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战神入赘成首富齐昆仑谢芝真 > 第一十七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这可是他们有史以来吃的最多的一顿。

    个个都撑得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

    整整一桌饭菜,齐昆仑也就吃了几口,剩下的都被他们三人全包了。

    还好,齐昆仑做的饭菜够多。

    现在的齐昆仑正在厨房洗着碗,开心的吹起了口哨。

    “来来来,吃点水果,有助于消化。”

    不多一会,齐昆仑端出一盘水果,“等会我再去做点宵夜。”

    “齐昆仑,你还让不让人活啊!”

    谢芝真开始埋怨了,“刚吃饱,你又要弄宵夜了。我警告你,不许弄,我要减肥!”

    “就是,不许弄,如果你要是弄了,今晚就不要在这里住了。”

    丈母娘也开始反对了。

    不过,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说,今晚这关过了?

    以后是不是得到丈母娘的认可?

    这时,岳父谢常在又是对齐昆仑竖起了大拇指。

    没想到,一顿饭把全家人搞定了。

    今晚,齐昆仑的住宿问题终于搞定。

    ……

    彼时,谢家老宅。

    “今天下午,你去找秦公子商量好没有?”

    谢常山正在问谢青峰,“有没有向他解析了?”

    “爸,我去找秦公子了,但是找不到他人啊,电话关机了。”谢青峰如实回答。

    谢常山皱了皱眉头,然后说:“秦公子电话关机了?该不会是怒火中烧,然后把罪名嫁祸到我们头上吧?”

    “爸,这事还真有可能。我还去了他常住的地方,但是他的保姆却不让进。”

    谢青峰想了想,然后说,“我怀疑他这是不想见我的理由。”

    “那我们得想办法让秦公子的怒火降下来才行,要不然我们家可能就会大祸临头了。”

    “都是谢芝真那臭婊子,有那么好的男人不嫁,还偏偏随便找个人当作挡箭牌。还让我们担惊受怕的。”

    “对了,她家那处别墅属于集团的,我准备把它收回来,我看他们以后住哪里。”

    谢常山把他之前和周红英说过的话说了出来,“只要她们没地方住了,准会回他们的老屋住。”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那间老屋早就被我卖掉了。”

    “爸,这个办法好。”

    谢青峰赞成的说道,“爸,他们那栋别墅可是按揭的,一直以来都是由我这边负责向银行付款的。”

    “爸,我还要告诉你,他们那栋别墅已经三个月没向银行付款了。”

    “按照合同规定,三个月不交房款,银行有权收回别墅的。”

    “然后我们再用集团名义从银行那里买断别墅?”

    谢常山这时也是想到了关键问题,“这样,他们一家就无处容身了。”

    想到这,父子两人不由的阴笑起来。

    ……

    而此时,虎头帮大本营。

    “玛德,那个董浩简直就是想死。居然为了那个齐昆仑和我作对,死扛到底?”

    雷虎愤怒的拿起东西就是砸,“以前他还要看我脸色做人呢,以后他也要。”

    “姑父息怒啊,砸东西不是能解决问题的。”

    秦守在一旁赶紧劝导着,“我们还是想想办法搞定那个齐昆仑才是最重要的啊!”

    在秦守的劝解下,雷虎才终于停下来。

    “因为有董浩的照顾,现在对付齐昆仑不是那么容易了。”

    雷虎想了想说道,“不过我们可以拿你预订的媳妇来要挟他们。就是不知道,侄子你同不同意。”

    “我无所谓,反正那婊子的心不会有我的,我现在只想得到她的身体。”

    秦守摊开双手,“只要不把她的脸蛋弄花了,一切都不是问题。”

    “哈哈,侄子有前途。男人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女人,浪费感情?感情哪有金钱重要?”

    雷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然后说,“这事我来安排,到时你就坐等美人好了。”

    “谢谢姑父!”

    ……

    齐昆仑没有弄宵夜,不过他丈母娘要求以后的饭由他来做。

    如果是以前,齐昆仑打死也不答应,他堂堂东方战神,做起这种厨房的工作?

    但是现在,他却高兴的不得了。

    以后都由他来做饭?

    这不等于丈母娘间接承认了他的身份吗?

    这话,不管丈母娘是有心还是无意,总之他暂时现在不用为丈母娘的怒火犯愁。

    重要的是,今晚终于可以和谢芝真同房睡觉了。

    “说好的,你打地铺。”

    “遵命,老婆大人。”

    “不要叫我老婆,我们只不过是协议结婚。一年后,我们还是要离婚的。”

    “放心吧,老婆大人。我怕一年后你不想离婚了,我这不是让你早点进入状态嘛!”

    “你是不是癞蛤蟆?我们可是有协议的,到时你不想离婚也得离!”

    “知道的,老婆大人。而且癞蛤蟆也没什么不好的。而癞蛤蟆思想前卫,想吃天鹅肉,有远大目标,是正能量。”

    “但是,青蛙思想封建,坐井观天,是负能量。青蛙上了饭桌成了一道菜,癞蛤蟆上了供台,改名叫金蟾!”

    “所以,虽然癞蛤蟆长得丑点,关键要想得美,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谢芝真没想到齐昆仑开始了长篇大论。

    而且还臭不要脸说的那么脱新入浴。

    对此,谢芝真也是无话可说了。

    “就算你说我是猪,但是你这颗大白菜已经被我拱了。”

    齐昆仑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把地铺弄好了,“但是大白菜被猪拱了也只能喂猪了,难不成还能把猪杀了?”

    齐昆仑这话把谢芝真给气到了。

    自己什么时候被他拱了?只不过是同房睡而已。

    虽然她是这么想着,但是也是知道外人却不是这样想的。

    然后她直接把被子盖过头,直接睡去,不再理会齐昆仑。

    但是谢芝真自己都不知道的是,自己的表现就如一小女生撒娇的样子。

    齐昆仑内心是那么的愉悦,甚至还有点得瑟。

    一夜无语。

    齐昆仑早早醒来,把早餐做好了。

    他的这个举动又让丈母娘对他刮目相看。

    接下来的一天,齐昆仑就是他们的家庭保姆。

    不但要做饭,甚至连拖地洗衣服的工作都全包了。

    如果让世界上那些顶级富豪知道齐昆仑的行为,绝对会大跌眼镜。

    甚至还会怀疑,是不是东方战神吃错药了?

    又或者是东方战神患病了?

    齐昆仑的行动也得到了回报,丈母娘对他态度也有所改变。

    不过依然没有改变她要谢芝真与齐昆仑离婚的要求。

    但是她的语气倒是没那么强烈了。

    对齐昆仑来说,这是好现象。

    只要他再努力一把,相信她的态度与看法会转变。

    谢芝真本来还想着今天带齐昆仑去散心的。

    省得在家面对周红英,又是大吵大闹。

    不过看到她母亲的态度,她的内心又是轻松不少。

    但是,想到一年后还是要和齐昆仑离婚的,谢芝真又开始患得患失起来。

    一年后会怎样?