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它小说 > DC新氪星 > 第18章 氪星人不抗个核弹,还算氪星人?
    安克雷奇城市。

    这是城市,并不是延着海港建立的机甲基地。

    平均气温-5度。

    安克雷奇2号大街,冷冷清清,了无人烟。

    骇尔穿着白色的实验短裤短衫,露出修长壮健的四肢,乌黑透亮的发丝下,轮廓硬朗,五官立体而俊朗大气,他从容不迫的走在这座空城当中,整个人都在发光,和普通人根本不是同一个层次的。

    他像是古典中完美无瑕的神明,从神话传说中走出,生命本质的不同,令他和普通人不是同一个画风。

    在他稍后一点的,是穿着白大褂,白大褂脏兮兮,灰色毛衣和红色古典皮裙,修长黑色丝袜的长腿下,一双被打掉厚底的无底高跟鞋,她只是躺几个小时就惊醒,根本没有换衣服,就跟着骇尔过来安克雷奇城市。

    她犹如一个小女孩,昂着脖子,哼着骇尔不熟悉的歌谣,在他的身后,时不时张开双手作飞机状,忽左忽右的飞行。

    “有这么开心吗?”

    骇尔不解说道,对这个神经有点跳脱,自愿成为自己麾下忠犬的西莉,他也无法理解她的选择。

    不过鉴于西莉是一名出色的生物基因学博士,可以说是目前地球上最出色的生物学专家,成为自己的麾下,那也勉强可以接受。

    自己总需要一些属下搞研究和处理各种事情的,总不成一个想要创建新氪星的超级势力之主,杀个人都要自己亲自来,实在太掉价。

    只要把视力调低一点,看不到那皮肤沟壑中螨虫爬行,那还是可以接受她在自己身边作一个生物专家,处置一些事情。

    “那当然是开心,我前所未有的放松与自由,不用在人类与先驱种族之间选择。你就是我的选择。”西莉啦啦啦地张嘴说道,冬日暖阳下,笑得异常开朗,连牙龈都露了出来,眼睛眯成月牙。

    她说的先驱种族,是深渊海沟那一道虫洞里面,经常释放怪兽过来入侵地球的种族。

    骇尔哑然失笑。

    “那也不过是逃避。把一切罪恶与重担托付给别人,自己心理就减轻?因为自己不用肩负人类和先驱的选择?”

    “是啊,骇尔你如此强大真是太好了。我不用作出选择,我就是你手中的工具。你毁灭人类或者先驱都可以,没关系,我只要跟在如此强大的你身后就可以了。”

    承认了自己是如此软弱的西莉,顷刻就感觉自己是无敌的。

    既然自己无法选择,挣扎在心灵痛苦的海洋之中,那么就把一切的抉择交给强大恐怖的至高者,让他来替自己承受罪孽。

    不用思考与选择,作为工具开开心心的成为工具。

    这种梦幻级的日子真的有一天降临到她的身边,她真的,感动到哭死。

    骇尔失笑着摇头,他从未听过如此····如此····如此独特的选择。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生经历,才能造就出西莉这种性格啊。

    “介意说一下你的过往,我挺好奇的。”

    西莉把双手搭在脑后勺,踢踏着脚步,挺着脏兮的灰色毛衣勾勒出的胸部,颤抖跳动着,满不在乎的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

    “也不过是我的父亲是先驱种族里共存系的什么主教,调整自己的基因,早已经来到地球,利用母亲制造我。”

    “我的一切基因知识,都是父亲教的,甚至包括我那聪慧,生而知之的生物天赋,我都怀疑是父亲调整的。”

    “父亲整天唠叨什么生物共存啊,生物繁荣啊,宇宙生物圈啊什么啊,无法否认,我也受到一定的影响。”

    “后来母亲发现父亲是外星人,吓疯了,被送进精神病院。”

    “父亲整天要求我铭记生物共存大繁荣,要求我回到先驱那里,成为继承他的主教,继承他未完成的遗志,两个星球的未来就靠我了。把一切甩到我的身上,就在地球撑不住,死了。”

    “我也很绝望啊,我能怎么办?”

    “把两个星球和平共存的希望,塞给一个4岁的女孩?”

    “我能有什么办法?只能把父亲的脑壳掀开,看看他大脑是什么构造的,竟然得出这种离谱的想法。”

    “后来长大了,遇到很多恶心的事情啊,人类真是丑陋。”

    “不过想想虫洞那一边,不光心灵丑陋,就连身体也丑陋。”

    “我怎么选择?都这么烂,不如地球爆炸,都毁灭算了。”

    “在这个时候,骇尔你的出现真是一道光!!!”

    “只要骇尔你来做选择就行了。”

    西莉说着说着,笑容愉悦起来,在骇尔的背后,朝着骇尔伸手过去,像是要触摸希望之光,触摸未来般憧憬。

    她没有触摸到骇尔,就停下手,继续鼻腔哼哼小曲。

    “可以啊,那你的一切罪孽,由我来承担。”

    骇尔笑笑,根本不当一回事。

    径直找到一间布料还尚算可以,应该会很舒适,装饰颇为有古典格局的精品服装店,生物磁场透入锁孔,直接打开大门,进入开始挑选衣服穿。

    毕竟他身上穿的还是研究室的布料。

    “嘿嘿嘿!!”

    西莉高兴的跟随进入,视线从骇尔身上撇开,开始看向女装那边,歪头想了一下,又嗅一下自己身上难闻的味道,好像自己都十几个小时没洗澡了,然后又出汗,浸过蓝毒毒素,亏得骇尔在自己身旁能够忍受。

    西莉随便找了一套女士服装内衣等等,找到盥洗室,就进去洗澡了。

    两人都相当的不客气。

    骇尔随意找了一套类似庄重场合穿的西装,套上一件领口有着舒适毛绒的大氅风衣,下摆到脚后跟,很显现霸道与俯临的气势。

    “骇尔你来地球有什么计划吗?要毁灭地球吗?”西莉在盥洗室大声的喊道。

    “并没有,事实我只是路过。”

    骇尔见西莉在盥洗室,便横刀大马的坐在沙发,双手张开搭在沙发靠背上,昂斜着脖子回道。

    “不过还是要杀一些家伙,然后·····用一年征服地球,试验一下我可能未来将要建立的星球制度吧。当然最主要的是花几年时间,弄点能量给我的飞船。”

    “一年征服地球?这不可能吧?”西莉用沐浴乳擦着自己的身体,觉得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一年征服地球吧。

    “无所谓,一年后这个世界不按照我的想法运行,我就打爆地心,让地球爆炸。”骇尔颇为无所谓,他觉得自己不是嗜杀的人,但前提是要好好实行自己的想法,不然的话,留着也没什么用。

    自己未来肯定会创建前所未有的伟大势力。

    正好拿这个地球来试验一下一些制度。

    “骇尔果然可怕啊。”西莉感叹一句,开始用洗发头抹到头上,冲出很多泡泡,纤手插近发丝里,用指甲刮着头皮,又问道:“到那时候,你会带我走吧?”

    “当然,你是我的下属了。未来做好准备,在宇宙星辰之中流浪,说不定会憋的你发疯。”

    骇尔相当随和,和西莉一问一答,有来有回。

    他并不是什么冷酷无情之人,相反额外的随和与平和,只是没有几个人了解,就连他的父亲,乔-艾尔都不曾了解。

    却没有想到,在这个地球,是西莉最为明白。

    “那太好了。”

    西莉得到答复,很满足。

    不一会后,西莉从盥洗室出来,已经换了一套装扮,上身厚绒白色西服,黑色皮裙,红色到膝盖的皮靴,披着大大的红色风衣,时尚品味不怎的,依旧是走在时尚的绝路。

    “那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洗漱和换一身衣服?”她摊开手,问道。

    “我在等核弹。”

    骇尔微笑着回答。

    军方早已经把安克雷奇城市清空,他们早已经做好最坏的准备,也早就准备好出动人类的最终武器。

    “为什么?”西莉脑袋都似乎冒问号了。

    骇尔沉吟一下,回答道:“氪星人不抗个核弹,总感觉不像氪星人。”

    事实上,骇尔是想抗一下核弹,让这个世界看看,就连核弹都无法杀死我,老实的接受他的统治,毕竟在未来一年也不想杀更多的人类了。

    整个地球面对自己的挣扎,都只不过是徒劳的。

    这算是最后对人类的怜悯。

    “你们星球这么可怕吗,竟然有抗核弹这种的传统!”西莉倒吸一口凉气。

    究竟是什么样的星球,才有这种变态的传统?

    骇尔默认了。

    氪星人不抗个核弹,还算氪星人?

    加上抗个核弹,能减少90%的事端,骇尔何乐而不为,以自己的强大,根本没有事。

    “现在?”

    “看来他们认为这不是好的时机,只能回去安克雷奇基地,开始进行统治地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