

    很快。

    她便指出了方向。

    “好!请注意!本趟航班即将起飞,请乘客坐稳了!”

    伴随着夏言一声大笑。

    两人突然化作一道流光朝着远方飞去。

    与此同时。

    在他们身后的县城。

    一个人影出现在邪门修士藏匿的屋子前。

    “死了?”

    对方看着地面上瞪大着双眼脸容僵硬的邪门修士,声音嘶哑冷漠地低喃道。

    “这个废物!没想到这么容易便暴露了自己!希望他没有说出不该说的,否则……”

    下一刻。

    人影消失在屋前,一同消失的还有邪门修士的尸体。

    ……

    “停停停!前辈差不多该停下了!”

    第一次体验飞行赶路的苏小馒只有一个感受。

    快!

    太快了!

    将近千里的距离。

    夏言带着她只用了半个多时辰便抵达了长宁府地界。

    当她远远看到长宁府巨大的城池轮廓后,她立刻急忙大声喊住了夏言。

    “怎么了?”

    夏言顿时放缓飞行的速度。

    “前辈,我们这样飞过去实在是太过引人注目了,长宁府乃是司州州府,府衙内常年有高人坐镇,一旦让府衙的人发现我们势必会派人前来问询,难道前辈你想暴露自己吗?”

    苏小馒一口气说道。

    身为盗门中人天生和官府不对付。

    如果她和夏言大摇大摆地飞到长宁府,府衙的人肯定会找上门来,到时候都不知道要面对多少麻烦。

    “是我欠考虑了。”

    在没有熟悉这个世界前。

    夏言可不想轻易暴露自己。

    听到苏小馒这么一说,他立刻寻了个四周空旷无人的地方落了下来。

    “幸好幸好,不然再靠近长宁府的话,说不准我们还真让府衙的人发现了。”

    平稳落地。

    双腿发软的苏小馒都不由舒了口气道。

    “你就这么怕府衙的人吗?哦,差点忘了,你是一个贼。”

    夏言看着如释重负的苏小馒刚想说些什么,可很快就反应过来恍然道。

    “……没错,我就是一个贼,身为而贼真是抱歉了。”

    苏小馒忍不住撇撇嘴道。

    关于贼的身份她从来都不避讳。

    因为她本来就是一个贼,说什么盗门中人难道能改变她是贼的本质吗?

    只要偷东西就是贼,说得再好听也是贼。

    但她从来不会为自己贼的身份感到羞愧,更不会得意自豪。

    一切都只是为了吃口饭的职业罢了。

    “我记得你最早前还骗过我呢。”

    夏言笑盈盈地说道。

    “哎呀,前辈我们赶紧走吧,我忽然感觉肚子好饿,想要早点回到长宁府大吃一顿。”

    苏小馒闻言立刻转移话题装傻道。

    “行了行了,骗我的事情暂且记下来了,以后有时间再和你慢慢计较了。”

    夏言摆了摆手表示自己的宽宏大量。

    “呵呵,这个,前辈不要在意这么多嘛,当时我骗你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苏小馒顿时笑容勉强道。

    “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夏言看似不以为意地道。

    说完。

    他便朝着长宁府的方向大步走去。

    “前辈!”

    没走几步。

    苏小馒忽然叫住了他。

    “怎么了?”

    夏言头也不回道。

    “这个,我想说前辈你走错方向了。”

    苏小馒弱弱道。

    “……”

    夏言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算什么?

    帅不过三秒?

    老子的逼格都要毁了!

    “那我走的这条路是通往哪里的?”

    他表面故作镇定道。

    “……武神山。”

    草(一种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