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医圣吴天张慈祥 > 第九百九十五章:你这是关心姐吗?
    第九百九十五章:你这是关心姐吗?

    

    听到郑娇娇这么幽怨的话,徐琳都觉得有点同情她了。

    

    “郑老师,我觉得以前你对天哥没多大兴趣,为什么这次从老家回来,好像对天哥的态度变了个人似的,怎么了”?

    徐琳不解地看着后视镜里的郑娇娇问。

    

    “没什么。

    之前,我对天哥有点忽冷忽热,其实也不是我不喜欢她。

    实话告诉你,从在中医学院第一次见到他,我就被他的才华震撼了。

    可以说,我差不多有点一见钟情的感觉。

    可后来我发现他身边有太多的女人,我还是不太能接受,所以装着对他冷淡。

    没想到,自从上次你们去深城之后,我才发现,我已经离不开他了。

    他回来之后对我不冷不热的,我更加受不了,那时候,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一颗心全部被他俘虏”。

    

    “原来这样。

    我以为只是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呢”。

    徐琳也自言自语道。

    

    “徐琳,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们都同时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

    我知道你也喜欢天哥,而且是可以为他做任何事情的那种。

    可是没办法,就算痛苦,自己也十分愿意。

    自从年前天哥和我去滨江老家之后,我发现,天哥已经成为了我的全部。

    爸妈都把他当宝贝一样看待,对于我,他更是宝贝中的宝贝。

    我现在有点后悔当初我打了天哥一个耳光”。

    

    “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徐琳不解地问,“你为什么打他耳光”?

    

    “就是我和倩倩去石旮旯村找他的前一天晚上。

    你去停车了,天哥喝了点酒,要强吻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打了他一个耳光,后来他的心理好像有了阴影,现在我很后悔你知道吗”。

    

    “怪不得那天晚上我感觉你们俩的情绪不对,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再后来,你们去深城之前,我说了一句气话也伤到他”。

    郑娇娇记起之前的事情。

    

    “那次我好像知道一点。

    放心吧,天哥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尤其是对你,之前看他对你着迷的样子,我心里的醋意都很浓”。

    

    “你不知道天哥就是那德行吗?

    对我那样,我现在才知道,那是欲擒故纵。

    现在我对他依赖了,他反而对我没有之前的那份热情”。

    

    “生活本来就这样的,别想太多了”。

    徐琳把车停到停车场,下了车,挽着郑娇娇说,“走吧,回家吧”。

    

    ……   

    吴天下了车,几个纵身就到了湖对面土法炼鑫的废旧工厂前面。

    

    走进一看,吴天才发现那些警车的警灯十分耀眼,让人眼花缭乱的,看不清楚地面。

    

    站在废旧工厂的墙边,吴天闭上眼睛,凝神静气地感受里面的情况。

    

    因为吴天发现警车上没人,他估计这些警察队伍都应该在废旧工厂里。

    

    不听不要紧,一听,着实吓了吴天一跳。

    

    确实是江燕的声音:“我说你们还是投降吧,对抗是没有什么下场的。

    黑虎堂这段时间基本都安静了不少,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

    为什么一定要做这些违法的勾当呢?

    那是害人害己的啊!我抓你们,职责所在,你们是跑不了的了。

    如果你们再冥顽不灵,我就只有去找龙天傲了”。

    

    “这事与我们二当家的没关系,是大当家慕容狂让我做的,你惹到慕容狂,别以为你是警察,是派出所长,你可有的麻烦。

    你把队伍撤了让我们走,我们保证就做这一次,以后收手不做”。

    一个男人的声音传进了吴天耳朵。

    

    尼玛,这些人是做什么?

    还说下一次收手,难不成又是贩卖一百多年前外国买到华夏来毒害华夏的那种东西吗?

    

    “你想多了,这么多分量,我放了你,就叫失职渎职。

    就算你们手里有枪,我也不在乎,我们这是履行正义职责,最后你们肯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的。

    我只是奉劝你,不要抵抗了,没用的”。

    江燕继续劝说。

    

    此时,吴天听到几声枪响之后,男人继续说:“今天晚上我们就这样对峙着吗?

    我相信我们一定能脱身,现在黑灯瞎火的,我就不相信你能抓到我。

    不放我们走,我就继续开枪”。

    

    吴天内心一缩,尼玛,又是开枪。

    

    这个男人说话之后,江燕那边没声音了。

    

    吴天悄悄摸进废旧工厂,向着刚才江燕发出声音的地方飞速地转了过去。

    

    以吴天现在的功夫,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到达任何一个地方。

    

    到了土法炼鑫的大烟囱下面,吴天看见江燕正躲在对面一间废旧房屋的柱子下,旁边的柱子下分别躲着几个警察。

    

    虽然是在夜里,吴天看过去如白天没什么两样。

    

    他能清晰地看到所有人的一切。

    

    再看看对面,也就是同一栋废旧房屋的另一面,几个拿着枪的男人也缩在几根柱子下。

    

    他们和江燕这边的距离大概在五十米左右。

    

    吴天又一个纵身,悄悄地落到江燕的身后,一只手轻轻拍了拍江燕的肩膀。

    

    江燕大吃一惊,正要转手把枪拿过来指着吴天。

    

    吴天一把蒙住江燕的嘴巴,用力把她按蹲在地上,悄悄地在她耳朵边说:“高原市的警察都死光了吗?

    怎么每次这么危险的任务都是你出警”。

    

    江燕乖乖的蹲在柱子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吴天才发现自己一直把江燕的嘴巴蒙住。

    

    他急忙放开手,静静地看着江燕。

    

    看到吴天,江燕非常高兴。

    

    她把嘴巴凑到吴天的耳朵边说:“你这是关心姐吗?

    姐再立这一次功,就可以当区里的副局长了。

    姐是警察,这个地方本来就是姐管辖的范围,姐不出警谁出警啊”?

    

    “别给我废话,以后再发现你出警这样危险的地方,我就去找江顺彪算账。

    你乖乖给哥在这里呆着,让你的队伍也不要动,哥再帮你一次,把他们解决了之后,你得好好感谢哥才行”。

    吴天按了按江燕的肩膀说。

    

    “怎么谢,大不了以身相许,你还能怎么样”?

    江燕白了吴天一眼,忙对着嘴边的传声器说,“各位注意,大家先别动,静静地给我呆着,谁要是违抗命令,严肃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